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几个月前,可能没人会怀疑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Rodrigo Duterte)在明年大选中间接绕过一届任期限制、竞选副总统的摄政之路会遇到阻碍。他是菲律宾有史以来最受欢迎的总统,任内支持率几乎一直维持在七成至九成间,只是近来因疫情反弹才稍稍跌至58%,其女儿萨拉(Sara Duterte-Carpio)也在总统候选人中大幅领跑,竞选广告贴满了大街小巷,预示着一个杜特尔特王朝的来临。

不过,杜特尔特曾经的坚实盟友、传奇拳王帕奎奥(Manny Pacquiao)近日与其大决裂,一度试图夺取执政党主导权,突然为这场结局似已注定的选举注入不确定性。

如果说杜特尔特有什么忌惮的竞选对手,可能非帕奎奥莫属。两人同样出身寒微,为硬汉形象,深受厌恶精英政治家族统治的底层阶层欢迎,帕奎奥从贫民窟到世界最伟大拳王的励志经历,更是成为千万菲律宾人的偶像,一有他的比赛便万人空巷,甚至到了游击队和军方为观看他比赛而短暂休战的地步;两人立场相近,同样主张对毒贩开战、恢复死刑、打击腐败,这都是民众支持率较高的政策。

就连两人主要票仓都同为菲律宾三大岛群最南方的棉兰老岛。杜特尔特在该岛北方第一大城市达沃市(Davao City)担任市长22年,这一大本营现正由其儿女掌管。帕奎奥同样也是该岛出身,从2010年当选议员(先众议员后参议员)起建立以该岛南部省份萨兰加尼省(Sarangani)为中心的政治地盘,目前其家族中另有两个弟弟为众议员,其妻也曾担任过萨兰加尼省副省长数年。

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计划通过明年5月大选竞选副总统摄政。(美联社)

昔日盟友反目成仇

本来,自帕奎奥2016年加入执政联盟下的民主人民力量党(PDP-LABAN)以来,两人为坚实的政治盟友,杜特尔特2016年在出席帕奎奥生日会时还调侃对方也可以成为总统,因此帕奎奥曾被广泛认为是杜特尔特属意的接班人。但随着杜特尔特从去年起越来越频繁地暗示自己可能竞选副总统、从而利用司法豁免权逃避调查,并暗示帕奎奥勿要参选,两人就开始渐生嫌隙。

双方暗战在去年12月正式打响。当时民主人民力量党元老、参议员皮门特尔三世(Aquilino Pimentel III)突然放弃党魁一职,在未有经过党内选举程序便交棒帕奎奥,该党就此分裂为两大派系,一边是杜特尔特及其新带入党的亲信,一面是帕奎奥及其身后不愿杜特尔特世袭的党内元老。

此后,帕奎奥开始出声攻击杜特尔特,在中菲4月于南海发生一系列争端后,帕奎奥斥责杜特尔特立场软弱,还自行写信给中国驻菲大使,要求中方撤走相关船只,杜特尔特则反指对方在南海问题上“了解十分浅薄”;帕奎奥还称本届政府的贪腐程度是上届政府的三倍,有104亿菲律宾比索(约13.5亿人民币)抗疫资金被贪污,杜特尔特则拍桌子要求对方拿出贪腐具体名单来。

从7月起,斗争进一步明面化。杜特尔特亲信、能源部长库西(Alfonso Cusi)和帕奎奥开始互相罢免对方派系高层,并各自向选举委员会提交明年总统参选名单。帕奎奥一派指责库西一派试图推举属于另一党派的总统女儿萨拉为候选人,此为叛党行为,库西一派则反批帕奎奥党魁职务未经合法程序,主张将其罢免。在斗争白热化时刻,帕奎奥一派8月29日还自行召开党代会,试图罢免杜特尔特的党主席职位。

菲律宾传奇拳王帕奎奥是该国最受欢迎人物之一。(美联社)

至此,PDP-LABAN两派正式决裂,究竟谁才能真正掌握党权并代表党派出战?从目前来看,杜特尔特无疑占据上风,2019年中期选举的大获全胜使其派系牢牢占据党内人数优势,选举委员会也由杜特尔特任命的人员主导。不过,在菲律宾,党派往往只是政客工具,党内胜负并不重要,真正的战场还是在明年5月大选。届时,投票倾向已由政治家族主导型向政客个人魅力主导型转变的菲律宾选民,将在史上最高支持率总统与史上最受崇拜运动员间作出抉择。

从精英政治转向魅力比拼 大选结果难料

说起菲律宾政治,其最大特点就是政治家族轮流坐庄、各掌一方。在西班牙和美国先后近四个世纪的殖民下,各大家族沿着从封建地主到政治权贵的路径发展,独立以来16任总统有四分之三出身传统政治家族。目前菲国政坛大约由160个家族把持,自1986年推翻独裁者马可斯(Ferdinand Marcos)以来,平均七成众议员、八成地方省长都出身政治家族,他们依靠多年掌权的政经优势与选民进行利益交换甚至购买选票,从而牢牢握住固有地盘,而非依靠意识形态或政治纲领当选,这种徒有其表的形式民主让许多选民都没有切实参政感。

杜特尔特和帕奎奥虽然也都发展出自己的政治家族,但他们更突出的特点是广受普罗大众欢迎,能够有效动员普通选民,而非像过往总统候选人那般,主要是靠承诺各大家族、在预算中分好猪肉即可。

说话粗俗、立场强硬的杜特尔特2016年的横空出世,就被认为是菲律宾民众厌恶精英家族轮流坐庄的标志。他2019年中期选举时更是推迟预算案、还否决了950亿比索的公路建设拨款(这往往是给议员分猪肉的主要资金来源),使候选人无法以承诺国家资金来吸引选民,而是直接诉诸杜特尔特式风格——以煽动性语言攻击精英、强调重视普罗大众福祉。

不过,杜特尔特这种选举套路,对于政治家族精英来说可谓无往不胜,但遇上形象定位相似、人气极高的帕奎奥来说,仍能稳坐钓鱼台吗?

菲律宾2016年总统大选和2019年议会选举,都显示出选民开始更注重政客魅力,图为2019年民众等待投票。(Getty)

当然,杜特尔特有其巨大优势,他是有史以来最受欢迎的总统,执政前四年GDP增速保持在6%以上,死亡数高达8,000人的禁毒战争虽然伤及许多无辜,但也显著加强了国家治安,同时也大致平息了棉兰老岛上的穆斯林叛乱。其努力加强基础建设、振兴制造业的“大建特建”(build, build, build)计划也是正面评价居多。

但帕奎奥同样优势突出,他的传奇故事对所有菲律宾人来说耳熟能详,这在一个普遍存在经济不平等和排他性政治的国家,可谓是“菲律宾梦”的典型例子,能够强烈激发选民共鸣——而诉诸情感正是菲律宾选举政治的新特点。此外,他成名以来致力于慈善事业,因此在穷人中格外受崇敬,其财力也能支持起一场昂贵的选举活动。

帕奎奥现在的策略也可说较为精明,他利用了菲律宾国民普遍对中国的反感——菲民调公司Social Weather Station去年研究显示该国民众对中国不信任度比信任度高出36个百分点,该国今年上半年疫苗项目进展缓慢也被认为是民众不信任科兴疫苗的结果。另外,如果他真能让民众普遍相信杜特尔特政府贪污抗疫资金的话,应能吸引在疫情期间受重创的大量普通家庭,伤害杜特尔特反腐英雄的形象。如果他还能巧妙诉诸民众对独裁者马可斯的痛恨、激发民众对杜特尔特政治王朝独裁的潜在担忧的话,这将是另一个显著得分项。

在菲律宾民众不再习惯性地选择当地政治家族,转向注重总统个人魅力之时,两大极高人气政客的对垒使这场选举变得难以预料,也让杜特尔特明年当摄政王的设想充满不确定性。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