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利班曾炸毁了矗立了1500年的巴米扬大佛(Buddhas of Bamiyan),因此阿富汗变天后,当地数以万计的文物也成为文化界关注的焦点。其实佛教最初传入中国,并不是直接来自于印度,而是经由中亚从西域传来的,因此古时的中国与阿富汗地区在文化上关系非常密切。北京大学考古学系晁华山教授近日接受内地佛教杂志《法音》采访时就讲解了当中的关系。

1997年,阿富汗巴米扬大佛仍深藏在山谷中。(路透社)

巴米扬大佛位于阿富汗巴米扬省巴米扬镇境内,深藏在阿富汗巴米扬山谷的巴米扬石窟中。自2世纪起,至9世纪伊斯兰教徒进入时,这里曾是佛教重地。众多僧侣住在巴米扬山崖上凿出的小山洞中,并加添了宗教雕像和精美、色彩鲜艳的壁画。

据统计,巴米扬山谷中有大小石窟750座,有“众神之谷”的美誉,其中两尊大佛是当地佛教鼎盛时期的代表作。一尊凿于5世纪,高53米,着红色袈裟,俗称“西大佛”,名叫“塞尔萨尔”;另一尊凿于1世纪,高38米,身披蓝色袈裟,俗称“东大佛”,名叫“沙玛玛”。两尊大佛相距400米,远远望去最引人注目。

1997年12月18日,一名游客走过位于阿富汗巴米扬的佛像。(路透社)

晋代高僧法显和唐代高僧玄奘都曾瞻仰过巴米扬大佛。玄奘从长安到印度求法,他在《大唐西域记》就明确记录途径巴米扬和哈达地区,并这样描述巴米扬大佛:

“梵衍那国,东西二千余里,南北三百余里,在雪山之中也。人依山谷,逐势邑居。国大都城据崖跨谷,长六七里,北背高岩……王城东北山阿有立佛石像,高百四五十尺,金色晃耀,宝饰焕烂。东有伽蓝,此国先王之所建也。伽蓝东有𨱎石释迦佛立像,高百余尺,分身别铸,总合成立。”

玄奘,唐代高僧。俗姓陈,出身儒家世家,世称三藏法师。(视觉中国)

晁华山指出,玄奘记述说“东有𨱎石释迦佛立像”,文中的“𨱎石”即指黄铜。不过玄奘的观察可能有误,东大佛并不是黄铜铸像,但有可能在佛身上包裹了一层黄铜箔,因而看上去像是黄铜铸造。

关于巴米扬石窟的年代,目前学术界还没有统一的认定。巴米扬石窟最早的研究者傅歇认为石窟的建造约在公元3世纪左右。另有学者认为东大佛建造的时间约在公元4、5世纪,而西大佛约在5、6世纪。日本学者宫治昭则认为西大佛较东大佛要早。而晁华山则认为两尊大佛的建造时间定在5世纪较为适宜。

晁华山又指出,有关阿富汗佛教艺术对中国西域和中原佛教艺术的影响时,最主要的影响就是犍陀罗艺术。当时犍陀罗艺术的中心在巴基斯坦北部的白沙瓦、阿富汗东部的哈达以及印度河东岸的塔克西拉和斯瓦特地区。中国西域的佛教石窟艺术,以及中原的云岗、龙门、敦煌、麦积山等石窟寺的建造也可以说都不同程度地受到了犍陀罗艺术的影响。

晁华山认为中亚佛教对中国佛教及其艺术的影响要大于当时的印度佛教,而学术界对这一问题往往认识不足,一说佛教就溯源印度,往往忽略了早期中亚佛教对中国佛教及佛教艺术的深远影响。

中国西域的佛教石窟艺术,以及中原的云岗、龙门、敦煌、麦积山等石窟寺的建造也可以说都不同程度地受到了犍陀罗艺术的影响。图为云冈石窟佛像。(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晁华山指,佛教最初传入中国,并不是直接来自于印度,而是经由中亚从西域传来的。例如早期佛经翻译家、高僧安世高、安玄来自安息国,月氏高僧支谶、支曜、支亮、支谦等都来自中亚的阿富汗境内。早期佛经中的不少佛教名词也不是印度词汇,而是伊朗语词汇。例如佛经中“沙门”一词是吐火罗语,而非古印度梵语。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