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进党连江县党部主委李问当地时间9月11日表示,美国跟国际社会持续关心金门、马祖,台湾有人说美国的《与台湾关系法》不适用金马地区,是错误观念,《与台湾关系法》是适用“台湾治理当局”所有实质治理地区。他也提到面对越来越多来自对岸的灰色地带威胁,台湾强化海巡能量非常重要。

李问在一场民进党主办的论坛表示,美国在阿富汗驻军最高峰是2011年的11万人,在伊拉克驻军最高峰是在2008年的15万人,现已大部分撤出,只有约2,500人。美国往印太地区转向,将重心逐渐摆在印太地区是好几年的过程,自前美国总统奥巴马(Barack Obama)时期就喊出来,但奥巴马喊出来后无法马上做到,很多人力资源要逐渐调配,是数年的过程。

李问认为,美国从阿富汗撤军是一个里程碑,是美国从反恐战争后,将重心转移到民主阵营跟威权阵营的竞争关系,在拜登(Joe Biden)撤离阿富汗后的演讲,就清楚提到美国的竞争对手是中国跟俄罗斯,在一些对中态度跟策略,跟特朗普(Donald Trump)有一定延续性。2017年,特朗普政府上任后所发表第一份国安报告, 就把中国跟俄罗斯定位为“修正主义强权”,意思就是中俄为想要改变现在的国际趋势的强权,这份报告跟过去几十年对中交往政策相比,已经有典范转移。

李问提及,金门与马祖地区从1960至1970年代都有美国驻军,金马地区到现在,美国仍持续关注,包括美国在台协会(AIT)前处长郦英杰(Brent Christensen)於2020年赴金门追思八二三砲战,AIT前发言人孟雨荷(Amanda Mansour)2021年前往马祖,参观过去的军事设施,还高歌“Stand by me”(与我站在一起)。另外加拿大驻台代表近期也造访马祖,登上台湾海巡署的船舰,这显示美国与国际社会持续关心金马。

AIT处长郦英杰(William Brent Christensen)2020年8月23日参加八二三纪念活动。(Facebook@AIT)

李问表示,台湾内部有些言论认为美国的《与台湾关系法》不适用金马,但这是错误观念,《与台湾关系法》第十五条,除了正面表列台湾跟澎湖之外,也提到《与台湾关系法》适用对象是“台湾治理当局”,以及“台湾治理当局分支机构”跟“其他机构”。金门县政府跟连江县政府,当然是“台湾治理当局分支机构”,美国对“台湾治理当局”的想法,在《与台湾关系法》就有写,是1979年前美国承认为“中华民国政府”的这个政府。《与台湾关系法》适用“台湾治理当局”所有实质治理地区,并未排除金马。他也表示,《与台湾关系法》并非防御条约,非用领土概念在进行思考,而是美国跟台湾政府进行规范跟互动的法律,并界定美国政府跟台湾人民的关系。

李问强调,金马是历史上的战地前线,现在是民主价值示范的前线、海洋环境保育前线、灰色地带威胁的前线。他认为灰色地带威胁是一些非军事武力,由威权国家对民主国家施压的方式,不太能清楚界定怎样的方式是开战,怎样的方式是武力的侵扰。灰色地带威胁,会让政府很难用恰当的方式应对,如果不处置,会任由环境跟产业遭到破坏,但如果用国防武力攻击对方民间船只,则提供对岸借口提升冲突。

李问也说,“我们国家固然不是秋海棠,也不只是一颗蕃薯,而是多重岛屿组成、在西太平洋上的一个群岛家园”,台澎金马或许有不同的过去,但有共同的现在,可以走向共同未来。

李问在发言过程中,也引用一张华府智库“传统基金会”的地图,指因为第一岛链靠近中国,所以中国专属经济海域其实相对来说并不大,导致中国如果要获取更多海洋资源,或是在海上进行军力投射,就必须往东海、南海、台海三个地方进行扩张,这也是为何国际特別关注这些海域。中国《海警法》授权海警在“中国管辖海域”使用武力,最近通过的《海上交通安全法》要求“外国有害船只”提出申请,但中国对所谓的“管辖海域”定义模糊,范围相当大,可能是中国为了因应未来可能的争议事件,有一个正当性和法律性的基础,为自己的行为合理化。

他说,正因为如此,台湾强化海巡能量非常重要,台湾现在面对很多威胁是非传统威胁,可能没办法用过去传统国防军事力量来回应,未来台湾海巡做一个执法单位,跟国际合作机会越来越多,例如台美3月簽订的“海巡备忘录”,就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里程碑。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