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说穿东亚局势,其实最大的变量还是在于美国的手如何挥动,否则以中国、日本乃至于韩国三方之间地缘供应链之紧密,其庞大的共同经济利益,势必令彼此“顾全”对方。然而针对美国在东亚的下一步,尤其是如何应对“中国崛起”,台湾中兴大学国际政治研究所特聘教授蔡东杰向多维新闻分析,对解放军来说,最大的利益目标就是将美国逐出第一岛链。他认为,美国在第一岛链与中国的对抗,事实上就是美国的霸权保卫战,中国是美国自二战后,遇到第一个足以与自己匹配的敌人,不过他也评估,美国至少还能守住第一岛链十年。

北京最大利益:将美国逐出第一岛链

首先,美中在第一岛链的角力,除了台海之外,仅3.82平方公里的钓鱼岛(台称钓鱼台)也是另个地缘政治的热点。蔡东杰指出,钓鱼台问题实际上是两个层次的问题,包括战略问题和政治问题。在战略方面,钓鱼台问题一直都是“钓鱼台周边海域的问题”,更近一步来说,是“第一岛链钓鱼台周边海域的问题”。

因为钓鱼台周边海域是面对宫古海峡的第一线,宫古海峡与台湾所谓的西南防空识别区,即巴士海峡,是第一岛链最大跨距的战略缺口。蔡东杰说,美国试图建立某种心理屏障,将中国大多数的行动限制在第一岛链之内,而中国自2012年开始,积极进行反介入的战略作为,试图透过机舰常态性的突破,去破解这个心理限制,让大家习惯岛链是“地理上的岛链,而不是战略上的岛链”。

台湾中兴大学国际政治研究所特聘教授蔡东杰向多维新闻分析美国在东亚的下一步。(廖士锋/多维新闻)

蔡东杰指出,对中日双方来说,那几个岛真的不重要,中日不放弃对岛的持有及主权声索,其实是“面子问题”,但所有人都知道,真正重要的是周边海域,以及掌控的影响力跟行动自由度。在过去几年中,北京已经成功证明其拥有行动自由、具一定影响力,并正在巩固、扩张这个影响力跟行动自由。这也是为何日本对北京2021年通过的《海警法》反应激烈,因为这让中国除了正规部队外,连警察都能加入,可以大大深化、扩张中国在岛链周边的一种行动自由度跟影响力。

然而从政治层面来看,钓鱼台也具有一定的象征意义,对日本的右翼势力而言,钓鱼台问题是一种象征,可加大其在日本内部的声量,但这无关乎其真正的利益。蔡东杰强调,大家真的在乎的是战略层次问题,所以不管在政治层次怎么闹,基本上都是小打小闹、短线操作,影响不太大。

蔡东杰接着进一步分析北京在第一岛链上的作法,共有三阶段。第一阶段是上述提到的“突破心理象征”,让所有人接受中国常态性穿越岛链的事实。从台湾来看,共军起初骚扰台湾的时候,台湾内部天天以头条式的报道来呈现,但现在大概不太报道了。从日本来看,最初共军穿越宫古海峡时,日本也是头条报道,经过十年后也已变成常态性的统计图表,“事实上你的心理已经接受它是常态了”。要记得的是,在东海这个地方花的时间是很长的,至少五年、六年左右,才迫使日本接受这是一个常态,而台湾这边要花多久时间,目前还不清楚。

第二阶段是“强化影响力”,蔡东杰表示,北京在突破心理障碍后,大约从2017年、2018年的左右,开始“下饺子”全力造舰,因为北京真要有影响力,不能只是穿越岛链,必须要有足够的能量展示,因此包括海军的扩编、新舰艇的更新、频繁的军演和巡航演,都是北京企图展现其在西太平洋的存在感,且是“不能否定的存在感”。

德国、法国、英国军舰先后挺进南海,明显配合美军行动(点图放大)

蔡东杰说,第三阶段是“拥有行动的选项”,当然武力犯台也是北京的选项之一,只不过当北京的发展已到达拥有行动选项的阶段后,若把北京这么多动作都只视为武力犯台的前置准备,恐怕是把北京的目标想窄了。

蔡东杰认为,对北京来说,最大利益是让美国退出第一岛链,控制整个第一岛链的利益绝对大于只把台湾拿下来。反过来看,如果中国可以控制第一岛链,那还需不需要武力犯台?因为到时候美国就不在了,当美国不在的时候还需要动刀动枪来犯台?搞不好到时候就不需要了。

一旦不符利益 美国说走就走

而针对美国从阿富汗的撤军,蔡东杰认为这对西太平洋岛链国家来说,“至少是短多状态”,但是不是“长空”则很难估计。他认为,尽管现任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试图想让自己有别于前任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不过仍难脱离其抗中路线,拜登虽称与中国的关系不排除合作,但合作的空间跟选项事实上非常有限,在这样的前提下,与中国的对抗是一个很难避免的主轴。

他提及,阿富汗位于中国以西,如果美国目前的国力能拉到180度的半圆形,对中国展开包围网,当然是最好,但目前看来美国是想集中力量到西太平洋岛链这条线,一旦美国从西太平洋撤守,表示美国放弃抗中或无法继续抗中,只要美国持续以抗中作为政策主轴,那这条线是不可避开的。他表示,近期美国多位高层官员密集访问亚太地区,摆明了就是要继续巩固这条阵线,“我可能顾不了这么长,但至少这条线,短期内是不可能放弃的”。

“美国只要认为他想来、必须来,他就来;想走、必须走,他就走。”蔡东杰指出,美国一再证明其不会放弃以国家利益思考,不会盲目跟着意识形态战到死为止,是非常现实主义的国家。在以国家利益为依归的前提下,符合美国的国家利益它就战,不符合就走,从这前提下,对西太平洋岛链国家,“长空”当然有可能,不过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以美中目前依旧存在明显的实力差距来看,再加上全球引燃的反中浪潮,势必会让北京左支右绌;至于从短中期方面,他认为美国大概率能守住这条阵线十年,这十年中,随着北京越来越明显的存在感,可预料的潜在冲突将升高,但十年之后的事情,全世界大概没人知道。

失去第一岛链 美国霸权不再

被问及美国在东亚第一岛链的核心利益为何?蔡东杰坦言,这个问题比较复杂,他习惯将这个问题拉到最高层次来思考,而大家必须了解的事情是,“现在的中国,是美国从二战以来真正遇到的第一个敌人”,过去的苏联其实是美国塑造出来的敌人,是美国为了要让其全球投射拥有一个正当性,去刻意塑造的一个敌人,“它只要强调敌人无所不在,它就可以无所不在”,苏联的综合国力跟美国完全不能相比。中国是美国称霸以来,真的遇到的一个跟美国匹配的敌人,美国对此非常了解。

而当美国将中国设定为敌人,且中国是这样的一种敌人,“赢跟输就不单只是赢跟输”,美国可以输掉越战、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也不会输掉美国霸权,但当美国从第一岛链撤走那一天,就是美国交出霸权的那一天。美国交出霸权,不是把皇冠交出来这么简单,因为霸权实际上是一个超级无本生意,只要大家相信美国是一个霸权,就是美国说了算,“可以把黑的变白的,白的变黄的”,这是一个非常巨大的,降低成本的战略工具。

一旦当美国不再是霸权,说了不再算的时候,美国就要花很多力量去达到其本来欲达到的政策目标,只要美国仍旧是霸权,任何事情都轻轻松松、不用花太多力气。严格上来说,第一岛链是美国的霸权保卫战,因为美国的敌人是中国,且中国是美国从二战结束称霸以来,所面对的第一个具有实质意义的敌人,这个地方的冲突不是一般的冲突,美国只要一离开,其损失是无法计算的巨大国家利益。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