9月10日,消息披露中国解放军国防大学校长许学强、政委郑和向全校教研员致慰问信。这意味着刚刚卸任国防大学校长的郑和上将突然从军事将领转岗为政工将领。

这已经是2021年第二位“跨界”上将。稍早前的6月份,战略支援部队换帅,军事将领出身的原司令员李凤彪被任命为西部战区政委,接替到龄退役的吴社洲上将。

2021年7月,中央军委晋升上将军衔仪式,未来上将可能更多跨界调岗。(微博@长安街知事)

最高级别解放军上将接连打破军事、政工的分工并跨界履职,可能释放了一个重要信号:它可能意味着中央军委高层可能也不再存在军事、政工出身不能跨越的禁锢。

在战争年代,中共领导的武装力量尽管形成了军事、政工干部的分工,但是分工不分家,而且军事、政工干部因为都要面临残酷的战场环境考验,熟悉多变的军事路线政策,所以经常是“文武兼备”,可以互换身份的。

毛泽东曾评价中共开国上将萧华说:“你一时司令,一时政委,一时山东,一时东北,出息好大呦!”

然而,和平年代,军事、政工的分工成为个人成长中完全不同的两种出身,一支部队中的军事、政工主官互相分工,互不干涉甚至互不过问。

这一局面也延伸到中央军委高层,比如郭伯雄、徐才厚担任中央军委副主席的配置便是军事、政工“平分”权力,分管四总部,以致于二人可以完全左右各级将领的升迁而可以保证基本互不干碍。

据称,之所以军政干部分工固化,也有其根深蒂固的个人利害关系在其中。

比如,跨界需要“文武双全”,这对大多数人的升迁来说无疑增加了难度,不如有一方面专长更容易,所以每个人都倾向于扬长避短。但是,这势必造成解放军将领的能力退化,造成军事官员不懂政治,政治官员不懂军事作训,更无法独立领导军队的弊端。

2015年中共启动大规模军改,先是军事组织架构和力量编成、作战指挥系统的改革,而围绕“打胜仗”这一中心,军政主官分工和“跨界难”遭到抨击。

2017年3月份,《解放军报》披露第27集团军推行军政主官换岗,称2016年以来,集团军安排了10名营主官和26名连主官进行换岗锻炼,换岗后,有军政主官经历的营连干部分别占各自总数的55%和37%。

近年,军方正在改革梳理军政分工职责。2019年《解放军报》刊文抨击军政分工之下,“有的名曰‘怕给训练添乱’,有位而不为,或不知该怎么作为,主动‘退居二线’躲清闲”,呼吁营连政治主官融入战位 新时代军人需“文武双全”。

可以预料,军政分工不分家将主导解放军军政主官的调配,未来可能出现更高层面、更高级别的军政主官换岗,既定的军委副主席基于军政出身的搭配形式将可能彻底废除。

实际上,在现任两名中央军委副主席的配置中,人们基本上已经很难再看到以前的军事、政工分工痕迹,无论是许其亮还是张又侠均为出身于一线部队的军事将领,二人虽然有分工,但跨界的痕迹更明显。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