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究竟身处怎样的世界和时代,这是中国人历来习惯追问的一个大命题。今天,在席卷全球的新冠肺炎疫情加速世界大变局的背景下,类似这样的问题同样摆在意欲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面前,尤其是伴随着全国范围内全领域疾风骤雨式的改革,这样的追问显得更为迫切和紧要。

对于这个问题,习近平其实早就给出过自己的判断。早在2017年12月,习近平在出席2017年度驻外使节工作会议时便首次提出“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紧随其后,在2018年6月召开的中共中央外事工作会议上,重申了这一论断,“当前中国处于近代以来最好的发展时期,世界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自此之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便成了习近平在各个场合的高频词。

延续着这一脉络和基调,在2021年秋季学期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中青年干部培训班开班式上,习近平再次对于这一时代之问给出了回答——“我们处在前所未有的变革时代,干着前无古人的伟大事业。”那么问题来了:习近平口中“前所未有的变革时代”究竟是怎样的时代?这样的变革时代,到底意味着什么?“前无古人的伟大事业”具体又是怎样的事业?

先来看第一个问题:习近平口中“前所未有的变革时代”究竟是怎样的时代?这里有两个关键词,一个是前所未有,一个是变革。为什么是前所未有?中国智库人大重阳曾在一份研究报告中总结了中国逆势崛起的“四个唯一”,也即:中国是近代工业化以来全世界唯一一个在崛起阶段不得不顾忌生态变量的全球大国;中国是500年来唯一一个非西方文明圈的全球崛起大国;世界史上唯一一个承诺和平发展的全球崛起大国;唯一一个要通过社会主义来成为全球性大国的国家。 这“四个唯一”很好地解释了为什么今天的变革时代是前所未有的。

为什么是变革时代?于外部,以往的西方中心论不再固若磐石,二战以来依托雅尔塔体系形成的国际格局和国际体系正在发生深刻调整,国际力量对比正在发生近代以来最具革命性的变化,昔日一家独大的帝国模式正在走向终结。以至于,过去传统的国际关系理论已经无法解释今天的现实,或者说理论远远落后于现实。而中国崛起作为其中最为引人关注的现象和结果,尤其是中国还明确表示不会走西方道路,这让不少对红色中国和社会主义心存芥蒂的国家由此认定,照此发展下去,中国威胁论将不再停留在口头上,而是将切实地给世界带来威胁。

于内部,中国在打赢了脱贫攻坚战并宣布全面小康之后,进入新发展阶段,开始朝着共同富裕的目标努力,虽然习近平仍反复强调中国仍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仍是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但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已经变化,第一个百年解决了温饱问题之后,第二个百年的周期中人们的诉求将更加多元化、复杂化,这既对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提出新要求,也是一场科技的变革、信息的变革、生活方式的变革,乃至认知和思想的变革。

在完成了全面脱贫攻坚和建设小康社会之后,中共宣布将带领人们追求共同富裕。(美联社)

再来看第二个问题:这样的变革时代,到底意味着什么?日前,一篇自媒体文章《每个人都能感受到,一场深刻的变革正在进行》获得一众官方媒体的转载,包括新华网、人民网、光明网等,并在重要位置予以推广。按照该文作者李光满的说法,“中国正在发生重大变化,从经济领域、金融领域、文化领域到政治领域都在发生一场深刻的变革……这是一次从资本集团向人民群众的回归,以资本为中心向以人民为中心的变革。因为这是一场政治变革,人民正在重新成为这场变革的主体,所有阻挡这场以人民为中心的变革都将被抛弃。”“这次变革将荡涤一切尘埃,资本市场不再成为资本家一夜暴富的天堂,文化市场不再成为娘炮明星的天堂,新闻舆论不再成为崇拜西方文化的阵地,红色回归,英雄回归,血性回归。”

这篇战斗檄文很快引发了人们的担忧,如果变革意味着你死我活,意味着再来一场类似文革的革命,那中国便是在逆潮流而动,开历史倒车。所幸很快地,官方开始为李光满此文降温,据悉新闻监管部门已经向中国媒体传达了口头指示,称李光满此文造成的影响超过预期,要求众媒体用更温和的内容来平衡。《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随后进一步辟谣,称“该文对形势做了不准确的描述,使用了一些夸张的语言,背离了国家的大政方针,造成了误导。”“中国经常讲自我革命,但它的含义是自我鞭策,不断创造新的辉煌,而不是上述文章所说的充满摧毁的运动式革命。”“在这样的国家里,需要搞运动式‘革命’吗?革谁的命?变革、乃至深刻的变革一直在中国持续进行,改革开放不就是不断变革的过程吗?但是上述文章用一种特殊的檄文口吻描述中国正在发生的变革,仿佛这个国家要告别改革开放以及十八大以来的基本路线方针政策,要形成某种秩序颠覆,真的要‘革命’了,这确属严重的误判和误导。”

如果说胡锡进的言论更多还只是带有半官方性质的一家之言,那么中共最高党报《人民日报》9月7日题为《坚持监管规范和促进发展两手并重、两手都要硬》的评论员文章,则直接将官方的意旨点破。该文明确写道,“非公有制经济在我国经济社会发展中的地位和作用没有变!毫不动摇鼓励、支持、引导非公有制经济发展的方针政策没有变!致力于为非公有制经济发展营造良好环境和提供更多机会的方针政策没有变!”“出台的监管政策是一视同仁的,针对的是违法和违规行为,绝不是针对特定行业或企业。”“对外开放是中国的基本国策,任何时候都不会动摇……面向未来,中国将坚定不移推进高水平对外开放,保护外资合法权益,促进内外资企业公平竞争,保护产权和知识产权,增强政策透明度和可预期性,形成全方位、多层次、宽领域的全面开放新格局。”

现如今,虽然热潮褪去,但一个源头问题至今无人能解:一开始为何这样一篇气势汹汹的战斗檄文会被批准大规模转发?而李光满文试图回答的核心问题,也即:这样的变革时代,到底意味着什么,还是需要回到中共官方的历史传统和现实政策层面上来,方才可能看得更清楚。至于外界各种不明就里和阴谋论的解读,显然是既忽略了中共的历史传统,也表面化地理解了现实政策。当然,造成外界的种种误读,以及中国民众的恐慌,与官方的种种令人不解的做法亦脱不开干系。最为简单的一个例子,就是李光满的那篇战斗檄文,为何会获得官方媒体大规模的转载?要知道,在这样的紧要关头,官方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都是高度敏感的,都是意有所指的,当外界正在拿着放大镜观看中国的时候,如此不经思考的批发转载究竟想要向外界传递什么讯号?造成的混乱可想而知。

最后是第三个问题:“前无古人的伟大事业”具体又是怎样的事业?如前文所述,习近平挂在嘴边的话,除了对于当前形势判断的“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外,熟悉中国政治的人亦能感觉到,他提及的另外两个高频词是“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人类命运共同体”。所以从这些关键词就不难理解,习近平所谓“前无古人的伟大事业”,至少包含着两个目标,那就是构建中国式的现代化模式,创造人类文明新形态。在中共百年讲话中,以及8月26日中宣部发布的《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使命与行动价值》中,都有谈到。在《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使命与行动价值》中是这样说的,“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进程中……创造了中国式现代化新道路,创造了人类文明新形态,打破了只有遵循资本主义现代化模式才能实现现代化的神话。”

中国离不开世界,世界离不开中国。人类在未来,需要团结起来面临各种危机和挑战。(新华社)

什么是中国式现代化?什么是人类文明新形态?过去百年,实现现代化的国家主要都在遵循着资本主义的现代化模式,以至于人们逐渐坚定地认为现代化就等于西化,在这样的大背景下要想打造中国式的现代化何其艰难!何况试图通过治理作为支点来实现现代化的中国,不管是硬实力还是软实力还远远不足,再加上治理本身就不如民主、自由那么具有号召力和感染力,社会主义的历史包袱也过于沉重,所以要想做成这样的伟大事业,并不容易。《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使命与行动价值》中亦写道,“中国社会主义只搞了几十年,还处在初级阶段。党对社会主义的认识和把握还非常有限,还面临很多没有弄清楚的问题和待解的难题,对许多重大问题的认识和处理还处于不断深化的过程之中。”

基于这样的现实,习近平口中“前所未有的变革时代”虽然不是李光满文章中渲染的你死我活的,民粹主义的,乃至文革式的,但至少是一场充满未知和挑战、充满激流和险滩的变革。对中共来说,不管是现代化的目标,还是共同富裕的愿景,乃至打造人类文明新形态,都必须立足于中国的基本国情,必须实事求是,必须避免重蹈历史错误和覆辙。此外,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在这样一个前所未有的变革时代,我们却看不到有价值的思想作为先导。思想市场的固化和僵死,一方面让行动本身变得猝不及防、不由分说,另一方面也没有了更多的可能性。而这,对于理论型的政党中国共产党来说,也是接下来很大的潜在危机和挑战。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