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总统拜登上台业已八个月,对华政策除了从特朗普时代的单打独斗转向盟友外交、官方口头强调竞争中仍有合作领域以外,并未有什么实质突破,双边关系仍处于停滞状态,3月与7月中美两次高级别会谈气氛都剑拔弩张,5月末至6月初一度密集的高级别贸易对话也频率不再,中美领导人10月底在罗马G20会议上会面也可能性较小。但在表面僵局之下,有一些正面信号值得关注。

气候和阿富汗问题上的对话

首先,是两国气候政策的合作领域。美国气候问题特使克里(John Kerry)从8月31日至9月3日相继访问东京与天津,这是克里四个月以来第二次访华,上次他在“气候峰会”前的拜访换来了一纸致力于合作的共同声明,他此次则据报希望获得中国承诺不再投资海外煤电厂。

有分析认为,中国今年以来并未在海外投资新的煤电厂,显示出双方的共同立场,虽然克里之行未必能收获中方的肯定答复,但这是出于中国不希望将国家环保政策成果拱手让给美国“外交成就”的考量,并非双方政策分歧。

9月1日,中国外长王毅应约视频会见正在天津进行中美气候变化磋商的美国总统气候问题特使克里。 (中国外交部网站)

其次,是阿富汗问题上的可能合作空间。8月29日,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应邀与美国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通电话,讨论阿富汗处理问题,期间王毅指出“近期中美就阿富汗、气候变化等问题开展沟通,对话比对抗好,合作比冲突好。”

虽然中美在阿富汗撤军问题上隔空发生口角,中方批评美国撤军仓促、作为“始作俑者”不能这么一走了之,拜登则称如果美国继续困在阿富汗泥潭中,“我们真正的竞争者中俄会非常乐意”。但无论如何,中美在稳定阿富汗局势、避免该国成为恐怖主义据点上拥有共同利益,围绕阿富汗问题的合作或许可以成为王毅口中“合作比冲突好”的案例。中美军方因阿富汗问题于8月28日进行拜登上台以来第一次会谈,就是一个良好的开端。

经贸关系上的退与进

另外,双方经贸关系也有一些新的动向。自拜登上台以来,美国一直不断完善对中国科技供应链的“小院高墙”式围堵、以人权为由实行制裁、同时加强对美国资本流向中企的监管,包括4月将7家中国超级计算机实体列入“实体清单”、6月扩大特朗普时期投资中企黑名单、同月又以“强迫劳动为由”禁止进口部分新疆太阳能产品、7月还将34家与“侵犯新疆人权”或与军方有关联的中企纳入实体清单、8月还游说巴西勿在5G建设中使用华为设备;在滴滴事件后,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也据报从7月底起一度暂停中企赴美IPO。

这都是一连串的负面信号,也违反了中方在7月会晤美国副国务卿舍曼(Wendy Sherman)时提出的“两份清单三个底线”中,“美国不得试图阻挠甚至打断中国的发展进程,中方敦促美方尽快取消对华所有单边制裁、高额关税、长臂管辖及科技封锁”的底线。

7月26日,国务外长王毅(右)在天津会见美国常务副国务卿舍曼时,提出“两份清单三个底线”。(新华社)

不过,日前路透社有消息放出,美国已经授权供应商可向华为出售用于感测器等汽车部件的芯片,为华为密不透风的芯片封锁开了个小口,虽然不是该公司亟需的手机芯片,但也至少也有助于其发展智能汽车业务。这或许是拜登政府从特朗普式“扫射”转向“点射”的一个迹象。当然,这仍是对中国的科技封锁,只是放松了对技术要求相对不那么高的产品限制。

另外,SEC也开始向在美国上市的中企发出新的风险披露指引,包括要求披露中企是否使用海外空壳公司等可变利益实体(VIE)、中国官方对企业运作的可能干涉,以及中国官方可能的监管风险等。

虽然这看上去如同美国去年12月通过的《外国公司问责法案》、规定外国公司三年不遵守美国审计规则就必须退市一样,是对中概股的不利消息。不过从另一方面来看,资本市场忌讳不可预见性,明确规则反而会能使双方能更清楚评估风险和交易。SEC伴随新披露指引而来的解除IPO禁令,也对中企来说是利好消息。

大趋势注定商业纽带加深?

同时,从中美经贸关系大氛围来看,美国商界对拜登政府的施压程度正在不断提高。逾30个美国最具影响力的商业团体8月初联合致信拜登政府,要求重启中美贸易谈判,并指出中国已完成此前谈判中的部分重要承诺。《美国之声》8月25日报道引述美国国家对外贸易委员会(National Foreign Trade Council)副总裁科尔文(Jake Colvin)也指出,最初企业实行“战略忍耐”,等待白宫和各机构就与中国打交道的战略达成一致,但现在已经变成了对双方缺乏沟通的恼怒。

尤其是在美国劳工成本提高、通胀压力持续的当下,依赖中国供应链的美国企业利润进一步压缩,预计商界会在未来持续施压拜登政府。

中国驻美大使秦刚(右)8月13日与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USCBC)主席艾伦视频会晤,双方都表达了修复经贸关系的期待。(中国驻美大使馆)

而中国的抗疫表现也证明,中美企业相互依赖程度会继续加深。拜登政府固然希望将在中国的产业链转移至亚洲邻国或美国本土,但越南等亚洲国家疫情的反复、转回美国本土生产成本高昂等问题,都使中国在各方面都极其理想的生产环境继续保持其国际供应链上不可或缺的地位。

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USCBC)今年6月发表的报告指出,95%在华美企表示去年有盈利,83%美企去年没有将生产链的任何部分移出中国,同时只有6%的企业打算在未来一年缩减投资,后者比起2019年的11%和2020年的15%有了明显降低。说明中国的抗疫表现让美企更加看好中国发展。

从如此大趋势来看,中美商业纽带仍将深化下去,智库“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还认为“中美关系新常态是加强竞争和加深相互依赖”。

当然,目前美国对华政策的“对抗性”仍然十分突出,这是横亘在双边关系的一大难题。中国副外交部长谢峰7月在与美国副国务卿舍曼会晤时就明确指出,“美方的竞争、合作、对抗三分法就是遏制打压中国的障眼法……既要坏事做绝,还想好处占尽,天下哪有这样的道理”。王毅8月29日与布林肯谈阿富汗问题时,也指出“中方将根据美的对华态度考虑如何同美方进行接触。如果美方也希望中美关系重回正轨,就不要再一味抹黑攻击中国。”

很显然,中国愿意接受良性竞争与合作并存的中美关系模式,但如果拜登政府无法摒弃敌对态度,那么可合作的领域也会进展有限,如今的些许正面信号也难以转换为中美关系转圜的动力。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