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党主席选战近日来到白热化阶段,争取连任的现任主席江启臣与回锅参选的前主席朱立伦屡屡在两岸论述上隔空交锋,按照目前二人的声势来看,“双雄对决”应是板上钉钉。

国民党主席选战白热化,回锅参选的前主席朱立伦和现任主席江启臣各自的两岸论述成为关注焦点。如今的国民党两岸论述陷入如同当年民进党一样的困境,如何合到北京期待才是重点。 (多维新闻)

朱立伦8月31日接受媒体联访时,被问到江启臣提出“宪法九二”,话语间暗讽江启臣两岸立场摇摆。他说,两岸政策必须延续、经过考验的,他一向坚持党章党纲规定延续,包括九二共识、一中各表等这些党章党纲的规定持续推动,除了“求同存异”的精神外,希望未来能够“求同尊异”,让两岸更和平更能够相互尊重,他的立场都是一致的。

针对各方解读“宪法九二”,江启臣则数次公开强调那是媒体简称,全称应该是“基于《中华民国宪法》的九二共识”,并酸朱立伦,去(2020)年国民党全代会才刚通过。近日,江启臣更进一步指出,“基于《中华民国宪法》的九二共识”是回归到“原汁原味的九二共识”,表露对马英九两岸路线的推崇。

中广董事长赵少康(右)8月27日邀访争取连任的国民党主席江启臣,询及为什么“宪法九二”可以变成主要选项,江回应,其实是一致的,强调中华民国《宪法》就是告诉大家“九二共识不是一国两制”。在两岸交流方面,江启臣也愿意亲上火线,推动两岸交流。 (截自 YouTube @ 观点)

不论是朱立伦口中的“求同尊异”,或者是江启臣的“原汁原味九二共识”,都必须回到一个基本命题:北京怎么看待?此处的“看待”不光是针对朱江二人抛出的两岸主张,另有他们个人的美中台立场。

比起九二共识,或其他两岸相关主张、词汇,北京更在乎“谁更能维护‘一中’”。两岸交流之于台湾,除法律依据外,另有更加上位的《中华民国宪法》作为两岸这种“微妙交流”的根源,否则“脱离一中,那就是国与国之间的外交”了。意即,相较于江启臣口中“基于《中华民国宪法》的九二共识”、“原汁原味的九二共识”,朱立伦的两岸论述停留在“政党交流”的层次。某种程度上,朱立伦的两岸主张闪避了倘若国民党将来有一天重掌中央政府,究竟要怎么“处理”两岸交流,而前提是“如何看待‘一中’”。

朱立伦“粉墨登场”之初,他抛出了延续国民党党章、党纲两岸政策的延续,并强调“九二共识,一中各表”,他的“不变”于他个人其实没什么问题。问题在于,倘若国民党还有心要重返执政,这种说法已有2019年时任国民党总统候选人韩国瑜的“历史教训”,韩当年被抹红围攻的场景历历在目。

江启臣在去(2020)年全代会上,定调“基于《中华民国宪法》的九二共识”,这名词当时未有媒体“大量”讨论,是在今(2021)年适逢国民党主席改选,“宪法九二”——这个媒体的简称才重新回到视听众的视野。

与其说“宪法九二”是个“新名词”,这反而像是扣回到一个九二共识原本就就有的基础。据了解,国民党内在推出“基于《中华民国宪法》的九二共识”前,也有针对“这是否相当于创造新名词”有过讨论,有论者认为,如果不去强调《宪法》,只谈九二共识,又会陷入到已经被抹红的框框。因为,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2019年1月《告台湾同胞书》发表40周年的相关谈话,不论习近平的本意如何,他的谈话都被台湾这边解读成是“促统”、“一国两制台湾方案”,这已经是当时的国民党没有立即说清楚的问题,江启臣上任后又面临两岸路线争议,才回头去强调“本来就是基底”的基底,划下一条“底线”。

“宪法九二”不是针对两岸交流的法理有所变化,是基于政治现实的需要,强调《宪法》。中国大陆并未因此跟国民党断开联系,至少国民党还愿意强调《宪法》,意味愿意守住一中。如果国民党想重返执政,如何让台湾人比较安心,取信台人认为国民党可能不会“舔共卖台”,“基于《中华民国宪法》的九二共识”或许是一个解方。朱立伦强调“九二共识,一中各表”于他个人自然是没问题,但有韩国瑜2019年的教训经验,他有意带领国民党重返执政的话,这部分就是他必须考量到的。

况且,如果是在野党交流,其实有没有两岸论述没什么差别,两岸论述是为了以后执政用的。按照国民党两岸的人脉及活动活跃,只要台湾的民进党政府不卡、大陆官方不挡,疫情无碍时,该去的文化、学术或其他“软性领域”的交流团一团都不会少。中国大陆之所以注意国民党的两岸论述,是因为中国大陆尚且把国民党当成是“有可能重返执政的在野党”。

事实上,不论民进党主政下的两岸交流是热络与否、冻结与否,北京看待两岸交流从来都是以“一中为前提”,在台湾不擅离“一中原则”底下,得以程度默认台湾于内“各表”的空间,也无关台湾内部几度的政党轮替。

蔡英文2000年担任陆委会主委时曾说“我是中国人,因为我念中国书长大”。(Facebook@今日海峡)

民进党、蔡英文近年也会“或多或少”提及《中华民国宪法》,看似跟江启臣执掌下的国民党并无区别,不过综合观察民进党的行动,不难发现民进党、蔡英文虽提到《中华民国宪法》,但官方在诸多场合不提“中华民国”,只提台湾,又想以台湾为名设代表处,那究竟提到《中华民国宪法》是真提还是假提?既提《中华民国宪法》,同步否定一中,常以台湾作为国家自称,本质就跟国民党不同。国民党并没有明确反统,或许不积极促统,但至少不反统。

此外,在中美博弈的大格局下,北京面对台湾“有可能执政的在野党”,自然不希望其党魁的“亲美”色彩过重。一个时而亲美、时而和陆或陆美之间取平衡的国民党魁更容易像个钟摆,就如天秤只往一边倾斜,也难导回平衡。

尽管朱立伦、江启臣都对外宣称自己亲美,国民党也亲美,当回顾历史, 2015年10月“维基解密”释出一批资料,称朱立伦常向美国在台协会(AIT)提供“大量”的政坛资讯,时有媒体替他冠上“美国线人”的称号,朱第一时间否认却也从此蒙上“浓厚的亲美色彩”。

值得细细推敲的是,除了2015年的维基解密外,更重要的是北京对朱立伦会不会有疑虑,信任程度如何? 2015年北京做球给朱立伦,弄了个“习朱会”,最后朱没有立马表态要选2016台湾总统,在北京眼中朱这人会不会更无法信任?与朱立伦形成对比,马英九虽然也亲美,很显然在北京视角看来,对于马英九较无疑虑,有了马卸任前的习马会。原本两岸有机会往政治深水区迈进,遇上台湾政党轮替,此后也遥遥无期。

回顾2013年7月,民进党召开对中政策扩大会议(华山会议),邀集台湾朝野政治人物及学者与会,共商民进党的中国政策困境。席间,应邀赴会的沈富雄曾直指民进党要想在两岸关系能有突破性作为,新政策必须符合“人民能接受、对岸能忍受、与国民党有区隔”三要点;彼时提出“宪法各表”的谢长廷,也被评价为“山寨版的九二共识”。谁能料想得到8年后,上述民进党的两岸困题,风水竟能轮转,成了国民党此刻的考卷?国民党的大陆政策,考量台湾政治发展与两岸、美中台等内外部因素,又何尝不是在“人民能接受、对岸能忍受、与民进党有区隔”三要点间难以破题?又“宪法九二”兜了一圈,原来不离“原汁原味的九二共识”,评价的景况与何异于当时的“宪法各表”?

事实上,国民党面对三要素的难题,难度也不遑于当年的民进党,惟优劣势参半。可喜的是,国共党际间的交流有其历史轨迹与基础,并非如民进党一厢情愿,乃至于无的放矢;但更为艰难的痛点也在于当年民进党或许只需要做到“北京能忍受”的地步便足以阶段性应付,而国民党单单做到“北京能忍受”是不够的,而是要能回应“北京的期待”才能被接受。

不论朱立伦、江启臣何人在9月25日(国民党主席投票日)获得党员青睐,当选国民党主席,北京都只在乎“北京所在乎的”,谁能回应“北京的期待”才是重点,至于如何找寻北京、华府与台湾内部三者间的平衡,那都是新任党主席个人的事情了。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