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大博弈是人类历史21世纪的主旋律,主旋律进入2021年之后,出现的则是台湾乐章。

中美间的小、中、大形势

可以从三个角度来观察台湾乐章是如何演绎的。“小”形势,是美国常务副国务卿舍曼(Wendy Sherman)在近乎屈辱下访华。首先,期待与中国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会谈而不可得,只能与中国外交部排序第四的副部长谢锋举行会谈;然后,接受王毅部长的会见。其次,堂堂全球首席大国的二品官员来访,却不能入京,罕见地只能在天津“打尖”。第三,在与谢锋会谈及与王毅会见时,分别收到了中方的两份清单(“纠错清单”与“关注清单”)的作业及三条底线的警示。如此安排之下,舍曼仍访华,因为她有一个必须促成的任务,安排她的上司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与中国外长王毅的外长级会谈。至于后者,原本也不是什么太至关紧要的事,但这次不同,布林肯如能接着访华,美方要建议在今(2021)年10月底的意大利罗马G20峰会中,额外安排中、美两国元首峰会。

▼美国副卿舍曼的中国天津之行,背后透露美国“绝不能不做老大”的焦虑与压力:

“中”形势,是近年来大家都注意到的美国对华的强硬态度,以及中国终于也不抱幻想,开始对美国展开的强硬反击。美国自2017年特朗普(Donald Trump)上台后,就发布了《美国国家安全战略纲要》,列出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最大威胁的三大对手,中、俄被视为“修正主义强权”,排名在独裁政权及恐怖组织与恐怖分子之前,中国又在俄罗斯之前。自此之后,特朗普即展开了一系列、全方位的对华打击,力道之猛,下手之狠,形同把中国往死里打,但综合评效不佳,甚至往往适得其反。特朗普下、拜登(Joe Biden)上,延续特朗普策略,甚至力道更猛、更狠,而且改特朗普的单打独斗为合纵连横,创建全球统一战线,逼全球一众国家选边,在这样的形势下,中国终于逐渐看清了形势,不再抱持幻想,从思维与行动上展开了对美国的反击。

▼中美高层阿拉斯加交手,杨洁箎对美方表态“中国人不吃这一套”,瞬间成为网络金句:

2012年年中,中共十八大习近平上台后,针对中美关系及全球形势,向美国充满善意地提出了“新型大国关系”的理念与倡议,中国的动机想必是希望绕开美国老大、中国老二,甚至不久将来还会发展为风险更大的中国老大、美国老二(以GDP为指标)的“修昔底德陷阱”(Thucydides’s Trap)。中美“新型大国关系”四条倡议:1. 不对抗;2. 不冲突;3. 相互尊重;4. 合作共赢。未料中国屡次提出,美国始终未作回应,其缘由在接下来的大形势中会分析。事实上,美国对中国“新型大国关系”的真正回应是反其道而行:1. 对抗;2. 冲突;3. 毫不尊重中国;4. 破坏合作,寻求独赢。美国的蛮横霸道,甚至越来越明显地把中国往死里打的迹象,终于让中国在2021年3月18日的阿拉斯加最高级别外交官员会谈时展开了反击,中方代表中共外事工作委员会秘书长兼办公室主任杨洁箎当面对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及国安顾问沙利文(Jake Sullivan)说:“你们美国没有资格居高临下,要从实力地位出发与中国对话;中国人不吃这一套”。中方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也说:“你们美国这个老毛病要改一改了。”这是序曲,接下来的,就是前面提到的中美双方在“天津会谈”的场景。

至于“大”形势,这才是一切现象的本质。大形势是我认为作为21世纪的全球两强,中美两国逻辑上很难绕得开“修昔底德陷阱”。最早提出此一概念的美国哈佛大学教授埃里森(Graham Allison)在研究并统计了人类近500年来全球一共16对老大、老二关系后指出,其中12对即75%概率的老大、老二发生了战争,幸免一战的是剩下的四对即25%的概率。看来中美之间要进入25%概率的机会不是很大。

美国绝不能不做老大

主要的逻辑之一,是美国非做老大不可,或美国绝不能不做老大。因为从上世纪下半叶以来,美国作为全球霸权的基础是创建在一个“美债、美军、美元”的正向循环之上的,即“以美债养美军,以美军挺美元,以美元撑美债”。只要维持正向循环,美国就能靠这“三美”不断壮大其综合实力。但问题是这三美循环在循环中不能出现哪怕是任何一个小环节的断链,一旦断链,那就一垮全垮,也即是说美债、美军及美元全垮,而且还会止不住的持续垮。此即意味着美国一旦做不成老大,不像别人还可以退而求其次做个老二,美国一旦做不成老大,那么老二、老三甚至连老四都未必做得成。所以说,美国绝不能不做老大,任何会威胁它老大地位的对手,都必须一律往死里打。对付上个世纪的英国、德国、日本、苏联是如此,现在对付中国也必须如此,没有丝毫妥协余地。

主要的逻辑之二,是中国(最终发现)也非做老大不可。应该看到,中国从1979年改革开放伊始,就一直以“韬光养晦”自持,尽量放低姿态。但三四十年的快速增长,让中国GDP在全球的排名很快从1979年的第15位上升到2010年超过日本的第二,并且,如无意外,当在2030年之前(即2028年前后)超过美国成全球之首。目前美国老大、中国老二的形势已让美国对中国作出如此强烈反应,可以想像几年之后,美国已做了超过一个世纪的GDP霸权果真被中国取代,将会出现何种强烈反应。所以,中国迟早会发现中国只想做个低姿态的老二绝难如愿,所谓“树欲静而风不止”,美国是绝对不会手软,肯定是下决心要打趴中国的,这是我早些年就看到的逻辑推论。所以,形势一定会发展到最终让中国不得不面对现实,现实是形势逼得中国也非做老大不可,否则老二、老三也未必做得成。

美国与中国,逻辑都吊诡地会发展到“绝对非做老大不可”,这即是21世纪中美大博弈的主旋律发展到2021年的新形势。

了解了宏观的大形势后,就能很容易地看懂“中”形势下美国自2017年特朗普上台以来连续两届美国政府对华的强硬战略了。现在的关键是如何观察与解读“小”形势──即从今年3月阿拉斯加到7月天津双方在两埸会谈中越来越尖锐的硬碰硬新形势。

美国总统拜登今年6月展开的欧洲行,是其上任后首次海外访问,也是美国当前“合纵连横版印太战略”的一部分。(多维新闻)

应该看到美国自2009年奥巴马(Barack Obama)上台对中国采取重返亚太战略,到特朗普时代的印太战略再到当前拜登合纵连横版的印太战略,都未能起到遏制中国崛起的作用。而且,整个中美博弈态势还在朝三个不利于美国的方向发展:

一、中国崛起势头不减,而且还有越来越全面化的现象。除了GDP,中国在产业、科技、军事、太空等各方面都在紧追美国,更甭说在制造业、基础建设、扶贫小康社会建设等领域早已碾压美国了。

美国倒逼中国困中求活

二、美国对中国的针对性打压封锁非但往往无效,甚至反而出现倒逼中国困中求活的结果,从全球定位北斗、预警机、航母阻拦索、太空站、亚轨道可重复使用飞行器等等不胜枚举。对美国而言,往往陷入了无计可施的窘境。

美国对中国发起的科技战,反而逼使中国加速发展脚步。图为2020年6月23日,中国北斗三号全球卫星导航系统最后一颗组网卫星在西昌卫星发射中心点火升空。(新华社)

三、更让美国忧心的,是中国快速崛起,让美国“美债、美军、美元”的三美循环的每一个环节都面临被冲击的威胁。此等形势,在全球去美元化方兴未艾,美国债台高筑,持续QE(量化宽松)导致通胀压力日增下,尤其显得严峻。2008年的世纪金融海啸,当时靠中国向美国大举购入美国国债及中国采取极为扩张性的经济政策的方式纾缓了压力,化解了危机。但中国也因此面对了产能过剩、库存过多、杠杆过高的昂贵代价。在当前已然不再和好的中美关系下要中国再次伸出援手,应无可能。

美国手中的三张牌

于是,在这样的情况下,美国手中只剩下了三张牌:新疆人权牌、病毒溯源牌、台湾交换牌。其中新疆人权牌效果有限,情况类如香港,美国使不上劲,出拳打到了棉花上;病毒溯源牌是只刃剑,搞不好会伤到自己,而且将必然更进一步恶化两国关系;最后还剩下的就是台湾牌了,但台湾牌真管用吗?我认为,或许也已经错失了最好的时机了。

拜登对华的“牌桌博弈”,在新疆牌、香港牌无以为继之后,台湾牌还能够打多久,令外界打上一个大问号。(多维新闻)

美国拜登总统任命的现任国安顾问沙利文,2011年奥巴马时代担任国务卿希拉里(Hillary Clinton)的办公室主任。2016年公布的维基解密揭露一段秘闻,在一封沙利文给希拉里的电邮中,沙利文引用一篇海军战队军官的“弃台论”,建议美国以放弃台湾换取抵销中国持有的1.14兆美债。当时希拉里回复:“我看过了,觉得是个聪明的建议,我们可以讨论看看。”

事隔多年,2019年9月,他与前国务院亚太助理国务卿,目前被拜登任命为印太协调总监的坎贝尔(Kurt Campbell),在《外交杂志》共同具名发表《没有灾难的竞争》,文中提到,“由于台湾涉及复杂的历史因素,一个不片面改变现状的默契也许是可能想出的最好状态。”但这或许是沙利文的美好的期望。因为2020年5月他又表示,“也许是今年或明后年,中国有可能会对台湾采取某种‘不对称的军事行动’”。看来,沙利文对中美关系及台湾在中美关系中的角色及台海局势的变化一直有着相当准确的掌握。但不知又过了一年多之后的现在,特别是在今年3月身为国安顾问与国务卿布林肯一道在阿拉斯加与杨洁箎和王毅硬碰硬之后,对台海形势与中美关系有无新的观察与看法。

我如果是沙利文,对中美关系及台湾牌在中美关系中的作用,当会有“大势已去”之感。

“北京对台策略的路线图”

逻辑分析,根据的是我认为的“北京对台策略的路线图”。分六个部分:

一、决心:应无任何悬念。以下三个考虑中的任何一个,都让北京当局解决台湾问题,实现两岸统一,下定百分百的决心:1. 国家领土与主权必须完整,不容分割;2. 追求与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3. 地缘战略上,冲破第一岛链,直出太平洋,彻底扭转西太平洋中美双方的战略态势。

二、方式:尽量争取和平统一,但若和平统一无望,“也不能让它一代一代拖下去”,不排除武力手段。如若采取武力手段,则需具备及考量以下四个条件与形势。

三、军备:1979年改革开放初期,邓小平决定“一切以经济建设为优先”,所以国防摆在次要,军备发展明显滞后。以致在江泽民任期内,中国面对的四次军事挑战,1993年中美之间的银河号事件、1996年的台海危机、1999年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被炸事件及2001年中美南海撞机事件,中国不是处于下风,就是应对吃力。北京当局乃从1996年海峡危机后决定加强军备发展,将军费支出增长率经常提高至两位数字,至少超过经济增长率。此一趋势基本延续至胡锦涛时代迄习近平时代,至今已有25年。中国军备现代化成效明显。2013年习近平上任后,在此基础上更进行强力反腐、南海造岛及军事改革,这一切,都是在强大的经济增长动力下获致的。一个国家以25年的时间,持续超强发展军备,这在和平时期绝无仅有,肯定有极强的针对性。

四、战术与演练:军备与军改条件具备后,必须有同样是针对性的联合作战操演。近一、两年,解放军五大军种频密性地围绕台岛演练,事非寻常,有目共睹。

▼解放军东部战区密集军演,对美国和台湾释出重大警讯:

五、民心民意:大陆民间针对台湾台独形势的反感持续升高,对于尽速解决台湾问题的民意极为强烈。目前此等民意与情绪在很大程度上还是受到官方有意的缓和及冷却的。

六、时机:最后,就是时间点的拿捏了。美国印太司令前后任司令官分别预测是六年内或更早,沙利文则判断有可能在今、明(2022)两年,见仁见智,但同感迫切,却相当一致。

“台湾牌”不会一直摆在牌桌上

最后,再谈谈“台湾牌”之于美国作为谈判筹码,其效用之动态理论分析。很简单,在西太平洋,若美军实力远大于中国,则台湾牌效用很高;若双方实力相近或旗鼓相当,则台湾牌效用下降;若中方实力已较美方胜出,且差距还在拉大之中,则台湾牌失去效果。

所以,美国能打台湾牌的时间窗口是有限的,稍纵即逝。至于现在是否还在窗口之内,也许沙利文心中有数。

(本文作者石齐平,系香港凤凰卫视资深评论员;经《海峡评论》授权转载,原文标题为《美国打“台湾牌”还有多长的时间窗口:评21世纪人类历史的主旋律中美博弈》)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