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间9月9日,中国三星堆遗址考古发掘阶段性成果新闻通气会通报,目前,3号坑的发掘已进入收尾阶段,预计2个月内能完成田野发掘工作;4号坑的发掘已结束。截至目前,3号坑和4号坑共出土完整器557件(组),残件1,214件。

据中国央视报道称,三星堆发现了一件国宝级文物——青铜神坛,体积庞大,造型奇特,为以往未见过的新型器物。目前可见分为台基、人像和神兽三部分。台基分为三层,逐渐缩小,第一层台基为素面,第二层台基表面有浅浮雕纹饰,第三层台基为镂空装饰。

官方通报,3号坑填土堆积出土各类器物残件和标本共729件。较完整遗物共478件(组),残件141件。其中,较完整器物包括铜器293件、玉器45件、象牙100根、金器7件、骨雕2件、石器2件、海贝26件(组)以及材质不明器3件。

目前4号坑遗物已全部提取完毕,共出土完整器79件、残件1,073件。完整器包括玉器9件,均来自埋藏堆积,有琮2件、瑗1件、凿4件、璧1件、锛1件;铜器21件;象牙47根,均来自埋藏堆积;陶器2件,均出土于灰烬层,且均为尖底盏。

据中国官媒新华社消息,完整的金面具是新出土的“重器”,此前发掘的金面具均为残件,而这件金面具非常完整,质地做工极好,数千年后仍然熠熠生辉。专家推测,该面具可能是附着在青铜头像上的。

玉琮在古代作祭祀用。外方内圆,起源于长江下游的良渚文化。此次出土的玉琮上清晰地刻着一棵通天神树,确切地证明几千年前三星堆的先民,在交通不便的情况下能和千里之外的文明沟通,印证了中华文明多元一体、互相交融的发展过程。

新出土的青铜跪坐扭头人像异常精美、极其罕见。表情细腻,身体比例和肌肉非常写实。头发“冲天而起”,双手比例夸张,是一件充满了写实主义和浪漫想象的作品,让人充满遐想。

正在发掘的8号祭祀坑,第一层灰烬层已经清理出大量青铜器碎片、280多件玉器、300多件金箔器。第二层有200多根象牙,下面是第三层文物。目前初步显露出青铜神兽,复杂程度前所未见的青铜神坛以及带有朱砂彩绘痕迹的青铜器。现在三星堆考古发掘的面积不到三星堆遗址总面积的千分之二,很多谜底等待被揭开。透过三星堆这颗璀璨的星星,去追寻中华文明天空中那满天的星斗。

据央视新闻,来自三星堆遗址考古发掘阶段性成果新闻通气会的消息,专家意见进一步锁定三星堆4号坑的年代。

会上通报,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与国家文物局考古研究中心与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考古年代学联合实验室联合开展4号坑碳十四年代研究,得到6个碳十四年代数据,经过贝叶斯统计树轮校正计算得到其埋藏年代有95.4%的概率落在距今3148年至2966年的时间范围之内,属商代晚期。

3号坑年代应与2号坑非常接近。3号坑在形制、埋藏情况、出土遗物等方面与2号坑高度相似。根据现场观察,3号坑出土的青铜树干等器物甚至有可能与2号坑出土的部分器物缀合。以上种种迹象表明,3号坑与2号坑年代应非常接近,2号坑年代之前大致确定为晚商时期(约当殷墟二期),3号坑年代也与之大致相当。

在三星堆考古迎来转折后,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4月19日现身四川广汉三星堆考古发掘现场考察。

据中国政府网4月20日报道,李克强表示,“从早年的殷墟发掘,到二里头,再到今天三星堆的大面积发掘,你们要仔细比较、研究其中的关系。”

李克强说,“考古技术发展到今天,已经不光局限于考古专业单一领域,而是许多学科协同配合的结果。要开放性利用现代科技手段,在发掘中进行新的探索、不断取得新的发现。考证文化根脉目的是为了鼎新,中华文明绵延数千年,通过考古使积淀深厚的优秀文化不断发扬光大。要发掘好、保护好、研究好三星堆遗址这笔丰厚的历史文化遗产。”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