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中国政府大刀阔斧整顿娱乐圈及饭圈(粉丝圈),在社交平台上下架粉丝为明星打榜的“明星势力榜”、对于选秀节目中投票环节的设置有诸多要求,各大小艺人也都非常自觉,取消了诸如“生日应援”等涉及粉丝集资行为的操作。

从流量艺人吴亦凡出事之后,广电总局与相关部门,一方面在网络上进行清朗行动,严禁明星粉丝买水军、撕对家、控制舆论,一方面也对娱乐、资本等实行监督。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在中国大陆之外的地方,许多人会批评“连追星都不可以了”。在中国大陆内部,年轻人也持正反不一的态度。

然而,一位曾担任”站姐”的受访者表示,自己过去做过帮偶像集资、买榜等行为, 如今对于政府这动作,非常支持。

支持,不是因为盲目支持、认为国家做什么都是对的,而是饭圈乱象,自己也看过太多。

流量艺人吴亦凡出事之后,广电总局与相关部门对娱乐圈及饭圈进行全面整顿。(微博@热门话题探究)

前站姐自述:我们不是大站,就有百万余额

所谓“站子”,就是网上的明星粉丝团,粉丝团管理成员都可以称“站姐”。一个十八线偶像可能就有二十个站子,更不要说那些大流量。

受访者表示,自己过去很喜欢一个偶像选秀节目的”爱豆”(Idol),“某次无意间在追他的路上,正好碰上他的其中一个站子在招募站姐,我就去面试了。面试过了之后才发现,我竟然是里面学历最低的。我们那个站子有北京名校硕士、在学校里教书的海归等。”

“站子的分工其实很细腻,每个人有不同职责,有美工组、文案组等,而且又有分时差党(在海外留学的)和国内党,站姐都会轮班,就像一个有分工纪律的小公司。”

“站姐最主要的就是做粉丝集资,去除因为站子要帮偶像买票投票、粉丝会投钱给你之外,也可以卖卖周边商品。比如可以把明星照片做成图册售卖,国内某一线男明星的图册之前卖出好几百万(人民币)的获利。还可以做一些周边产品,比如娃娃、手机挂饰等等。我们粉的爱豆不算是大牌,只能说是十八线小明星,而且我们站子也不算特别大,但之前我们站子的帐面上扣除所有花费,还有一百多万的余额。

“我们得帮偶像做慈善”

一个小站能有一百多万余额,听着很多,但前站姐表示,做站姐不但没有钱,可能还得倒贴,一百多万余额花下去其实没有多少。

“站子的花钱分为几类,比如爱豆的新专辑一出立刻得集资去冲业绩,还有应援,应援一次最便宜也至少十万,应援就是比如公共场所买大屏幕广告、或是地铁广告全包。还有一个项目最花钱:做慈善,比如以偶像的名义捐个图书室、或是疫情时候捐款等。”

“大家都听过‘喜提海景房’的传说,就是指站子资金不透明,站姐中饱私囊,甚至诈骗。比如有些站姐售卖偶像周边,先收了粉丝的钱,然后卷款消失之类的。每一个粉丝被骗的金额可能都不大,可能几十块钱,但加在一起就有很大的获益。所以粉丝也害怕站子资金不透明,我们站子过去还会定期公布帐册明细。”

“国家出手整治饭圈,我自己觉得挺好的。站子有金钱流通,而且很多站子的站姐就是未成年,去除帐面不干净之外,甚至也有站姐打架的。为什么我自己做过站姐,却支持国家管这个?因为许多现象确实太乱了。”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