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立法院长游锡堃当地时间9月10日表示,过去台湾戒严时期跟白色恐怖时代,比起现在中共对香港民主人士的压迫状况,“有过之而无不及”、“更残酷”,被判一个案就十年。他也强调,他的意思不是指香港判得太轻,而是希望中共能迷途知返,立即开放香港的言论及结社自由。

游锡堃出席《冲破党禁1986:民进党创党关键十日纪实》新书发表会。他表示,这本书把当年这群人冲破党禁的困难与心情,描述得让人心有戚戚焉,一些年轻人看了书之后很讶异,原来当年要组党是那么惊心动魄,要冒著被捕、坐牢,甚至有人身安全上的危险。

年轻人问“戒严时期跟白色恐佈时代,会比现在的香港更危险吗”?游锡堃以走过那个年代、亲身体会过那种危险的经验说,“我的答案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游锡堃并以“政治迫害表”来比较,最近在中共对香港民主人士的打压,如黄之锋被诉四个案,刑期合计两年3.5个月;周庭被诉三个案,刑期合计10个月。而台湾日治时期,争取民主自由的先贤不幸被日本政权逮捕,大多是被判29天就放出来了,蒋渭水被判4个月是最惨的。但在台湾两蒋统治时期,1960年雷震组党是被判刑10年,“一个案就10年”,1979年美丽岛事件,一位被判无期、一位被判14年,其他六位被判12年,“当时两蒋政权对付组党人士的力道,比起日本政府及现在中共迫害香港民主人士,都是更残酷的”。

游锡堃强调,他不是说香港被判得太轻了,而是希望中共能迷途知返,“立即开放香港的言论跟结社自由”,包括他在内,大部分人都非常钦佩黄之锋、黎智英、周庭等志士,坚定捍卫香港的勇气。2021年7月,台湾解严34年,他曾向媒体投书,呼吁台湾人呵护得来不易的民主自由,他在结语中说,“但愿留给下一代的是勇敢,而不是遗憾;能给香港借镜的是民主的灿烂,而不是极权的黑暗”,他希望用这段话来跟大家共勉。

游锡堃希望中共能迷途知返,“立即开放香港的言论跟结社自由”。(游锡堃办公室提供)

民进党秘书长林锡耀也回忆当时民进党组党时的情况,他说,当时他是《噶玛兰周刊》的主编,《噶玛兰周刊》的发行人是当时担任台湾省议员的游锡堃,当时的人力编制,是一个总编辑跟主编,底下就没有了,“所以都是我在跑腿”。《噶玛兰周刊》和当时的游锡堃服务处是在一起的,他为了赶稿甚至都没有回家,睡觉都睡在杂志社,按理他会知道一些内情,但他不是报马仔,也没有本事去打听那么多事情,所以不晓得组党这件事情。

林锡耀接着说,他当时当然晓得冲破党禁这件事情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因为美丽岛事件才过几年,大家都还记忆犹新。游锡堃当时没把他叫去,后来想想,应该是游锡堃要保护他,所以才没把他带上,林锡耀并开玩笑说“不然我看我当天就落跑”。

过了几天后,林锡耀说,有次他爸忍不住忧心忡忡跟他说,“国民党什么事都做得出来,你要很小心”,他知道父亲的言下之意是,“你不要整天都去游锡堃那边做那些很危险的事情,让你读到台大毕业,也不正经工作,整天去搞那些有的没有的”。他当时要父亲放心,还称“现在的环境,最多是关三到五年而已”,父亲听完后当天晚上睡不着,老婆问发生什么事,“他都不敢讲”,那时候还是这样的恐怖气氛。

林锡耀指出,台湾从一路冲破党禁、解除戒严、国会全面改选、总统直选、政党轮替,到现在完成三度政党轮替,甚至民进党完全执政,“我何其有幸,不但是创党党员,现在也在党中央,我没有一刻离开民进党”。他强调,或许有人说现在的民进党不一样了,国民党甚至骂“贪腐集团”,说很多难听话,“还好台湾有以前民进党争取来的自由、民主,他怎么骂都不会犯罪被抓去关”。

林锡耀说,他要很自豪地跟大家说,民进党确实有改变的地方,“变得更成熟、更稳健、想得更多、思考的更宽广”,但民进党的初衷、精神没有改变,就是“清廉、执政、爱乡土”,或许有少数人不一定是这样,但民进党的主流就是这样。民进党从争取民主、守护民主,到现在追求进一步深化民主,对主权的论述到现在“一刻都不敢放松的守护台湾的主权”,这也不会变。

林锡耀表示,也许有人说当局者迷,但绝对不是,他敢很有自信的跟大家保证,“民进党在这方面,绝对是坚持初衷”,也许人会老,民进党也不一定是永远执政的政党,但是民进党一定是守护民主自由、守护台湾主权的政党。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