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美国国务院提供的照片。2021年9月2日,美国总统气候问题特使约翰·克里在天津通过视频连线会见中国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AP)

中国(大陆)外交部长王毅、国务院副总理韩正和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杨洁篪于当地时间9月2日,先后透过视频形式与人在天津的美国气候特使克里(John Kerry)谈话,会谈项目不局限气候变迁议题,更多触及中美关系,其中又以王毅向克里直接提要求,吁美方停止围堵打压中国(大陆),重视并积极响应中方提出的“两份清单”和“三条底线”最为具体,可视为北京给拜登(Joe Biden)的通牒,台湾会否再被美国“背叛”,值得观察。

王毅所提的“两份清单”与“三条底线”并非新论。王毅于7月26日在天津与来访的美国副国务卿舍曼(Wendy Sherman)会面时就已提出,“两份清单”指的是“要求美方纠正对华政策和言行错误清单”及“中方关切重点个案清单”,大体来说是要求拜登停止、松绑特朗普(Donald Trump)时代以来,针对性的对中共官员、留学生的经济制裁、签证限制以及孟晚舟案等政策、限制、不公平司法对待及亚裔歧视等;“三条底线”则是“不得挑战、诋毁甚至试图颠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和制度”、“不得试图阻扰甚至打断中国的发展进程”及“不得侵犯中国国家主权,更不能破坏中国领土完整”。

虽然王毅在一个多月前已经提过了,但趁着克里今年第2度访华,与中国(大陆)气候变化特使解振华会谈时,当面向克里重提老调,仍有其意义,一则克里在美国政坛是著名的“知中派”,二则克里于公是拜登的盟友,于私是好友,可以理解王毅对其正告“两份清单、三条底线”的严肃性及弦外之音,如实解读并转告拜登。

与台湾切身相关的则是“三条底线”中的“主权、领土完整”部分,旴衡拜登在阿富汗撤军后的内外交迫、可以掌握的“筹码”以及美国近期“背叛台湾”的时空环境等因素,虽然台湾外交部长吴钊燮近期大量接受西媒及印度媒体专访,散布“台湾可能成为北京转移内部压力的代罪羔羊”说法,实际上,台湾因为拜登转移其内外交迫压力,成为祭品的可能性更大。

回顾20多年来美国对台湾的“背叛”,最常被提及的是克林顿(Bill Clinton)1998年提的“对台新三不”,声明“不支持台湾独立、不支持一中一台,不支持台湾加入具有国家主权性质的国际组织”,以及小布什(George W. Bush)在美国于2001年9月11日遭受恐攻后,出兵阿富汗,为争取北京合作,视主张“一边一国”的陈水扁为“麻烦制造者”(trouble maker)。

不过,很多台湾人应该已经忘记了,克林顿、小布什在“背叛”台湾之前,被台湾人视为难得的“友台总统”,克林顿准了李登辉以个人身分访美,并在康乃尔大学以校友身分发表“民之所欲,常在我心”演说,并在1995、1996年台海飞弹危机时派美国海军两个航舰战斗群驻守台海两端;小布什则在2001年4月,他第一个任期上任后不久就批准总额高达180亿美金(当时估值约合新台币6,100亿元,之后因无法筹获潜舰有所调整)对台军售案,内容包括爱国者导弹、P-3C反潜机及8艘柴电潜舰等。

不需要长篇累牍的去帮克林顿、小布什说明因为何种国际情势及美国国内政治压力变化,让他们不得不从“友台”转身“倾中”,一个最直接的理由─背叛台湾不需要花费成本,而且几乎没有背叛美国的本钱。

王毅对美国特使克里(John Kerry)重申“两清单、三底线”,“台湾问题”再一次成为中、美重启关系的前提之一,拜登如何决定?台湾只能等待。(AP)

仔细看看王毅对克里提的“两清单、三底线”的各项具体要求,倘若拜登将重启中美关系视为其化解内、外压力的解方之一,只要循其民主党前辈克林顿前例重申美国对台立场,即可轻易完成北京要求的“前提”之一。

当然,目前只确定克里可以精准的将北京的关切与照会转达给拜登,拜登仍掌握发球权,拜登会否“背叛”蔡英文及民进党政府,只能静待“圣裁”。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