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8月31日,美国总统拜登在白宫国宴厅发表演讲,为阿富汗战争结束辩护。(AP)

美国总统拜登8月31日关于美军撤离阿富汗发表讲话,宣布美军撤离行动取得“非凡的成功”(extraordinary success),撤军也是为了应对世界的新变化,包括和中国的激烈竞争和俄罗斯的多方面挑战。整个演讲中,拜登对美军撤离行动开始以来的决策失误只字未提,他也拒绝认错,拒绝就美国战争所犯下的罪行道歉。

拜登不但不认错、不道歉,反而将这场耻辱的撤退或者外交上的大溃败包装为美国的成功,并且满口道义地要求塔利班方面坚守承诺,保障离境通道的安全,而且继续宣称将人权置于(对阿)外交的中心位置。而对于20年战争给阿富汗人民留下的创伤,接下来的阿富汗重建,拜登没有丝毫着墨。对于自己撤军决策上的失误,拜登也想方设法推卸责任,自圆其说。

比如,对于有人质疑他为何不早一点、快一点、更加有序地开展撤离行动,拜登说自己对自己的决策负责,但对这种批评“礼貌地反对”(respectfully disagree),称如果在六七月撤离,也免不了大量人员涌向机场,导致对阿富汗(加尼)政府的信心崩溃,免不了危险困境。

而事实上,这里的重点不是撤离时间表的问题,而是拜登政府

撤军策略的失误,包括无视情报警告,错估阿富汗安全部队,低估塔利班武装能力等等。就连在阿富汗究竟需要多少人待撤离,美国驻阿大使馆、美国国务院也无准确数据。拜登国安团队毫无准备,完全是为了撤军而撤军,缺乏灵活策略和战略指引。

尤其在提到美军时,拜登更是要向美国人民宣扬一番自豪感,认为世界上也只有美军有能力和意愿开展如此大规模的空运撤离行动,这是美军勇气、无私和专业技能的体现。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Lloyd Austin)在自己的一份声明中也基本上复制了拜登的用词,称此次撤离行动也是“历史性的”,世界上还没有其他军队能够在如此短时间里完成这样的撤离,这证明了美军以及盟友的能力和勇气。

明明是逃跑得快,撤离得紧迫,却被拜登团队说得如此冠冕堂皇。

而且,这真是美军的成功或勇气体现吗?根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等媒体的报道,美军能够平安撤离离不开塔利班的配合,也就是美军和塔利班达成的幕后协议。塔利班方面答应在机场设置秘密入口,协助美军撤离行动。美军官员说,和塔利班方面的“安排”开展得很漂亮(worked beautifully)。

这就是所谓的美军无可匹敌。没有幕后和塔利班的秘密协议,美军真能安全开展撤离行动?

在民调跌至45%的情况下,拜登这次演讲就是说给美国国内听的,也就是用最为光鲜的话语包装自己决策上的失误,并且重复几句迎合选民的选举语言:拒绝延续一场不再符合美国人民重大国家利益的战争;拒绝将新一代美国儿女送往很久以前就该结束的战场。

所以,他的这场演讲仍然处处体现美国第一。只有处处体现美国第一,才能更好地应对来自共和党方面的批评。

随着明年中期选举的到来,共和党领导层也有意借阿富汗议题对拜登政府进行发难。双方在阿富汗问题上分歧,仍会撕裂党争。比如,拜登说撤军是为了应对全方位挑战,包括中俄。而共和党则说拜登式的撤军反而让中俄在阿富汗的影响力增加。

战争结束了,美军离开了,但阿富汗仍会干扰拜登的内政外交议程。美国国内外围绕这场战争以及阿富汗未来的议论也会持续。但可惜的是,从拜登这场演讲以及和共和党的争论来看,美国的政治精英还是没有对阿富汗战争进行认真反思,即便他们有反思也是说要注重国内建设,认为这样符合美国的国家利益。也就是说,将来为了维护美国的国家利益,美国是不是依然会派军队入侵其他国家呢?

比如,美军离开后,对于阿富汗境内的恐怖分子,美国如何应对?按照右翼的主张,难免继续派兵。按照左翼的主张,似乎无人机就可以应对这一威胁。拜登8月31日再次提到会打击恐怖主义。这就意味着美军以打击恐怖主义为名的军事行动,仍有可能造成平民伤亡。上周末拜登下令空袭就导致了阿富汗家庭儿童的死亡。

美国没有反省战争罪行,就不会反省这种无人机罪行,更不会反省自身的问题。拜登演讲的前1天,联合国安理会通过的阿富汗问题决议,中俄投了弃权票,原因之一就是美国拒绝接受将东突恐怖组织的内容加入其中。这说明美国在反恐问题上仍然存在双重标准,无法秉持客观立场。这种认识不得以修正,美国以反恐为名开展的军事行动或发动的战争就不可能获得广泛支持,也不可能成功。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