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的中国东西两侧,涌动着变革的漩涡。

西侧的阿富汗,在美军撤出后迎来政权更迭,塔利班的反扑势如破竹,总统加尼(Ashraf Ghani)仓皇出逃,各省军队四下溃散。8月15日,塔利班进入喀布尔,阿富汗正式变天,美国在狼狈撤离之余,引爆了于机场射杀平民的连环丑闻。随着最后一班运输机起飞,美国长达20年的阿富汗幻梦宣告终结,过度拉撑的霸权体系,也迎来进一步战略收缩。

阿富汗塔利班与潘杰希尔反抗势力一度对峙(点击大图浏览):

东侧的日本,同样吹响了换局号角。9月3日,菅义伟宣布不寻求首相连任,并表示退出9月29日的自民党总裁选举,形同提前发布辞职宣言,引发了各界惊诧。5月3日安倍受访时,曾表态支持菅义伟连任首相,暗示自民党内部分派阀心之所向,菅义伟亦于9月2日宣布参选,并在当日发表政策纲领。没想到短短一夜后,上演了打退堂鼓的风云变色。眼下河野太郎与岸田文雄皆有意争雄,但鹿死谁手犹未可知。

东西两处生变,于中国而言意义不同,但对台海来说,恐是惊涛骇浪的新前奏。

东升西降的隐喻

首先,美国自阿富汗撤军,象征了“东升西降”的世界格局变化。

回顾2001年美国发动反恐战争时,几乎少有国家对入侵阿富汗一事提出道德质疑,一来塔利班确实恶名昭彰,二来美国高举自由主义、女性主义大旗,为自己的残酷杀戮洗白背书。在当年美式文化霸权袭卷世界的局面下,外界极难掌握反驳论述。

而细究美国当时状态,2001年的华盛顿仍沉浸在“历史终结”的喜悦中,美元成了当之无愧的世界通用货币,华尔街金融游戏风生水起,西贡撤退早已是不必回首的前尘旧梦,海湾战争、轰炸南斯拉夫则正是方兴未艾的酣畅。在这般“盛世荣景”下,美国终被好大喜功的快感冲昏头,开始了对中东的肆意用兵,2001年发动阿富汗战争后,便是2003年的伊拉克战争,以及2011年起对叙利亚内战的介入操纵,外加打击“伊斯兰国”(IS)的一系列作战。

阿富汗变天后 中国驻阿富汗大使馆内景(点选大图浏览):

在此期间,中国以强大的实体生产能力,为美国与世界提供大量廉价产品,美国借此大量增发美元,巩固金融资本影响力,中国则累积了外汇储备,并转手购买美国债券,同时推动内部建设与扶贫事业。往复之间,美国持续于中东战场耗费财力军力,中国则把握了战略发展机遇期,韬光养晦、默默耕耘,为往后的“一带一路”计划打下厚实基础。

2011年,奥巴马(Barack Obama)开始推动阿富汗美军缩编计划,并规划在2014年将“安全责任”移交阿富汗当局。此时的美国已渐失胡乱洒币的本钱,正欲收缩不必要的反恐战线支出,然而阿富汗的安全泥淖无穷无尽,北约联军更是不愿美国骤然急撤,阿富汗政府同样紧抱这根救命稻草,屡屡要求美国维持在阿富汗的军事存在。美国只好不断“延后”撤军时程,宛如股票已被套牢般。

与此同时,中国在2014年推出了“一带一路”项目,正式开始跨国经济带的投资建设。当奥巴马于2016年卸任时,喀布尔、坎大哈、巴格拉姆和贾拉拉巴德四处,仍有约8,400名美军驻扎,中国则已开始了中巴经济走廊的大型工程项目。

2021年,美国终在一片调侃奚落中,完成梦寐以求的撤军行动,却已不复当年意气风发,不仅内部族群冲突剧烈、政党政治极化,德法与北约等传统盟友也不愿再亦步亦趋跟随、卖命。长年巩固的文化霸权体系,如今裂隙渐显,中国与世界的经济互赖,也注定了美国难再建构冷战包围网。

“一带一路”下的希腊比雷埃夫斯港(点击大图浏览):

日本右翼的玩火游戏

在此情况下,日本的反应倒像一股带着黑色幽默的“对美暖流”。

自首相换届起,岸信夫、中山泰秀、麻生太郎等右翼政客便频在台海议题上玩火,诸如“台海有事,日本协防”等话语皆已出口,安倍晋三甚至表示欲来台祭拜李登辉。如此行动在一定程度上呼应了美国大打“台湾牌”的规划,并让台海紧张氛围逐渐攀升。

然而日本之所以“突然右转”,除了右翼欲替上一辈人的惨败翻案,利用“台海有事”的舆论氛围,修改《和平宪法》第九条,让自卫队升格为正规军,恢复日本“正常国家”地位外,内部的派阀政争亦是一大因素。

回顾2020年9月,菅义伟之所以能击败同党的石破茂、岸田文雄,成为安倍晋三接班人,乃是自民党7大派阀中的细田、麻生、竹下、二阶、石原5大派“共同造王”而成,安倍所属的细田派更是自民党最大势力。有其支撑,无派阀背景的菅义伟得以坐上首相之位,却也被迫要在上任后投桃报李,大量任用5大派阀出身者,细田派出身的岸信夫便是一例,麻生太郎亦然。

2019年日本自民党年度大会 安倍晋三挥拳重提修宪(点击大图浏览):

在此境况下,菅义伟被视作暂时性的傀儡人物,尽管二阶俊博愿予支持,其他各方却自行开始了战国时代,以右翼言论为刀剑,相互比划抢占版图,不顾日本介入台海恐将引火自焚的现实,在派阀的修罗场中力争声量。菅义伟眼下因背负了疫情与强办东京奥运的低民调,遭自民党派阀“断尾求生”,但山头战的力道仍难停下。

菅义伟任内,麻生太郎与安倍晋三便是两大右翼造王者,在其默许下,方有岸信夫等政客的“高调表现”。眼下不论河野太郎、岸田文雄,皆缺乏号令多数派阀的力道与本钱,未来的日本内政,仍会是安倍与麻生共同造王的右翼结构,首相之位不论何人在任,皆要受此力道宰制。

而美国已在阿富汗尝到“东升西降”的屈辱,短期内势必不会弃守对第一岛链的经营,如此焦虑碰上日本右翼的万头攒动,自然一拍即合。“台湾牌”的未来,恐不只有中美入局,日本身为场外的埋伏忍者,亦是磨刀霍霍。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