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1恐袭20周年|幸存华人回忆:从80楼逃到1楼 大厦3分钟后坍塌

 1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二十年前的9月11日,美国本土发生一系列自杀式恐怖袭击事件,纽约世界贸易中心双塔在两架飞机的冲撞后訇然倒下。光阴荏苒,当年的幸存者延续着人生路,可对那些危如累卵的时分的记忆,则永远烙印在脑海中,犹如一道横了廿载的疤痕。
祖籍温州的陈思进童年在北京度过,出国前一直在上海生活。作为亲历这灾难的华人,他近日向外界忆述了当年事发时,自己从80楼逃到1楼,3分钟后大楼就坍塌的惊险故事。这名前华尔街金融精英劫后亦投身文学创作,从而找到疏解情绪的钥匙。

陈思进接受陆媒“极目新闻”采访时,就那些深刻的年月娓娓道来。据介绍,前往美国前,他曾在加拿大某金融软件公司任高级工程师。2001年9月,正正是恐袭发生的当月,陈思进举家赴美,在纳斯达克BrutECN公司担任高级金融软件工程师,该公司是当时华尔街五大线上交易平台之一,而陈的办公室就在世贸1号楼(北塔)80楼的8067室。

纽约世贸中心第二座大楼被劫持飞机击中后起火。(Reuters)
纽约世贸中心第二座大楼被劫持飞机击中后起火。(Reuters)

5名劫机者将飞机撞向纽约世界贸易中心北座大楼,插入第93至第99层。(AP)
5名劫机者将飞机撞向纽约世界贸易中心北座大楼,插入第93至第99层。(AP)

当年UA175航班撞向南座大楼的前一刻。(Reuters)
当年UA175航班撞向南座大楼的前一刻。(Reuters)

当天,身在北座大楼内的人站在窗前。(Reuters)
当天,身在北座大楼内的人站在窗前。(Reuters)

世贸中心北座大楼倒塌的过程。(Reuters)
世贸中心北座大楼倒塌的过程。(Reuters)

在搬进大楼的第7天,亦即九一一当日上午8时15分,陈思进如常上班,可刚泡完一杯咖啡,劫难便发生,他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推倒致差一点撞上电脑屏幕,整栋楼层亦开始震动,有人大喊“快跑”。飞机撞击后,熊熊烈火从大楼86楼开始燃烧,可陈思进和同伴们还蒙在鼓里,跟随人群“不紧不慢”往下走,想在78楼坐电梯到1楼,惟到达时却发现电梯已经不通了。他想给妻子打个电话,但是没有信号,遂觉得不对劲。

当时大楼已经变形,在3个美国人,包括陈思进一名同事的齐心协力下,逃生的大门终于被撞开,陈的同事为此连肩膀骨头都被撞碎。众人之后得以来到一条逆时针方向下旋、仅有1米宽的楼梯,这条仿佛看不到尽头的楼梯,连同火海传来的撕心裂肺地哭嚎等,此后一段长时间内一直盘旋在陈思进的脑海。

随着背着器材的消防员和警察不断逆行而上,他们渐渐明白这次逃生不是因为爆炸,更不是因为演习,而是有飞机撞了上来。陈思进不停地跑啊跑,从80楼到1楼大堂,他们足足花了一个半小时。可累得几乎虚脱的陈思进还顾不上喘气,又玩命般向前跑,冀望脱险。两三分钟后,他回首一望,该栋曾经的地标已如同一块“融化的朱古力”般坍塌,同时伴随着惨绝人寰的哀号、海啸一般的浓烟。

近3000名平民在这场劫难中离去,陈思进与同行的300余人成为最后一批逃出的幸存者。如同许多劫后余生的人一样,陈思进脱险后也承受着精神上的痛苦,此后的3个月不断被噩梦找上,缠绵悱恻,每天活得半梦半醒,也对电视新闻、一切九一一事件的话题避而远之。一年后的纪念日,他才首次踏足距离办公地仅10分钟路程的世贸中心遗址,印象里只有阴冷、潮湿。

逃出鬼门关让陈思进意识到生命原来如此脆弱,反思要珍惜当下。而事件并未对陈思进个人的职业发展构成太多影响,他此后曾任瑞士信贷(Credit Suisse)证券投资部助理副总裁、到美国银行证券公司任副总裁,以及先后在几间公司任风险管理资深顾问等,直到去年才正式退休。

他表示,最大的改变就是他恢复了中文写作,几乎在九一一后的第三天,他就提起了笔,当时还差点找不到中文输入法。几年前,他还陆续出版了《心机:绝情华尔街(第一部)》、《危机:绝情华尔街(第二部)》、《归·去·来》第一部《往事》和第二部《寻梦》,以及科幻小说系列第一部《超时空拯救》 等多部作品,有些甚至正被改编成影视作品。

通过写作和表达,陈思进找到疏解情绪的钥匙。不过虽然曾断断续续回到遗址参观,但一直到2019年,陈思进才终于与自己和解。

现已定居加拿大多伦多的他表示,自己今年并没有特别的安排,也不会再回世贸遗址。对其而言,过去的事情经已放下。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