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年前,时任参议员拜登在出访阿富汗时因一场暴风雪被困山区,当时,随美军一起营救拜登及其他两名议员的阿富汗人,就是翻译穆罕默德(化名)。8月30日美国最后一架救援飞机从喀布尔机场起飞,穆罕默德没法成功登机。

在穆罕默德公开向美国公开呼救后,华府表示将设法营救他们离开阿富汗。可是,无法逃离而身处险境的阿富汗人,又岂只穆罕默德一家呢?

《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在同穆罕默德取得联系后,在8月31日的白宫新闻发布会上念出了穆罕默德给拜登的信。这次,他希望曾经的参议员、现任美国总统拜登能救出他和他的妻子及四名孩子:“总统先生您好:救救我和我的家人吧”、“别忘了我在这里。”

穆罕默德的遭遇充满讽刺性,却只不过是不可计数的被遗留在阿富汗、被拦在喀布尔机场外的美军盟友、前工作人员当中一个显眼的案例。除了曾为美方工作的人员外,还有新闻记者、女性权益倡导者等高风险人员,以及少数自愿留下的美国公民留在了阿富汗。

2021年9月1日,美国总统拜登在华盛顿白宫宣布阿富汗战争结束。(AP)

尽管拜登把撤离行动称赞为一次“非凡的成功”(extraordinary success),但政府并未公布被成功撤离的人员的明确数字,更没有公开过本来计划撤离多少人——美国中央司令部司令麦肯齐(Kenneth McKenzie)这样交出答卷:“美国及盟友的航班共计撤离逾12.3万平民”,但同时也承认“没能把所有我们希望救出的人救出。”另一方面,拜登在9月1日坚定的表示:“我没打算延续这场没有终点的战争,也不准备为一场没完没了的撤离延期。”

《纽约时报》(The New York Times)引述战时同盟协会(Association of Wartime Allies)及研究人员就国防部年度报告分析所得数据,估计在撤离行动一周前,仍有至少25万有权获发美国签证的阿富汗人尚在等待救援,而当时美军撤离行动的效率大约保持在每天2万人次,即便军方能在31日的最后期限前维持该速度,也只能在余下的25万人中撤离最多14万人。实际上,撤离活动最终由于天气及恐怖组织袭击等原因,提前一天结束。

被留下的穆罕默德

对于曾帮助营救拜登的穆罕默德,白宫新闻发言人普萨基(Jen Psaki)对其当年的帮助表示了感谢,并回应称:“我们会把你带出来的。”

2021年9月1日,坎大哈,塔利班武装分子坐在悍马车上准备沿着道路游行,庆祝美军撤出阿富汗所有军队。塔利班军队接管了阿富汗。(Getty)

2008年,穆罕默德在为美国陆军担任口译员期间,突遇美军两家直升机因暴风雪紧急迫降在阿富汗边远山区,当时机上就有拜登和时任民主党参议员、现任美国总统气候问题特使克里(John Kerry),当时,美方雇佣的私人保安队及陆军士兵一边密切周边是否有塔利班武装分子,一边由机组人员发出紧急求助信号。16公里之外,美军在前一天的一场大规模战斗中杀死了二十余名塔利班叛乱分子。

在离直升机最近的巴格拉姆机场(Bagram Air Field),富有在环境险恶山区工作经验的穆罕默德跳上车,和其他美军士兵一同驱车前往山区进行营救行动。

多年以来,穆罕默德与美军长期共事、参加100多场战斗,因此合符申请美国“特别移民签证”(Special Immigrant Visas,SIV)的资格,最终因为其供职的国防承包商丢失相关记录,持续了数年的签证申请流程最终无法推进。十多年后,塔利班占领喀布尔,穆罕默德和其他普通民众一样,跑到喀布尔机场碰运气。美军虽允许他本人进去,妻子和孩子却被拒之门外,穆罕默德因此最终没有上机。

阿富汗局势:图为8月29日,法国撤侨包机抵达巴黎西部一个军事基地。(AP)

失败的民间撤离行动

数以万计被遗留下来的阿富汗人,都像穆罕默德一样,是在过去二十年间曾以翻译、顾问等身份为美国政府或其他美国组织工作的人员及其家属,这些人都有权获发特别签证、且被判定为可能面临塔利班报复的人员。

在官方撤离行动以外,许多曾参与美军在阿富汗安全活动的前美方人员也在自发组织撤离活动。前美国中情局探员Matt Zeller告诉《纽约时报》记者,他创办的组织No One Left Behind调动了许多人在阿富汗帮忙带数百名特别签证持有者、且遭塔利班报复风险较高的人员前往喀布尔机场,但却在国务院所设关卡被拒。

国务院一位官员在8月20日表示,为了优先安排一些美国公民和绿卡持有者撤离,一些阿富汗军方的翻译人员及其他盟友遭到了拒绝。美国方面虽希望与塔利班协商延长撤离行动的最后期限,但最终未果。

9月1日,塔利班武装分子在坎大哈的一条道路上挥舞胜利的手势,庆祝美国从阿富汗撤军。(Getty)

未来

对于这些遗留下来的美军关联人士,美国政府表示撤离行动将会继续。用中央司令部司令麦肯齐的话说:“军事层面的行动已经结束,而外交行动则从现在开始。”根据上周日一次多国联合新闻会上的消息,塔利班方面承诺允许所有外国人,以及其他拥有别国颁发的出入境文件的阿富汗公民离开。但没有人能肯定塔利班会否兑现他们的诺言。

法国总统马克龙(Emmanuel Macron)上周提议,在喀布尔建立联合国名下的“安全区域”,为相关人士提供人道主义援助和后续的撤离安排,并表示“无法想像有人会反对确保安全的人道主义行动”,但随后安理会的决议却没有与“安全区”相关的安排,只提及塔利班将遵守其承诺,准许后续撤离。

目前,阿富汗的民用机场均停止运行。塔利班则在卡塔尔和土耳其政府进行协商,寻求其帮助来维持民用航班的运行。除了徒步之外,这将会是日后许多人离开阿富汗的唯一途径。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