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于五月中旬爆发一波新冠肺炎疫情,随着疫情警戒下达,消费性产业营收重挫,但台湾经济成长率的推估不退反升,台湾主计总处大幅上修2021年台湾经济成长率至5.88%。对此,大陆闽南师范大学两岸一家亲研究院名誉院长、教授王建民通过港媒“中评社”指出,台湾经济结构失衡主因在于民主政治绑架经济发展,蔡英文推动两岸脱钩,但台湾经济发展离不开大陆。

台湾2020年与2021年一季度GDP主要支出对经济成长的贡献。(黄雅慧/多维新闻)

王建民表示,外界对台湾经济表现如何看法不一,原因在于台湾是高度政治化的社会,岛内关注点都集中在政治议题,关注经济的非常少,这表明台湾经济在台湾政治生活中已经边缘化了。

王建民指出,从宏观层面来看,海峡两岸经济都是增长的,所以台湾外贸表现也不错。但是,台湾经济有结构性问题,出现了极化现象,一方面台湾高科技产业十分具竞争力,特别疫情发生后,相关产业需要芯片、电子零组件,而且这也正好是台湾的优势产业。

不过,王建民也说,高科技产业发展掩盖台湾另一个经济的事实:庞大的传统产业,特别是吸纳就业人口更为广泛的服务业,依然不景气,特别在台湾第二波疫情发生后,民进党政府加大管制力度,对台湾传统产业冲击非常大。与此同时,蔡英文在处理疫情时过度对大陆进行管制,反而加重疫情对台湾传统产业和服务业的影响。

因疫情禁制令、加上毕业季导致台湾失业率迅速上扬、失业人数也暴增。就业状况不乐观将影响内需成长。(台湾主计总处)

此外,王建民通过台湾失业率升至4.53%,且失业人口多集中传产与服务业,传产与服务业在台湾国内生产毛额(GDP)占比约六成,同时也是就业最广泛的领域,经济表面的增长掩盖了台湾经济的不平衡和极化。

王建民指出,台湾除了传产出现困难,还出现虚拟经济(Fictitious Economy)的极化现象。尽管受到美国股市的冲击,台北股市近两年仍在继续增长,在蔡英文上台20个月以来大概涨了一倍,现在是17,000多点,增长超过1万点。可是拉动股市增长的只有几个少数高科技企业,其他的小股、传统股增长有限,虚拟经济的极化现象很明显。

至于蔡英文政府欲发放“振兴五倍券”来刺激台湾经济,王建民则认为,消费券只能对台湾经济有点小小帮助,根本解决不了经济困境,也解决不了旅游观光、服务业领域的问题,因为不是人人都用得起消费券,所以还会造成新的不公平、不平衡的现象。

那么应该如何解决台湾经济当前困境?王建民指出,台湾经济发展面临很多挑战,这可能与台湾经济角色有很大关系。台湾的民主政治已经绑架了经济的发展,执政者对发展经济的态度基本上是以对政治稳定、能够连任为优先考虑的,甚至把意识形态作为考虑的因素之一,所以导致台湾在经济发展上缺乏长期的稳定规划。

王建民说,比如马英九时代为了推动台湾经济发展、促进两岸和平,让台湾经济和大陆连接,在许多年努力后推出“自由经济示范区”,并走完法律程序,但蔡英文上台以后便废除了自由经济示范区的政策,同样在蔡英文上台之后被废掉的还有《海峡两岸经济合作架构协议》(ECFA)小组。

王建民指出,从近二三十年台湾经济发展可以看出,每个当政者上台以后都会提出一套经济发展方案,但几乎没有能够真正落实的计划,通常是继任者上台后就废掉前任的政策,并以自己的政绩为主,这导致台湾经济发展不稳定。换言之,台湾的政治结构、民主政治已经成为绑架台湾传统经济长远发展规划的祸首了。

不过,王建民认为现在台湾经济发展最大的挑战在于蔡英文政府的施政理念:不是发挥台湾经济和大陆联络的优势,而是推动两岸经济脱钩,并融入到美国主导的经济体系之中。

王建民说,台湾高科技产业发展快速与大陆经济有密切关系,大陆是台湾最大的外贸出口市场。两岸关系对台湾经济发展的帮助非常大,对台湾的就业也有帮助。

但蔡英文上台以来,配合美国政策进行经济脱钩,对两岸经贸采取了很多限制性措施,包括封杀特定大陆通信企业的产品,管制台湾产品向大陆出口等,并采取了一系列阻挠两岸经贸合作、推动两岸经贸脱钩的管制性措施。

此外,王建民也提到,台湾传统产业、服务业要恢复,就涉及到是否开放旅游。台湾防疫政策对大陆严格,对欧美和其他国家地区比较松,这种双重标准阻碍了两岸经济缓和。如果延续下去,可能对后疫情时代的台湾经济产生重大的影响,会打击大陆民众到台湾旅游的积极性,也会影响台湾经济的恢复与发展。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