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时代发展,市面愈来愈多新兴工种,内地电商平台上近日便有不少商家提供“监督服务”,减肥、起床、接小孩等一系列需要定时定点防拖延的事务,消费者都可找监督员帮手。而这类服务的需求可不少,靠着喊人起床等服务,有业者月入可达30万元人民币。

中国高校传媒联盟早前曾向全国199所高校的大学生展开调查,显示认为自己有或偶尔有拖延症的学生高达97.12%,相关现象催生监督服务的兴起。为此,上观新闻记者日前专门进入某间在电商平台排名靠前的店铺体验一下,发现该店服务分为“普通监督”和“强力监督”两种,前者每日可享3次提醒,售价每天6.66元;后者则不限次数,售价每天 15 元。雇客若想持续监督,还能下单连续一周、一月的服务。以一个月为例,普通监督定价133元,强力监督则是收费400元。

记者下单一天的强力监督后,在监督员吕宜波的引导下制定了时间覆盖起床到睡觉、精准到每个小时要做什么的计划。到了翌日计划所列的起床时间,吕宜波如时打来叫早电话,“快点动起来!”、“马上去洗漱!”,并要求记者一到计划的时间就要拍照打卡汇报,一旦晚了几分钟就会有“连环夺命催”,压迫感亦因此如影随形。

谈起工作经验,吕宜波表示自己遇到过形形色色的客户,不同人期望的界限也不同,例如有些客户觉得他高冷,只是没有感情的打卡机器;有些客户却觉得他越界了,只因其聊天时用手拍了拍对方;更曾有一名刚从香港以第一名成绩考入剑桥大学的学生嫌他不够严厉,体验了3天后就直接把他换掉。而他最担心遇上冷漠的客户,因其往往只是出于猎奇心理而买一天体验,积极性不高,例如他曾叫一位顾客起床,结果从早上9时45分一直到中午11时半,打了将近150次电话才让他起床成功。

至于吕宜波的老板,是刚上大四、仅23岁的于本钦,其做监督服务已有3年,生意一开始其实不温不火,令他一度想放弃,不过自接受媒体采访后,他眼见大家都在宣传,反映市场前景不错,才开始真正对这盘生意上心。现时,其团队成员更有00后,他们从早上9时一直工作到晚上21时,有时甚至忙到凌晨,而店铺后备的监督员数量达到了近2,000名,最多试过同时给400名监督员发工资。

据介绍,监督员是经线上招募,分为普通、培训、优质、王牌4种等级,监督员若被差评或者投诉会被直接辞退,相反,升到越高等级也就能在订单中获得更多提成。而他们的业务也蒸蒸日上,店铺从2018年和2019年每月只能接100多单,去到2020年上半年月销量500多单,再到今年5月每天都能接约50单,7月营业额达过万元。

不过由于没有门槛,这个新兴行业也面临着不少问题,除了缺乏核心竞争力,没有技术壁垒等,店铺也很易被怀疑打色情擦边球,只因欠缺实体产品,说不清楚卖的是什么,于本钦的店为此吃过苦头,过往不时被下架。而随着行业现时逐渐被公众熟知,他认为若不做改变就很难活下去,为此,其业务近期扩充至影片监督,有教育机构、家长打算跟他们合作,让他们安排专门的监督员跟进、督促学生们的学习。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