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中共官方针对资本市场的一系列整治动作,引起了台湾社会不小的关注。特别是此前习近平对“共同富裕”的倡议,到对于流量明星、劣迹艺人、“饭圈”文化的整顿,再到限制未成年学生玩线上游戏的时间,让许多台湾民众发出了“共产党管太宽”、“匪夷所思”的质疑,认为国家公权力的触手不应该伸入人民的精神与生活领域。

▼近年被中国大陆官方批评的“劣迹艺人”们:

两岸的网络舆论圈,为了“中共到底想做什么”出现了论争。例如有一位过去以批判台湾蓝绿两党“亲美媚日反中”的图文作家,认为中共整顿娱乐圈的做法,将会使得资本“从善如流”,“掀起一波拍摄主旋律戏剧、电影的风潮”;他也讽刺,大陆的小粉红们与台湾蓝绿侧翼并无二致,以“资本”之名为官方无理的作为卸责。来自中国大陆的网友则认为,台湾人在看待类似的问题时,并不理解当下资本垄断在大陆的严重性,台湾还是惯以戴着有色眼镜在解读大陆问题;有的大陆网友还为此开酸:台湾的“韭菜”们,竟当起了“资本”的守道人。

平心而论,台湾和西方舆论在看带中国大陆时,确实经常从自身的生活经验和制度惯习出发,直接套用在中国大陆身上,从而据此判断良窳,而忽略了背后更为深层次的历史与脉络差异,以及由此派生出来的“三观”不同,形成了两岸之间对同一事件的鸡同鸭讲现象,甚至是“用明朝的剑斩清朝的官”的吊诡。

在中国大陆中小学开始新学期之际,中国国家新闻出版署8月30日推出新规,针对网络游戏伸出重拳,规定18岁以下青少年每周玩游戏时间最多为3小时,并且只能在周末和节假日进行。(VCG)

其中一个很大的认识误区,便是站在习以为常以新自由主义为内核的资本主义世界观,去衡量改革开放之后的中国大陆,从而论断、嘲讽所谓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不过只是“全面走资”的“烟雾弹”;却忽略了中共体制的社会主义底色,也忽略了中共将资本主义视为社会主义发展过程里扮演的阶段性积极作用,两者并不是非此即彼的互斥关系。这个认识误区所带来的结果,便是将中国大陆看成一个“畸形”的“怪胎”,制造出本质为西方视角的“国进民退”稻草人,对它发起一波又一波的批判与进攻。

在台湾,过去国民党政府长年的“反共”教育,将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简单曲解为“共产共妻”,借此一方面树立台湾民众对中国大陆的反感与恐惧;另一方面巩固台湾政权的统治根基,就算“民主化”之后“政党轮替”,民进党也继承了这一套意识形态统治术,玩得更加炉火纯青。除此之外,过去国民党政权代表的是官僚资本家,而李登辉和民进党掌权之后,取而代之的则是本土资本家崛起,统治阶级基本反映的是资产阶级的利益,造就了台湾有民主之名、却是资本统治之实的社会不公与不正义。与此同时,新自由主义之风吹到台湾之后,“自由放任”(laissez-faire)和“小政府”的导向,又成为台湾社会对于“好政府”的认知想像。

2014年台湾爆发的“太阳花运动”,既有“反中”的性质,也有人是反对两岸经济利益被资本家垄断。(Reuters)

事实上,台湾民众并不是对资本独大之后带来的社会不公完全无感,例如反对《劳基法》修恶、要求改善青年低薪受压榨的处境;甚或2014年反对两岸服贸的太阳花运动,也有反对者是针对两岸经济红利被买办集团所垄断。台湾一波又一波的社会运动,其实都带有对于社会公平的期许,以及对于背后资本那只“看不见的手”的怀疑。问题在于,台湾所学习复制的这一套西式资本主义,又带有对于资本和资本家的高度“善意”,在心理上对于资本行为毫不设防,预设资本的发展对社会有好无坏,从而形成了台湾社会看待资本问题时的矛盾心态。

当这种矛盾心态遇到中国大陆的问题时,又会迅速转化为价值、体制的意识形态优越感,忘了台湾的普罗大众们仍被困在制度之中难以自拔,却转过头去向中国大陆“炫耀”台湾这条资本主义民主道路,站在道德的制高处,俯视着身处“水深火热”之中的中国大陆“韭菜们”:富人要“上交”财产,一般民众连补习培训、追星看剧、打电动游戏的自由都没有。

▼中共历届领导人如何表述“共同富裕”:

现下两岸的局势被世界变局与中美博弈推上了冲突边缘,第一波的交战体现在民意的高度对立,但当台湾诉求中国大陆对其要有更多的理解时,恐怕台湾也更需要对中国大陆有更多的理解。自十八大以来,中共的经济体制改革,既强调了“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也同时强调了“更好发挥政府作用”;一直到2020年12月,习近平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定调2021年经济工作方针,其中更包括了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因此,台湾该如何理解当前北京对于文娱、网游、教育“双减”的种种出手,恐怕还是得接地气的进入中国大陆的实际脉络之中,看到官方真正指涉的是背后已然渗透到社会方方面面孔隙之中的“资本怪兽”,将先前包括对于阿里巴巴和滴滴出行等电商平台的整顿都考虑进来,才不会陷入“见树不见林”的盲点。

▼近期中共相关部门针对娱乐圈、“饭圈”乱象等重拳出击整治,引发大陆社会关注,官方称防资本无序扩张、斩断娱乐圈乱象背后的资本链条:

进一步言之,今天北京的动作,之所以受到台湾社会的集体高度关注,先不论解读是否有失偏颇,本身就折射了台湾民众对于两岸局势的一种焦虑:如果有一天“武统”成真,台湾会不会变成中国大陆,艺人一夜被涂销、小朋友连电动都不能玩……。台湾对于中国大陆去脉络化的平面式理解,想像的根源便是来自于对未来的惧怕,使得台湾舆论场上与中国大陆有关的“妖魔化”宣传,也变得更加“无序扩张”、大行其道。

换个角度来看,也是由于局势使然,北京再小的动作,都会被外界放大解释。中共也应该体认到,在百年变局的催化下,就算是对于其内部具有“整风”意味的整改,也会成为包含台湾、香港和西方众所瞩目的焦点。例如北京对于香港一国两制的积极性调整,便会被视为未来可能对台湾的政策示范;今天北京对于资本乱象的纠偏整治,当然也会被自诩为“资本主义民主模范生”的台湾大做文章。如何避免官僚主义一刀切式的政策、避免鼓动社会的民粹情绪、避免好故事被说成了坏故事,这也是台湾韭菜们为资本“抱屈”、唱起一曲“反共赞歌”时,提醒北京应该看到的挑战和反思。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