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庆阳镇原县姜曹村在2018年曾经发生一宗命案,7岁女童曹某遭人猥亵、杀害,并且尸体被以胶绳吊在约2米高的树上,同村另一名9岁男童贝小胜(化名)被警方认定是凶手。

小胜家人不满意警方的调查结果,甚至连受害人家属都表示不相信。小胜家人此后一直上访,但镇原县检察院日前向镇原县人大会常务委员会汇报相关信访的办理结果,指覆查结论维持认定案件没有问题。

小胜父亲强调不能接受这个结论,还会继续申诉。

案发在2018年4月22日,根据警方披露的细节,当天15时许,小胜与祖父前往离家2.5公里外的山沟采药,小胜在17时许独自回家。小胜约10分钟后离家外出前往自家打辗场,途中遇到独自一人的曹某。小胜叫上曹某一起玩,追跑过程中小胜将曹某推倒在地,坐在腿上将曹某的衣领向下拉,并用随身携带蓝色笔在胸部上乱画。曹某大声哭泣,试图阻止但不成功。小胜为防止曹某继续哭泣被人发现,就用手掐住曹某的颈部致其窒息死亡。警方提到,小胜在曹某死后有猥亵尸体,然后在自家窑洞找来一根绳子,将曹某吊在树上。

警方在情况报告中有详细说明认定小胜为疑犯的过程。警方一方面在当地采集149份血液样本,与案发现场提取的绳索上DNA作比对。警方发现其中2人高度一致,该进一步采集相关所有家族成员DNA送检,最终确定小胜有作案嫌疑。另一方面,警方在传唤小胜时,曾经对其先后7次讯问,小胜每次均作出有罪供述。此外,警方有安排现场模拟实验及进一步调查相关证人,最终认定小胜涉嫌故意杀人。

对于此案,陆媒采访曹某的父亲曹金鹏,他表示女儿与小胜身高相约,都只有1.2米左右,“一个和我女儿差不多高的小孩要把人掐死,还吊到2米多高的树上,连我都不相信。” 曹金鹏认为,真凶或许另有其人,“你随便去问村里哪个人,都不会相信小胜能杀死我女儿。”曹金鹏更称,曹姜两家虽然住得很近,但小胜很少与曹某一起玩耍。曹家人不相信小胜是凶手,但就极度怀疑当时陪同在小胜身边的祖父。

小胜家人就此案多次前往各个部门申请覆议,及至2021年4月,甘肃省检察院向小胜家人送达书面答复函,认为曹某被害确是小胜所为,事实清楚、证据确实,镇原县公安局侦办案件程序合法。小胜父亲拒绝签字,认为答复函未解释清楚疑点,只有结论性的内容,希望透过信访启动异地调查,找到真相。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