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黑龙江鹤岗迄今未通高铁和民航,不过其近年以“房价低”而闻名,因此无碍各地的买房人宁愿坐着绿皮火车也要来“上车”。当地房产中介梁云鹏近日便透露,他最近5个月已卖出了过百套房子,客户三分之一都是外地人,其中更包括一名台湾人,其在这个东北边陲小城仅以3.3万元人民币便买下一套48平方米大的房子。

在地产界做了7年的梁云鹏向《中国青年报》透露,他现时日均接到20多个咨询电话,据其观察,这两年到鹤岗买房的外地人越来越多,当中包括希望到北方避暑的海南人、寻找“世外桃源”的上海人以及一些在物色养老之地的人士等。不过,这些客户并不是都熟悉鹤岗,例如一名男士就曾一连7天找梁云鹏咨询,问“去鹤岗会不会挨揍”、“冬天会不会冻死”之类令人哭笑不得的问题。

究其原因,则离不开当地犹如“白菜价”般的房价。据中国房地产业协会数据显示,以2019年3月为例,鹤岗住宅平均每平方米2,177元,在纳入统计的341个城市中排名倒数第一,而同期北京平均房价为鹤岗的近30倍,达每平方米6.49万元。据梁云鹏介绍,曾有客户基本没怎么问房源信息,花了一个月工资就买下一套房,不久又花了两个月工资入手第二套。

销情方兴未艾的同时,梁云鹏的业务还得以在相距甚远的台湾市场“扩张”。事源今年3月,他接到第一单对台生意,一名30多岁的台北人通过他买了一套仅需3.3万元的房子,成事后对方又推荐了朋友来咨询买房。

值得一提的是,当梁云鹏首次见到该名台湾人的来电显示时,还以为是诈骗或推销电话,为此拒了好几遍才终于接听,而当这名说着闽南话的客户表示想在鹤岗买房时,他更以为对方只是逗他玩,结果聊下去发现对方是认真的。这宗交易的过程殊不简单,由于梁云鹏并未开通越洋电话服务,该台湾客户也没有共用的即时通信软件,为此他们不得不以电子邮件联系。

负责买房事宜的台湾律师蔡世璇透露,该名台湾买家是一名工程师,一直有意在大陆置业,但在看过北京、上海等大城市的房子后最终放弃。他对该客户选择鹤岗的原因并不清楚,但就坦言鹤岗是一个自己从没听说过的地方。

鹤岗的低房价还改变了不少人的命运,2018年12月携带全部3万积蓄来到当地的辽宁人程晓威便是其中一员,今年31岁的她曾想过开一家服装店,但在家乡却根本无力负担店面租金等成本。不过来到鹤岗后,她靠打工一年,便有力在市政府附近地段以5万元买下一套43平方米的“清水房”。现时,改行在网上卖花的她月入1万多元,生活质量提升不少,被朋友问到过得怎么样时也从习惯回答“还行”改为“挺好的”。

事实上,鹤岗还是著名的煤炭基地,已有过百年煤矿开采历史。对于鹤岗的形象转变,管理百度“鹤岗吧”已有10年的薛宝鹤深有体会。他忆述,以前人们会在贴吧曝光遭遇的不公,或者讨论煤矿何时开工资等,但2019年4月,有人拍下当地“白菜价”卖房信息并放上网后,就掀起了讨论热度,有人发文笑称“我在深圳卖一套房,在你们那能不能买下半个城市?”、“我为了买房,还了20年房贷,没想到在你们那只用一年就行了,19年的时光谁来赔我?”甚至薛宝鹤一位友人本想在哈尔滨想买套学区房,可在鹤岗游览一番后,便掏出2万元买了套房。

不过据梁云鹏介绍,“两万一套房”并非常态,那些房子基本属当地的保障性住房,居民都是从棚户区改造后再回迁的,且便宜的多是一居室,处于顶楼,可能还临山,房龄老,或者没有产权证。他一再强调,当地房价均价在每平方米2,000元到4,000元间,没有传说般低。

据《黑龙江省统计年鉴》显示,鹤岗市户籍人口已经连续16年呈现负增长。不过情况或许能够改善,因当地正在修建高铁站,民用机场场址亦在数年前通过了审批,皆令人期待可带来新的机遇。薛宝鹤认为,当局应为定居的外地人在就业、贷款、子女求学等领域给予“绿色通道”,而藉著低房价的机遇,也可让买房者留下来,体会到“家”的感觉,“都说要找诗和远方,我看鹤岗才是”。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