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8月15日塔利班入主喀布尔后,“今日阿富汗,明日台湾”便成了两岸热议的话题。

台湾一方,以资深媒体人赵少康8月15日的脸书(Facebook)发文为例,其先是抨击民进党长年宣传“中共不会打台湾”、“打了美国会来救”过度一厢情愿,并指出“老共不可测、老美不可靠”,台湾要靠还是要靠自己,两岸之间应该是“要和不要战”,如果要战就要好好准备,“问题是台湾做好战争的准备了吗”?

赵少康最后表示,台湾如果不想成为第二个阿富汗,就要在“和”、“战”之间想清楚,要和还是要战?和要怎么和?战要如何战?而非像现在一样,“紧抱美国大腿就以为天下太平,混一天拖一天就以为永远没事”。

阿富汗塔利班与军阀仍在对峙(点击大图浏览):

中国一方则以《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为代表。自喀布尔变天后,其于微博上发表多篇贴文,同样标举了美国的不负责任与日薄西山,例如将美国使馆人员自喀布尔机场撤离的场景,形容为“这大概就叫仓皇出逃吧”,并向“台独”喊话,“我还要提醒你们,今天喀布尔政权怎么被美国抛弃,昨天南越西贡政权怎么被美国抛弃,你们将来就会怎么被美国抛弃。其实台湾已经被美国抛弃过一次了,华盛顿靠不住的”。

平心而论,阿富汗变天确实映照了美国的冷血,但要以此巨变对台湾进行心战劝说,恐怕是缘木求鱼。

政治议程决定视角

首先,两岸的政治议程差异,导致了对“阿富汗预言”的不同期待。

在中国一方,如何于阿富汗乱局中展现“负责任的大国”风范,堪为舆论场交锋重点,尤其有鉴于塔利班执政的不稳定性、阿富汗遍地丛生的罂粟问题与粮食危机、方兴未艾的反恐挑战等,无数风险正在阿富汗这块“安全黑洞”上发酵,为区域混乱埋下危险引信。

中国与阿富汗如此近邻,三大考验自也伴随美军撤出而迅即涌现:一是要守住新疆的反恐成果,二是要避免冲突外溢影响中巴经济走廊运作,三是要审慎评估基础建设投资风险。上述种种,皆为短期之内的急迫挑战,与之相比,台海问题尚可布局长远,故“今日阿富汗,明日台湾”虽也激起讨论,却没能敌过其余阿富汗议题的吞噬,毕竟如此预言听来耸动,但在美中台三方皆未动手改变格局的情况下,注定是要雷声大雨点小,化作陈腔滥调。

阿富汗变天后 中国驻阿富汗大使馆内景(点选大图浏览):

而在台湾一方,其关注焦点乃是维系“美国挺台”的弥天大谎,因此即便有不少学者、政治人物出面示警,认为台湾应当从阿富汗变天汲取教训,改变完全亲美的对外路线,言词恳切、字字在理,到头来依旧难敌民进党政府、社会主流舆论的扑打。毕竟“美国挺台”的谎言若不强自维系,台湾社会便无法在两岸军经实力差异渐大、中美差距渐小的情势下,继续自欺欺人、大做小国寡民的幻梦,并借此逃避正在加速到来的统一结局。

到头来,阿富汗变天成了台湾自我催眠的媒介,美国撤军成了“围堵中国”、“保卫台湾”的铁证,阿富汗政府军的溃败也化作“台湾要靠自己”、“不能对中国善意抱有期待”的虚假自慰。比起“阿富汗预言”在中国舆论场的浮滥无力,台湾可谓弹出了完全变调的旋律。

蔡英文在“凯达格兰论坛—2021亚太安全对话”中致开幕词(点击大图浏览):

克里米亚早就如此

然而阿富汗并非第一个受此待遇的案例,2014年的克里米亚危机早已“身先士卒”。

彼时俄罗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举夺取克里米亚,击碎了北约与美国继续操弄乌克兰话题的力道。对此发展,中国舆论场不仅盛赞普京(Vladimir Putin)“敢做有气魄”,也用美国与北约毫无作为的冷漠,嘲讽台湾“识人不清”、“执迷不悟”。“今日乌克兰,明日台湾”由此成了某种“台海预言”,在各种平台大行其道。但因台海结构基本未变,且当时中美实力差距不如今日靠近,故这般预言与阿富汗变天相同,步向浮滥无力的结局,且比阿富汗更为虚弱空泛。

普京视察回归后的克里米亚(点击大图浏览):

然而台湾一方同样朝变调的方向演绎,由于克里米亚回归俄罗斯民意高涨,故民进党反而紧扣此命题,炒作“提防岛内中共同路人”的相关话题,全然回避以美国为首的西方阵营作壁上观的无情。“克里米亚化”由此逐渐与“芬兰化”并列,成了“红色渗透”的另类表述,替民进党的选战论述添柴加火不少。

从克里米亚到阿富汗,两岸的解读持续分歧,中国舆论场虽屡屡欢呼,但台湾的亲美倾向并未受挫,反而还有愈发“愚忠”的趋势,这不仅是岛内政治生态的挤压结果,也是台湾主流舆论渐往台独光谱迈进下,难以遏阻的必然。到头来,美国在克里米亚丢了面子,在阿富汗败得灰头土脸,但这两起事件,又注定会是改变台海、调动台湾回心转意上,难堪的败者。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