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自阿富汗完全撤军,塔利班发言人宣布阿富汗独立后,各国开始思考与阿富汗新政权的关系。有评论指出,中国将在包括反恐、中美竞争、区域经济等方面思考应对方式。

英国《金融时报》8月31日刊登察哈尔学会研究员叶胜舟的文章,他认为,接下来至少有6个攸关中国利益的事项,包括难民是否大量涌入?新疆是否受到冲击?投资是否促进双赢?上海合作组织是否顺利扩容?台湾是否被美国抛弃?中美竞争是否持续升级?

其中,反恐将是中国重中之重。塔利班取得阿富汗首都喀布尔后,中方即多次提及打击恐怖组织,王毅8月18日与土耳其外长通电话时强调,塔利班需要以明确态度与一切恐怖势力彻底切割,并采取措施打击“东伊运”。

这篇文章说,目前“盖达组织”、“伊斯兰国”、“巴基斯坦塔利班”、“东伊运”等组织成员已与阿富汗塔利班一些派别紧密结合,这对未来阿富汗打击恐怖主义是艰巨挑战,也攸关中国将来对待阿富汗的态度。

塔利班是否能从安理会恐怖主义组织和个人名单中移出,需要包括中国等安理会5个常任理事国同意。

如果塔利班实施其宣称的温和稳健政策,待政局稳定后,中国有望大量投资基建;如果塔利班作风激进,新政权无法获得安理会承认,阿富汗又可能进一步成为恐怖主义的温床。

不过,文章认为,塔利班组建联合政府,将大概率沿用“骑墙”策略,即军事和安全靠美国,经济和发展靠中国。相比以往美、苏占据时期,中国有插手阿富汗的更大空间和机会,其中上海合作组织是个重要切入点。

塔利班“分尸辗烂”路透社记者,西迪奎生前最后的报道和贴文曝光:

至于阿富汗的新形势是否改变中美竞争对抗,文章表示,抗疫、反恐、气候、核不扩散是典型的国际公共产品,属于中美为数不多的可合作领域,也符合双方和全球利益,中美反恐合作有助于缓和阿富汗和双方的紧张局势。

叶胜舟说,“需要合作、更多竞抗,经常吵架、但不打架,也许是今后数十年中美关系的新常态。”

对于中国反复强调的,要求塔利班与恐怖组织“割席”的态度,据香港《南华早报》8月30日报道,阿富汗塔利班发言人苏海尔·沙欣(Suhail Shaheen)告诉《本周亚洲》时说,他们希望与中国合作在阿富汗构筑和平,并将兑现其承诺,防止该国成为“恐怖分子的集结地”。

他表示,阿富汗塔利班准备与中国就如何促进双方的相互关系、建立地区和平以及援助阿富汗重建方面稳步推进交换意见。

报道指,沙欣发表上述言论之际,正值美军从阿富汗撤离的最后期限8月31日的前夕。“中国,我们伟大的邻国,可以在阿富汗的重建以及阿富汗人的经济发展和繁荣中发挥建设性和积极的作用。期待中国发挥其作用”。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