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入分配改革是中共推进共同富裕的一个非常重要的路径。(Getty)

为什么要追求实现共同富裕?除了要解决最现实的贫富分化与年轻人不满等问题,还要从中国社会传统,中国的社会主义国家性质,以及中国共产党的政党性质来认识,主要包括四个方面:

一是中国社会素来就有“不患寡而患不均”的危机意识和“均贫富”的朴素认同,近代以来的社会革命,尤其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新民主主义和社会主义革命,又是以诉求建立公平社会、实现共产主义为主,它使得人们追求经济公平的意识特别强烈,这和西方社会大众已经在资本主义自由市场中浸淫了几百年形成的自由资本主义意识形态迥然不同。

二是中国的政党制度使得执政的中国共产党责无旁贷,必须承担起人们的公平社会梦想,而且中共的创业经验、价值观与意识形态,也使得他有意愿去主动为建立公平社会努力尝试,当在社会治理中遇到困难挑战,并且具备了一定现实条件,历史上曾经走过的路径,必然会再次进入执政者的决策视线。

而在西方,自由资本主义价值观与意识形态,与两党或多党制所形成的政治撕裂结构互相强化,使得它们既缺乏这个意愿,也有了卸责的途径与理由。

三是在中国,中国共产党的性质决定了资本永远只能扮演工具性角色,虽然它其中的某些成员可能会沦为资本的傀儡,但是在整体上,资本想支配中共几乎是不可能的,而在西方,资本绝对可以主导政党政治与政策取向,使得主要决策很难违背资本意愿。

四是在社会动员与政策执行力上,西方民主制国家根本无法和中国这样实行中央集权制国家的社会主义国家相比,中国只要党和政府一声令下,各种举措都能“如臂使指”,一竿子插到底,从上到下迅速行动,但是在西方,这根本不可能。这个我们从中西方在疫情防控上的表现就能看得很清楚。

所以,像共同富裕这种在西方根本不会做的尝试,中国一定会做,而且会不断努力去做,一次失败以后还会继续尝试。这是由中国社会传统文化,中国共产党的创业经验、政治初心和意识形态决定的,中国执政党的执政基础和它所拥有的社会动员能力与管治工具,也使得它有信心去推动这个尝试。

与此同时,就像多维专论中所说,“邓小平时代四十年经济发展,也为我们今天推出这一政策,提供了和毛泽东时代进行‘共富’尝试时不一样的经济基础,这应该也是执政党在时隔数十年后再次力推这一政策的信心来源之一。”

不过,任何问题都有两面性,这是我们也必须认识到的。实现共同富裕是人类社会的伟大尝试,和中国式现代化的重要特征,不过在这个过程中如何搭建新的财富分配结构,持续激发并保护生产者的积极性,也必须被全社会高度重视。

收入分配改革是中共推进共同富裕的一个非常重要的路径。(Getty)

在推动落实共同富裕的过程中,必须始终高度警惕“三种主义”,即:极端民粹主义、官僚主义与形式主义,要统筹考虑需要和可能,吸取历史上和其他国家的经验教训,认识到实现共同富裕的长期性复杂性艰巨性,对共同富裕在政策思想和哲学层面必须有深刻认识。

共同富裕不是杀富济贫,也绝不是一场大干快上的“均贫富”运动,不能像毛时代那样再用搞运动的方式猛烈推进,必须尊重现实,尊重人性,尊重经济规律。各地方要从实际出发,循序渐进,把它变成一个真实可感的事实,要力戒“一刀切”和滥用行政暴力。

另外,必须始终注意别让极端民粹在“政治正确”掩护下鼓噪仇富仇资情绪,形成社会氛围,影响人们创造财富的积极性,这一点非常关键。

必须注意到,社会是由人构成的,人并不总是理性的,是很容易受感性驱动、被氛围影响的。所以,在推进共同富裕过程中,如何避免民粹躁动形成杀富济贫氛围,对中国来说是一个具挑战性的治理课题。

在此过程中,必须引导大众对资本在社会发展中的作用建立辩证认识,即不能受资本支配,任由资本肆意作妖,也不能认为资本已经一无是处,将资本扣上帽子、推到时代和人民的“对立面”一棍子打死,必须加大对合法财产保护力度,保护社会活力,避免陷入民粹主义陷阱。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