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对流量至上、“饭圈”乱象、违法失德等文娱领域出现的问题,从8月下旬至9月初,中国国家广播电视总局、中宣部、网信办以及文旅部接连发布通知,要求进一步加强文艺节目及其人员管理,从严整治上述问题,树立崇德尚艺的行业风气。

建党百年庆典上向全世界宣告中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之后,共同富裕成为中共高层又一个发力的执政课题。(路透社)

2020年11月初蚂蚁集团在上市前夜被叫停,当年年底的中共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释放“反垄断”信号,舆论便开始强烈关注中共对资本的态度。结合之后官方对教育、房地产、医疗等领域的整顿,以及今年8月17日中共中央财经委员会第十次会议推出的“共同富裕”议题,中国舆论场出现对财产安全、市场发展前景的焦虑情绪。

对于蚂蚁集团IPO被叫停以及之后官方释放“反对资本垄断、预防资本无需扩张”信号,舆论最直接的担忧就是:中共是否传达出对资本的不信任的信号,要打击民营企业在中国的发展和壮大。

不过当时在社交媒体大V发布的科普性或分析性博文带动下,多数网民表达了对蚂蚁集团高杠杆循环放贷模式的不满,指责该模式是“空手套白狼”;也有不少网民质疑蚂蚁集团旗下产品花呗、借呗利率过高,有高利贷之嫌。

及至2021年4月阿里被监管层开出天价罚单,网络舆论猜测,对于马云和阿里巴巴,巨额罚单可能是“祸福相依”。《人民日报》发文评论,称此次处罚“并不意味着否定平台经济在经济社会发展全局中的重要作用,并不意味着国家支持平台经济发展的态度有所改变”。

对蚂蚁集团IPO的紧急叫停以及后续对阿里巴巴集团的天价罚单,舆论场有声音猜测中共是否要拿资本开刀。(美联社)

后继发展显示,从反垄断调查到数据安全调查再到各种合规调查,监管层调查的对象和范围快速扩大,不仅涉及网络,还波及到外卖、出租汽车、教培等。一众民企如阿里巴巴、腾讯、美团、滴滴、百度,以及各种证券公司等都受到调查和处罚。

这些互联网数据平台公司也许还能怀抱希望继续等待公司上市,但校外教育培训机构们已经无望——中国政府7月24日印发的“双减”政策明令禁止学科类教育培训机构上市资本化运作。受此影响,不能上市的名单多了作业帮、猿辅导、火花思维、VIPKID等一连串教育机构的名字。“鸡娃”“内卷”“教育焦虑”等关联词汇也成为舆论讨论焦点。

媒体大多聚焦于“双减”政策对教培行业以及校内外教育影响的报道,认为该政策下发除了整顿校外培训机构的行业乱象外,对整个教培行业也是一次致命的打击。家长的课业辅导负担是否降低仍然存疑,甚至有观点认为,校外培训所谓后,家长的辅导压力或会增大。

8月17日的中共中央财经委员会第十次会议上,习近平宣布在完成脱贫攻坚和实现全面小康社会之后,要“在高质量发展中促进共同富裕”。观察人士分析,习近平强调共同富裕是对邓小平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思想的重大修正,也是中共经济改革和财富分配政策的一次重大转向。

不过在中共大力整顿资本的背景下,再一次引起全球舆论的关注、解读甚至误读。比如,中共高层提出实现“共同富裕”,是否要“杀富济贫”,对大型私企开刀,通过“绑架式”慈善助当局解决贫富不均的问题。而腾讯公司在第一时间宣布投入500亿元人民币启动“共同富裕专项计划”也成了这部分西方媒体眼中的“实锤”。

中共在2021年8月17日的财经委会议上提出了”共同富裕”问题,号召第二个百年在中国实现共同富裕,此议题一出,立马受到广泛关注,共同富裕当然值得称颂,但如何实现是难题。(美联社)

九天之后,中宣部于8月26日发布《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使命和行动价值》。通读这份全文四万多字的官方文献全文可以发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贯穿全文的一条明线。

相继对互联网平台垄断和课外培训行业进行高压整治的同时,中国官方近来还持续加大力度整治娱乐圈与饭圈文化。

中纪委官网题为《斩断娱乐圈乱象背后的资本链条》的专访文章,援引中国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部研究员江宇的观点表示,一些自身素质不高、能力水平不行的艺人能一夜走红,“归根到底是资本逐利的结果”。若任由资本在文艺界无序扩张,就会失去文艺为社会主义服务的作用,“瓦解中华民族的精神家园”。

中共总书记习近平于8月30日的中共深改委会议上,审议通过了《关于强化反垄断深入推进公平竞争政策实施的意见》,要求从共同富裕的战略高度为中小企业保驾护航,被解读为中共高层希望以此稳定市场预期,消除近期舆论场产生的各种怀疑和猜测。

这份“意见”提出,强化反垄断、深入推进公平竞争政策实施,是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内在要求。要从构建新发展格局、推动高质量发展、促进共同富裕的战略高度出发,促进形成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显然,中共已经给出明确答案:反垄断不是运动式行为,而是要逐渐形成一种制度约束,进而成为常态化。同时,也是实现共同富裕的必要举措。

而对切身感受这场变革的中国普罗大众而言,有些政策是值得击节叫好的,比如反垄断和资本无序扩张、规范娱乐圈和饭圈等,但有些做法则是冰火两重天,比如教育双减,即被认为无法从根本上解决当前的教育不平衡问题。风物长宜放眼量,政策落地及其失效还需要进一步检验。拉长时间线,给政策一点时间,方可能看得更清楚。(本文原载于香港01周报,此处略有编辑)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