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美国自阿富汗撤军的过程备受美国国内及盟友批评,拜登(Joe Biden)仍在美东时间8月31日发表谈话,坚称撤离行动空前成功,撤军决定明智且符合美国国家利益,细数美国在阿富汗战场20年来投入超过2.3兆美元(1美元约合6.46元人民币)、逾2,400名美军捐躯,他承诺过要结束这场战争,也兑现了承诺,“在阿富汗待了20年后,我拒绝派遣另一世代的美国儿女去打仗”。

当然,拜登没忘了提与中国、俄罗斯的激烈竞争是现阶段美国最重要的国家利益,也没忘了对在美国撤离阿富汗最后阶段,让他脸上无光的“呼罗珊伊斯兰国”(ISIS-K)放狠话,却绝口不提“神学士”(即“塔利班”)再度成为阿富汗政局掌权人的事实。

拜登宣称撤离行动“空前成功”并非全然无据,毕竟,要在16个工作天时间内,自设备老旧、机场周边又危机四伏的喀布尔国际机场,以空中运输方式撤离超过12万3,000人,仅有13名美军因自杀攻击死亡,除了美国之外,应该没有其他国家做得到,相比前苏联自阿富汗撤军,在最后阶段撤离时超过500多名军人受到攻击死亡相较,确实堪称“成功”。

不过,这个“瑜”却掩盖不了“神学士重新掌权”的“瑕”,以“回到原点”评价美国在阿富汗的20年还算客气,总结来说,拜登虽不言败,20年前被指为“包庇恐怖组织”而被美国打击的“神学士”政权,其高层官员哈卡尼(Anas Haqqani)在“推特”(Twitter)发文宣称“经过20年的圣战、牺牲和艰苦,我骄傲地看到了这个历史时刻”,更贴近事实。

哈卡尼宣称“历史时刻”的隐台词就是“美国败了”。美国之所以败,“神学士”之所以胜,从来就不是军备优劣与价值良窳的斗争,拜登“拒绝派遣另一世代的美国儿女去打仗”,其实正是美国的弱点,也是败因。

阿富汗“神学士”的胜利固然得利于阿富汗的复杂地形、部落宗族传统以及对伊斯兰信仰的坚持,却更多得利于美国的“厌战传统”,简言之,美国的国力与美军的强大无庸置疑,在阿富汗也并非难以为继,为了腾出手来应付中国(大陆)、俄罗斯的重大威胁更是借口,退出阿富汗的理由只有一个,那就是“美国不想打了”,更直白的说,就是美国社会对“美国儿女的牺牲”承受能力有其限度。

或有人说,阿富汗“帝国坟场”非浪得虚名,除了美国,包括大英帝国与前苏联也都在阿富汗栽跟头,又或者说,武器再精良、国力再强大,又有哪一个国家禁得起看不到尽头的军事投入与人员耗损。

前述为美国在阿富汗的失败“洗白”的观点,虽然说明部分事实,却失之偏颇,放大局部事实而失去整体观。重点不在于大英帝国、前苏联与美国禁不起耗损,而是阿富汗人与阿富汗“神学士”愿意牺牲的程度超过他们的想象。

除了阿富汗之外,美国主导的“正义之战”最终以“不想打了”收场的,包括为了阻止“赤化”而战的越战与朝鲜战争,美国最终都没有达到其参战目的,越共成为越南全境的掌权人,北朝鲜则由金氏传了三代,只有“停火协议”的朝鲜战争,甚至成了多数美国人不知道还未打完的“被遗忘的战争”,而伊拉克战场上的美军,耗费18年后,仍寻不到“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至今仍不知为何而战,更因为不正义的入侵而陷入处处危机,如何兑现撤军承诺,成为拜登的另一个重大考验。

从敌军死伤人数、击毁武器装备、设施数量来看,美军在上述战争中都可谓“取得空前成功”,但从结果来说,因为最终都“回到原点”而堪称失败。美军在这些战争中有一些共同特征,包括美军是武器优势的一方、自以为是正义的一方以及战场都在美国海外,而最终拖垮美国、消磨其国家意志的关键则在于战场皆在海外而非美国本土。

回到当下被拜登当成自阿富汗撤军的理由、美国朝野视为重大利益的台海来看,美国许多亲台政、商、学界人士以及台湾内部立场亲绿学者,莫不加强宣传“台湾不是阿富汗”、“台军不是阿富汗政府军”、“美国撤军阿富汗后,台湾重要性大幅提升”等,“中共不敢打美国”的声势涨到一个高度,许多台湾人深信如此,甚至以中国(大陆)已经“全面小康”,可以“牺牲”的程度已大不如前,而其论述依据仍未脱是已经多场战争证明失败的美军武器、实战经验均优于解放军,以及美军会为了“价值”而战云云,真替台湾人捏一把冷汗。

试想,如果美国与其北约盟国真如其所言,愿为价值为战,因俄罗斯而起、2014年发生至今仍未解决的“克里米亚危机”,美国与北约至今仅透过经济制裁表达态度,未曾派出一兵一卒为乌克兰伸张正义,德国─俄罗斯合建的“北溪2号”将严重伤害乌克兰经济,德国朝野仍然支持者多、反对者少,美国、北约忌惮的当然是俄罗斯在世界位居前茅的军力,德国在乎的当然是能源安全及经济发展。

乌克兰遭遇的“不正义”如此明显,美国、北约却不愿为正义而战,最主要的考虑仍在于难以计算须付出多少“牺牲”,以及俄罗斯为了保有克里米亚显而易见的“敢于牺牲”。

图为9月1日,美国总统拜登在白宫会见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Reuters)

无论以“内战的历史遗留”或是“武装割据、叛离的一省”角度看,视“台湾问题”为两岸事务为国际主流,且解放军军力与俄罗斯相比在伯仲之间,如果美国、北约因对俄罗斯有所忌惮不愿为乌克兰而战,何以期待美国及其盟国会为了显然比俄罗斯并吞克里米亚更具正当性的“内战终战问题”出头?

退万步言,就算美国为了霸权的存续,非得在两岸未完成的内战表示态度,面对军事能力居世界前茅的解放军,最佳解也应该是派出军事顾问或提供先进武器平衡两岸差距,而不是派“美国儿女”到战场上,走进难以计算的牺牲当中。

当然,还有一个盲点,如何肯定解放军会是“敢于牺牲”的一方?除了北京视台湾为“本土”,维护主权完整本来就是军人天职等“官宣”理由外,也许不必问专家、学者,到街头问问被蔡英文政府视为“天然独”的年轻人,他们应该就有答案。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