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自阿富汗撤军后,2014年被俄罗斯并入,但未获国际承认的乌克兰领土克里米亚(Crimea)再度成为部分立场“倾独”台湾人的关注焦点,一则担心美国的国际威信因阿富汗撤军大幅衰退之际,习近平会更有胆气在近期以非和平手段解决“台湾问题”,重提台湾恐成“克里米亚第二”旧谈;其次则是担心台湾内部亲中势力大肆操作“今日阿富汗,明日台湾”,进一步斲伤美国形象,以“克里米亚化”相互提醒台湾应严防“红色渗透”,避免重蹈克里米亚遭亲俄势力“出卖”覆辙。

必须先指出来,将台湾比拟成克里米亚的荒谬之处。首先,克里米亚问题是前苏联领导人将原属于俄罗斯的领土划归乌克兰遗留的历史问题,台湾问题则是两岸未终结的内战遗留问题。因此,克里米亚有高达9成以上民意渴望回归“祖国”,俄军进占克里米亚,最终将其并入俄罗斯领土,虽不见容于乌克兰及以美国为主的北约国家,却无损于俄罗斯对克里米亚的有效控制。

两岸分治逾70年,国际上对“一个中国”的解读方式虽有差异,台湾虽仍有15个邦交国,但认可的始终是“主权、领土及于中国(固有疆域)”的“中华民国”,台湾多数民意虽因两岸政府体制、社会制度不同,因分治已久产生“本土认同”,但若以此将“心怀祖国”的台湾人,因美国在阿富汗的失败在台湾声量大增,比拟成“出卖”克里米亚的“亲苏”势力,不伦不类之外,还是明显的历史无知。

2021年9月1日,美国总统乔·拜登在华盛顿白宫椭圆形办公室会见了乌克兰总统弗拉基米尔·泽伦斯基。(AP)

不过,台湾虽然不是克里米亚,此刻台湾人却必须将眼光投向乌克兰东部的顿巴斯地区,不只是因为乌克兰总统泽伦斯基(Volodymyr Zelensky)日前放话,为了捍卫领土、主权,将不排除与俄罗斯发生全面战争,拜登(Joe Biden)9月初与其会面时,也当面承诺“坚定支持乌克兰主权及领土完整,继续支持民主改革”;美国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于美东时间9月13日,在国会听证会也公开表态美国会履行对乌克兰的承诺,以及基于《台湾关系法》对台湾的承诺。

相较于中美对抗下的台海紧张情势,为何此刻台湾人更必须将目光投注在乌东地区?不善忘的人应该都还记得俄罗斯今年4月集结超过10万大军在东乌克兰边境,引发国际紧张情势,最后虽然兵员回撤但留下大部分装备以利未来及时应变,而在泽伦斯基与拜登会面、放话不惜与俄罗斯全面战争后,顿巴斯地区的亲俄分离主义武装份子即在9月12日攻击乌克兰政府据点,造成3名军人死亡、10人受伤,形同公开挑战拜登。

基辅当局相较乌东来说纸面实力占据绝对优势,但是俄乌边境的俄军让基辅当局不敢轻举妄动,得到俄军支持的乌东实际上让基辅方面的纸面优势荡然无存。(Reuters)

也就是说,乌克兰东部当下的紧张情势可能比台海更加真实,拜登给予乌克兰的承诺也更加具体,再加上布林肯热腾腾的公开表态,美国在脱离阿富汗战场的泥淖后,面对俄罗斯“代理人”的公开挑衅、乌克兰不排除全面开战,拜登如何履行对乌克兰的承诺、甚至回复其自2014年即失去的“主权、领土完整”,相信全世界都在看。

对台湾人来说,在拜登与习近平第2次通话表达“无意挑战一个中国政策”后,对布林肯在听证会时将对乌克兰、对台湾的承诺视为同等重要时,除了“听其言”,更应该“观其行”。毕竟,拜登“无意挑战一个中国”与布林肯“基于《台湾关系法》的承诺”容或有解读的空间,但其对乌克兰的承诺却无比清晰,倘若乌东地区亲苏武力再次与乌克兰政府军发生冲突,甚至扩大成全面战争,面对俄罗斯的强大军力以及亲俄的克里米亚民意,拜登若能兑现其对乌克兰的承诺,届时再将扩大解读布林肯的“保台”承诺也不迟。

只是,无论如何,台湾别再将自己比拟成克米里亚,甚至以克里米亚“公投决定前途”错误模拟“台湾前途由2300万台湾人民共同决定”,不仅在于因为对历史的无知贻笑大方,更重要的是,一旦有“公投谋独”举动,两岸内战遗留的问题就只能靠非和平方式解决,布林肯在国会说的台湾承诺,再没有履行的机会。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