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全球,Delta等变种病毒流行,在各国加快为民众接种疫苗之际,国际医学期刊《柳叶刀》(The Lancet)上月底发布了一项针对新冠患者后遗症(又称“长期新冠”)的研究,再次敲醒新冠疫情对人类长期影响的警钟。研究结果显示,随着时间的推移,大多数新冠患者出院后的身体和各项功能都恢复良好,已恢复原来的工作和生活,但健康状况仍低于对照人群,四分之三的康复者仍有“疲劳或肌肉无力”等至少一项持续的症状。到底感染新冠肺炎后,对身体会有哪些长期影响?

该项研究由中日友好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的曹彬、武汉金银潭医院的王先广,以及国家呼吸医学中心和中国医学科学院的王建伟共同主导。团队跟踪1,276名从武汉金银潭医院出院的新冠患者,通过随访他们出院6个月后和12个月后的健康状况和生活质量,研究他们的康复情况。

在本次研究中,患者的中位年龄为59岁,864名患者在住院期间通过鼻导管和脸罩吸氧,94名需要经鼻高流量氧疗或无创通气、有创机械通气,54名患者曾入住深切治疗部(ICU),大部分患者属于重型及危重型病例。

研究结果显示,大多数新冠患者出院后,身体和各项功能都会逐渐恢复,目前已恢复原来的工作和生活,但健康状况仍低于对照人群,不少人都有睡眠障碍、脱发、味觉和嗅觉失调、头痛、关节疼痛、焦虑或抑郁等后遗症。与出院6个月时相比,出院1年时部分后遗症会显着消退,至少还有一种后遗症症状的人群比例,也从6个月的68%下降到12个月的49%。

与“沙士”的后遗症类似,“疲劳或肌肉无力”也是新冠肺炎患者最常见的症状,有该症状的患者比例从6个月时的52%下降到12个月的20%。不过,感染新冠后出现疲劳和肌肉无力的原因和发病机制尚不清楚。基于先前“沙士”的研究,肺弥散能力损害、发病时病毒引起的肌肉炎症、细胞因子紊乱、肌肉萎缩和退化、皮质类固醇肌病或这些因素的组合,都可能是诱因。

相反,新冠患者出院12个月时,出现呼吸困难、焦虑抑郁的比例比半年前更高。呼吸困难的比例从半年时的26%略微增加到12个月时的30%。在长达一年时间内,大约20%至30%的中度患者观察到肺弥散障碍,此比例在危重患者中高达54%。另外,更多患者出院12个月后就诊时出现焦虑或抑郁(26%),而出院6个月时的比例为23%。

文章分析,感染新冠后出现的慢性或迟发性的心理症状,很可能是病毒感染的直接影响,也可能是因为身体不正常的免疫反应、免疫系统的过度激活或自身免疫反应。此外,社会接触减少、孤独、身体未完全康复和失业等也可能影响患者的精神症状。

《中国新闻周刊》报道,香港大学生物医学学院教授、病毒学家金冬雁指出,虽然基于大规模的样本统计,但新冠后遗症的界定范围有些宽泛,毕竟社会歧视、患者自身过于担心身体等都可能引起抑郁、失眠的症状,而非新冠病毒感染直接导致的症状。他认为,1276名患者存在的后遗症中,有哪些是由新冠病毒造成,或由治疗药物造成,或由心理和精神问题造成的,仍有待进一步探究。

症状蔓延至肺外器官

根据临床定义,后遗症指“疾病愈后所遗留下的器官缺损或功能障碍等症状”。有说法认为,被新冠感染后出现的各种身体和精神的症状超过4周,并且无法通过其他诊断来解释,就可称为新冠后遗症。虽然新冠病毒属于呼吸道病毒,主要攻击肺部,但目前愈来愈多的证据表明,感染新冠病毒后,很多症状已蔓延至肺外器官,因此新冠感染并不只引起肺炎。

今年4月,国家卫健委发布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八版 修订版)》显示,新冠肺炎引起的病理学改变除了涉及肺脏,还涉及脾脏、肺门淋巴结和骨髓、心脏和血管、肝脏和胆囊、肾脏等其他器官。今年7月,《刺针》对来自56个国家共3,762名确诊或疑似新冠感染者作出研究,在跟踪他们7个月后,发现大多数受访者康复时间超过35周,平均经历了55.9个症状,涉及9.1个器官系统;6个月后,超过50%的康复者出现疲劳和认知功能障碍等症状。

新冠病毒影响神经系统?

神经系统分为中枢神经系统和周围神经系统。北京大学第一医院神经内科主任医师孙永安指出,像感染早期出现的嗅觉、味觉减退,其实是周围神经系统损伤引起。在人体抵抗力下降或血脑屏障被破坏时,中枢神经系统也会面临被病毒“突破”。如果在脑脊液中检测到病毒存在,理论上可以认为病毒可能侵害到中枢神经系统。

去年3月,国家医疗专家组成员、北京大学第一医院感染疾病科主任王贵强曾介绍,一名新冠肺炎危重症患者在治疗过程中有抽搐、意识障碍,出现了中枢神经系统受累的表现,并在该患者脑脊液中发现新冠病毒的核酸。但王贵强认为,新冠病毒侵害神经系统的概率总体不是特别高,因为需要进入血液循环,还需要突破血脑屏障。

去年8月,香港大学等多单位联合在《细胞研究》(Cell Research)上发表的论文指出,新冠病毒可直接感染神经系统,还可以感染人脑中的皮质神经元和神经祖细胞。孙永安认为,新冠病毒对人的影响是全身性的,可能会累及到不同器官,中枢神经系统病理性改变不一定是原发性,有可能是由其他并发症所引起的继发性的反应。

如何应对新冠后遗症

在研究报告中,团队亦提及了新冠肺炎对康复者工作的影响,在患病前有工作的479名患者中,有57名(12%)未能恢复原有工作:其中32%是因为身体机能下降,25%不愿意做以前的工作,18%则是被解雇。按照目前国内累计治愈出院病例近9万宗估算,至少近万人会面临新冠后遗症。

曹彬曾指出,医务工作人员治疗新冠患者时,就应当考虑到患者出院后,中远期可能会出现的不良反应,对重要器官的保护要做得更加细致化;其次,对已经出院的病人,即使是出院时没有不适症状,也要做好充分的健康宣教,因为出院3个月或半年时,患者仍有可能出现各种各样的症状。

他认为,谈到脏器保护,除了对肺功能的保护外,也要对肺外脏器的功能做好密切监测,比如血栓、新发糖尿病等。如果患者在急性期出现肾功能损伤,医生在恢复期对病人用药时要非常小心,避免使用对肾脏有害的药物。

目前,许多国家和研究机构已经将“长期新冠”确定为优先事项,启动了临床和流行病学研究。今年2月,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启动了一项11.5亿美元的研究计划,其中就包括“长期新冠”研究。今年5月,国家卫健委、民政部等4部门联合制定《新冠肺炎出院患者主要功能障碍康复治疗方案》,对呼吸功能、心脏功能、躯体功能、心理功能以及日常生活活动能力障碍的主要表现、评估方法和康复训练方法作出规范。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