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党主席选举近期一扫前段时间的沉闷,重新夺回台湾人的目光。孙文学校总校长张亚中因批评另位候选人朱立伦是“美国线人”,遭指涉嫌违反国民党主席选举“端正选风”的竞选公约,国民党选举监察委员会9月13日决定,将张亚中移送国民党考核纪律委员会查明其相关言论。外界更谣传,张亚中现在虽然暂时是送往考纪会调查,但党机器如果要认真追究,张亚中最终很可能被剥夺参选资格。

张亚中现象发烧

首先很悲哀的是,国民党重新站上舆论焦点,竟然并不是因为国民党主席候选人们提出了什么了不起的改革方案,令国民党看见步向未来的曙光,而是回到了国民党传统上最为擅长的项目,也就是“内斗”,国民党各山头好像总以为尽量把竞争者踢下台,在台上剩下的最后一人就是最后赢家,只可惜在复杂政治现实下,事情终究不是傻人所想的那么单纯。看看马英九与王金平斗了大半辈子,前者民调跌落深渊黯然下台,后者则始终没有人愿意扶自己上轿,国民党内斗是福是祸,历史教训再清楚不过,马王之争甚至只是该党不堪过往的其中一幕。

言归张亚中案,坦白说,张亚中之所以遭到党机器针对,依照国民党的性格,最可能的因素不外乎是“政治算计”。毕竟张亚中凭着自己几乎无懈可击的口才,以及无畏敢言的特色,对“闷久了”的蓝营党员来说,是一股相当有吸引力的费洛蒙,以致张亚中的声量出现暴涨之势。台湾媒体人韦安9月13日在脸书(Facebook)上贴出一份国民党主席民调,在该份调查中,张亚中的支持度高达23.4%,不仅胜过朱立伦的21.9%,也紧追江启臣的27.6%。倘若该份民调为真,不难理解张亚中给各方阵营制造出多大的焦虑,甚至可能成为不得不排除于选举之外的对象。

如果先不谈民调,纯粹就候选人的特质分析,扣掉张亚中及另位参选的前彰化县长卓伯源,其实朱立伦、现任主席江启臣两人的基本背景,例如学者出身、亲美立场等,就是传统上的国民党菁英,使得这场主席改选在江朱的定义下,只剩下“世代”的差别可以互争,缺乏了对于国民党未来路线的辩论,尤其是重中之重的两岸关系。而当统派立场鲜明,且力主签署两岸和平协议的张亚中投入后,朱立伦江启臣如果不能提出比九二共识更进一步深化两岸关系的论述,恐怕只能坐视张亚中蚕食党内盼扭转两岸关系的党员票。

可以想见,张亚中的强势,会让朱立伦跟江启臣两人在党员面前辨别度越来越低,一旦处理不慎,原本应该是江朱对决的党主席改选,最后可能变成为求对抗张亚中,而江朱之间该“弃谁保谁”的问题,一旦江朱两人依旧水火不容,保送张亚中当选党主席这件事,恐怕不会仅止于想象。

九二共识绝非票房毒药

如今张亚中的党主席选举资格有可能遭到剥夺,不得不向国民党说一句,要内斗不是不行,但与其只知道把人踢下舞台,不如认真学习别人的声势为什么会飙升。回头看江启臣2020年投身国民党主席时,公开声称九二共识“有点老了”,要贴近主流民意云云,当选后又大力启动两岸论述改革,推出如“基于《中华民国宪法》的九二共识”、“宪法九二”、“九二共识plus”等遮遮掩掩的“主张”,显然认为“九二共识”已经是选举票房毒药不得不改。

然而对张亚中而言可不是如次,其所秉持的两岸关系政治立场已远远超过九二共识,甚至开到了探讨两岸统一后的政治安排,却依旧能在这次国民党主席选战打出一片天。可以肯定的是,两岸关系在国民党内部选举而言,绝非票房毒药,毕竟国民党三十余万党员,其中60岁以上者占了高达七成,这个年龄层的台湾人,也许儿辈正在奋斗事业,孙辈则仍嗷嗷待哺,在现在台海战云密布的氛围下,这些人会希望两岸和平还是开战?答案不言自明。

虽然说江启臣方面不是没有做出反应,9月13日他在《中国时报》刊登半版广告,强调“九二共识不是票房毒药”、“2008年到2016年已证实,九二共识不是一厢情愿,是务实”,更言称要以九二共识当作重启两岸的契机。但是现在为了党内选举江启臣可以回头拥抱九二共识,而日后要与民进党竞争时,一旦被扣上红帽,江是否又会躲回过去那一连串遮遮掩掩的“九二变形体”?至于朱立伦方面,既然他都表明过“亲美反共”,甚至马英九也称江朱之间的两岸论述没什么不同,姑且就先不论了。

退一步来说,张亚中对两岸关系的立场可谓长期一脉相承,不会为了选举而侥幸投机抽换概念,对张亚中来说,九二共识当然不是票房毒药,有毒的是不愿坚持立场设法说服选民,有毒的是不能看清中美格局变化下的台湾处境,明知美国不会兵援台湾,还要心甘情愿扈从美国抗中。事到如今,无论朱立伦或江启臣,若只想靠九二共识这枚“蓝色小药丸”( 威尔刚)来“壮大”自己,或许在国民党内的选举略有效用,但当放到真正要处理两岸问题的大格局之下,缺乏中心思想的投机者,其政治费洛蒙永远不会比张亚中更迷人。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