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外交部举办的“凯达格兰论坛—2021亚太安全对话”上,美国前驻联合国大使克拉夫特(Kelly Craft)在视讯过程中拿出台湾赠送的“台湾黑熊布偶”,引来台派一阵狂欢,彷佛代表台湾“入联”。对此,有台湾学者表示,外国人知道台湾人的性格弱点,彷佛贴着“易碎,小心轻放”的包裹,需要靠一些甜言蜜语的肯定,来确认本身存在的价值。

前美国驻联合国大使克拉夫特日前参加台官方举办的视讯论坛,不仅在镜头前拿出台湾赠送的台湾黑熊布偶,也拿出台湾凤梨乾,展现“友台”立场。(Twitter@USAmbUN)

综合台湾《中国时报》报道,台湾政治大学国关研究中心兼任研究员严震生刊文指出,十多年前,台湾出现了“草莓世代”的说法,当时指的是1980至1990年代出生的世代抗压性低,不能讲一点重话,否则自信心就会严重受损,他们很像许多包裹的警语“易碎,小心轻放”。抗压性低的草莓,必须受到层层的保护;自信心不足的人,则得靠别人的肯定,来确认自己存在的价值。

他表示,民进党相当暸解台湾人这方面的特性,因此不断透过外交途径营销台湾,或是将一些国际对台湾表达支持或认同的新闻扩大解读,进行大内宣。例如美国会通过支持台湾、但完全没有约束力的决议案时,将其扩大解释为美台关系的突破;如果是通过对台友好的法案,民进党更是欣喜若狂,彷佛华府即将恢复与台北的正式邦交关系。

他说,而当美国兜售并不是台湾国防安全所需的昂贵武器系统时,我们还要磕头谢恩,并且透过猛一轮的大内宣后,台湾人似乎认为买了这些军备,就等同美国在台海战争时一定会出兵协防我们。

严震生表示,这些花钱买广告、买朋友的心态,就如同被排挤的中学生,送同学礼物、请他们吃点心,痴心期盼下一次他们活动时,能够将自己算在内,或是至少纳入考虑。

严震生指出,外国人当然看清台湾人性格上的弱点,因此知道仅需采取一个小动作,就能获得台湾人的过度反应。举例来说,克拉夫特在卸任驻联合国大使前夕,收到台湾侨委会赠送的吉祥物台湾黑熊布偶,并在和蔡英文视讯时,让它出现在镜头前,“我们忽然觉得中华民国已和这只黑熊布偶一样,进入联合国”。

他表示,美国前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下台后将自己吃台湾菠萝干当点心的相片放在推特,也让许多台湾人兴奋不已,都不问为何他不在任内这么做?东京奥运时,日媒用台湾称呼中华台北队时,一些哈日与台独立场的网军,突然觉得日本已经承认台湾独立了。“这些都是因为自信心不足,要靠一些甜言蜜语来支撑本身存在的理由和价值”。

严震生反问,他手边有一个阿塞拜疆首都巴库的星巴克纪念马克杯,“如果前几个月当媒体访问我谈阿塞拜疆与亚美尼亚的冲突时,我举杯喝咖啡的影片传到阿塞拜疆,当地民众是否会为之一振,认为台湾站在他们那一边?”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