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25日,民主刚果(即“刚果金”)财长卡扎迪(Nicolas Kazadi)突然向包括路透社在内的权威财经媒体披露,称该国政府正在审查前总统卡比拉(Joseph Kabila Kabange)当局与中国投资者达成的总额60亿美元“以基建换矿产”的交易。目标直指中国中铁资源集团与刚果矿业公司共同发起成立,中国资本占股68%的合资公司“华刚公司”。

该国总统齐塞克迪(Felix Tshisekedi)还在8月上旬发起一个委员会,旨在调查中国钼业公司计划投资25亿美元的巨型铜矿、钴矿矿山TFM(Tenke Fungurume)项目。

民主刚果共和国的领导更替背后折射出了中美的对峙

考虑到中国投资者在21世纪后于刚果加丹加省等资源省份战胜了西方投资者,控制了该国大约70%的矿业,刚果当局这种针对中国企业的态度很快在产业界引发争论。由于该国是非洲在2021年才加入“一带一路”合作倡议的国家。其背后的中美对峙更值得注意。

齐塞克迪对中国企业的激烈态度和他对北京的“友好”形成了激烈反差。齐塞克迪当局在2021年1月7日加入“一带一路”机制后,一度维持过相当的对华热度。可到5月,情况就有所不同。

在5月5日,特朗普(Donald Trump)当局时期的美国非洲特使彼得·范(Peter Pham)在社交网络发帖,暗示了《非洲情报》(Africa Intelligence)网刊披露的“刚果将重谈加丹加省矿业合同”信息的可靠性。一些分析人士认为,此举是美国施压要求遏制中国企业的结果。中国驻刚果(金)大使随即在5月6日称刚果(金)“不能成为大国之间的战场”。

民主刚果也是中国植根多年的国家之一,照片显示的是首都金沙萨的烈士体育场外景。该体育场是中国援建的八万人体育场,一直是该国举行重要体育赛事和文化活动的场所。(新华社)

齐塞克迪的幕僚对此多次强调“我方并无反华意图”。5月7日,齐塞克迪还专门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通电话,表示将坚定致力于两国友好,愿同中方密切交往,深化经贸、资源、基础设施等领域合作。到5月13日,他率团前往“华刚公司”视察,夸赞该造福当地员工,“为国家和人民做出了巨大贡献”。

可到5月15日,齐塞克迪却在“华刚公司”所在的加丹加省首府卢本巴希发表讲话,猛烈抨击在刚果的国际矿业公司,称公司“ 越来越富有”,刚果人“ 仍在痛苦中挣扎”,因此,他在批判了前政府在起草合同“表现不佳”后,宣布希望就采矿合同重新谈判。而他的初步意向也在三个月后最终得到落实。

对北京来说,刚果(金)当局的激烈态度从经济角度是难以理解的。金沙萨损害自身利益的行为是不可理喻的。

图为7月6日刚果劳动党主席、刚果(布)总统萨苏恩格索(左)在峰会上致辞。该国此前已将纳贝巴铁矿交由有中国资本背景的公司运营。(新华社)

也就在2021年上半年,中刚双边贸易总额达64.91亿美元,同比增长108.9%;刚果侧对华出口52.43亿美元,同比增长126.9%;进口12.48亿美元,同比增长56.5%,实现贸易顺差39.95亿美元。这种获利情况远超以往。此外,同在2021年上半年,中国对刚果(金)全行业直接投资额1.76亿美元。刚果(金)成为中国在非洲第一大投资目的地国。

但从政治角度来说,齐塞克迪的对华严厉的态度反而在情理之中。自其阵营于2019年大选期间击败前总统卡比拉阵营后,难以摆脱卡比拉阵营在军队、政治环境下的齐塞克迪一直寻求改善与美国的关系。美国也试图把卡比拉时期逐渐倾向北京的刚果拉回来。

到2020年7、8月之际,齐塞克迪阵营为打击卡比拉阵营,开始宣传后者向中国企业“贱卖国家资源”的罪行,同时希望美国非洲司令部能坐镇其首都金沙萨。随着通用电气等企业先后与齐塞克迪当局签署数十亿美元的大单,华盛顿与金沙萨之间的联系似已形成。

事实上,中国企业在非洲资源大国都多少容易遭遇一些问题,同是铜矿大国,赞比亚对中国的态度同样微妙。(新华社)

但遗憾的是,齐塞克迪直到特朗普下野之后才于2021年2月通过重组政府,拆解了卡比拉阵营,首次取得主动权。当齐塞克迪试图向华盛顿展示关系的延续时,拜登(Joe Biden)当局已碰上了另一个代理人。这就是齐塞克迪的前盟友,加丹加省前省长,百万富翁卡通比(Moise Katumbi)。

卡通比已经为即将到来的2022年刚果(金)总统大选在美国大搞政治游说,其代表先后和美国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等人会面,其在刚果国内的派系在522席的刚果下院中,也已有至少70名议员加入。考虑到齐塞克迪及其阵营试图在2022年大选中取得连任,这使得他就必须一面向国民展示自己打击贪腐、分配资源和利益的铁腕手段,进而向美国表现自己能对中国资本产生多少作用。

事已至此,中美两大巨头针对刚果资源的博弈就难免会在该国总统大选之年继续下去,而这个“一带一路”国家也由此因自身选择,成为大国对峙的前沿。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