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脑极体

  最影响人类生命质量的疾病排在首位的就是癌症了。古人谈虎色变,今人谈癌色变。

  癌症这类疾病早已经不是年老体弱的人专属,而是越来越趋于年轻化。有多少人每年体检完,最不敢面对的就是体检单,贾玲在春晚的小品中也曾调侃:小病不用治,大病治不了,去体检,反而耽误事情。其实大家心知肚明平日的生活习惯都是个什么鬼样儿,隐隐约约地老感觉自己离癌症这些疾病比较近,生怕查出个大病。

  我们害怕癌症,是身体有症状表现的时候一般都是癌症晚期,基本上没有治愈的希望。但是生命的尽头不是宁静祥和。无论治疗与否,都给患者和家属带来巨大的痛苦。化疗的痛苦与副作用几乎将病人的生命力磨灭:大把地掉发,没有血色和气力的身体,吐不完的苦水,病症的痛苦等。如果周围有亲戚朋友化疗过,或者目睹过这种情形,那么化疗给他们带来的痛苦和震撼将难以磨灭。而作为旁观者的我们仅仅是看着都受不了,更别说经历病症的患者了。

  癌症除了化疗、放疗这种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方式外,还有没有一些新的、温和的、痛苦小的治疗和研究呢?

  磁场消杀癌细胞 

  今年7月下旬,美国休斯敦卫理公会的 David Baskin 教授团在 Frontiers in Oncology 期刊发表了一项新的研究,仅仅使用磁场治疗脑癌5周,无创无毒缩小31%脑部肿瘤。这个实验是世界首例运用磁场治疗脑癌的人体临床实验。

  研究团队在患者身上使用磁场之前,已经在体外肿瘤细胞和小鼠实验中证实了这种疗法的效果。他们发现mT级别强度的磁场,会影响线粒体膜通透性,破坏线粒体网络,导致癌细胞依赖性细胞凋亡,而这种作用对其他正常细胞并不致命。

  稍微解释一下线粒体与癌细胞的关系,可以更好地理解磁场治疗癌细胞的原理。线粒体是细胞中提供能量的细胞器,被称作细胞的能量工厂,而快速分裂的癌细胞是严重依赖线粒体的,因为线粒体可以源源不断地为其提供能量。不过一些研究发现,有些癌细胞不依赖线粒体提供能量,但是在肿瘤增殖变大的时候如果没有线粒体的参与,癌细胞也无法增殖。磁场治疗脑癌的方案中,可以在不影响正常细胞的前提下,破坏癌细胞依赖的增值细胞们。

  研究团队具体的治疗方案是开发一款头戴式无创振荡磁场肿瘤治疗仪,对一名53岁的复发性胶质母细胞瘤患者进行了实验性治疗,每天使用两小时,治疗5周后,他的脑部肿瘤缩小了31%。

  该疗法的可观效果代表了一种安全有效的胶质母细胞瘤新疗法,与现有开颅手术或者化疗等治疗方法相比具有很多优势,无创无痛无毒的方法在减少肿瘤增殖的同时,还能极大减少病患的痛苦,对脑癌患者来说真正是福音。

  不过不幸的是,参与治疗的病患在还未结束治疗的阶段,因为摔倒导致了严重的闭合性颅脑损伤,不得不停止继续磁场治疗,3个月后患者去世。

  这个治疗脑癌的方案只是个实验性治疗,目前仅有这一例临床试验数据,虽然病患没有完全接受完诊治疗程,但短暂的时间内,其治疗效果与当前的肿瘤电场治疗方案相比,肿瘤消退更快且副作用更小,给医生和患者带来了很大的希望。当然,肿瘤磁场治疗还需要更多研究,为后面无需化疗、放疗、有创的脑瘤诊治的未来提供理论和临床支持。

  癌细胞灭了癌细胞  

  过去的一个世纪,治疗癌症的主要思路就是杀光体内的癌细胞,科学家们不断寻找精确作用于肿瘤细胞的靶向药物,在杀伤肿瘤细胞的同时减少对正常细胞的影响。但是各种治疗方案在五花八门且生命力旺盛的癌细胞面前,起的作用似乎不大。就像用杀虫剂消灭害虫,也会有耐药种群出现,副作用大并且不能根治,只能延缓生命的周期,未知的发病原因、肿瘤的耐药性都让医生和病患感到绝望。

  无限增殖的癌细胞,其实也跟其他生命系统一样,同样会遵循生命演化的自然法则。那么一种新的抗癌新思路随之也兴起,它的核心思想来自于达尔文的演化论。为了不让耐药癌细胞不可控,科学家选择低剂量给药,留下一些对药物敏感的癌细胞,让癌细胞互相竞争、互相压制,从而将肿瘤维持在可控的大小,患者预期寿命也会显著延长。

  通常,医生的治疗方案是让患者服用大量化疗药物,以彻底清除患者体内的肿瘤细胞,而这些化疗药物对肿瘤区域的细胞好坏通杀。起初化疗都很有效,肿瘤会逐渐减小或者消失。然而一段时间后,肿瘤就有可能复发,并具备了耐药性,就像害虫进化出应对抗杀虫剂的耐药能力一样。

  既然癌细胞生命力如此旺盛,在无法根治肿瘤的情况下,科研人员和医生也尝试新的思路,运用生命演化的法则来尽可能地阻止肿瘤生长和转移。只是对病患施用适量的药物,使肿瘤保持较小的状态,并不试图全部杀死它们。这样做,可以保持一定数量的对化疗药物敏感的细胞,在它们还未产生抗药性能的时候,药物对它们有效,它们也可以很好地压制耐药肿瘤细胞的数量。

  不过这种治疗方案还是在一些对现下其他治疗方案,比如化疗、手术、激素、免疫等疗法都无效的病患身上使用。通常是对病人进行一个月的少量药物投喂,肿瘤减小一半后便停止治疗,减少“最大耐受剂量”的药物带给病患毒副反应和痛苦,在尽可能地保证生命质量的前提下延长生命周期。

  在农作物害虫妨害方面,我们知道杀虫剂并不是最好的消灭害虫的方法,并且滥用杀虫剂带来的问题更加严重。而运用生命演化的思路来进行生物防治,比如对付蝗灾,我们在新闻中经常可以看到在蝗灾严重的地方投放鸭子,效果更好。肿瘤领域,大量的化疗、放疗方案可以考虑换一下思路,适量的药物让癌细胞产生竞争的机制,以控制癌细胞的增殖,在不能治愈的前提下,与癌细胞共生也是一种新方案的选择。

  无论是运用哪种方案来治疗癌症,我们发现对于癌细胞都是抑制的方案,赶尽杀绝也好,了解发病原因提前预防也罢,似乎并没有找到合适的方法去避免。有些人一辈子抽烟喝酒也没有患病,有些人生活规律作息良好,但也走上了抗癌之路,这都找谁说理去?

  虽然现在的医疗水平对于大部分的癌症束手无策,很多癌症被发现时候都已经是到晚期,但磁场、电场、生物演化等新方案,无论是对生命质量的保障还是生命的捍卫都有积极的作用。

  即便不能治愈肿瘤,我们也可以利用新兴的技术和演化的思路,设计对应的策略以获得最佳的生命质量。这些策略和新思路治疗不是消极被动地妥协。新思路的模型也会反哺给科研人员去揭开更多的肿瘤谜题。生物生命与科技都在进化的路上,科研人员、医生、病患都在抗癌的一线,让生命接受当下最好的治疗方案是大家共同的祈愿。没有人在原地等待,大家都在积极地面对生命和未来。


新闻来源:新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