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军撤离阿富汗引起举世震荡,战略学者对此讨论极多,台湾大学政治学系教授张登及在台媒“ETtoday新闻云”,以“科学怪人、帝国坟场、帝国赌场?”一文,指出阿富汗事件对于全球的战略意义。

台大政治系教授张登及指出,美国、英国、巴基斯坦、沙特阿拉伯合作训练圣战士,宛若是进行帝国豪赌。(吴逸骅/多维新闻)

张登及表示,1980年代末期巴基斯坦总理班娜姬布托(Benazir Bhutto)即曾警告美国总统老布什(George H.W. Bush):“你正在制造一个科学怪人”。这个科学怪人,指的就是塔利班组织的前身:1980年代开始出现的阿富汗与后来整个中东的圣战网络。在背景上,美国1979年起发动的“旋风行动”(Operation Cyclone),目标是为了制衡苏联派兵支持的“阿富汗民主共和国”将共党势力向海湾、南亚推进,“举世闻风丧胆的美国中情局、巴基斯坦三军情报局(Inter-Services Intelligence)、英军情六处(MI6)与沙乌地情报总局(GIP)大合作,共同出资训练‘圣战士’(Mujahideen),鼓励其推翻暴力推动世俗化、无神论、土改与妇女教育的阿富汗共产党,宛如在‘帝国赌场’进行豪赌”。

张登及指出,苏联逃出坟场后,阿国变成美国所支持的军阀共治。但不满乌兹别克斯坦族与塔吉克斯坦族等北方军阀的圣战士,在普什图族乡村神学校组织“塔利班”崛起后的领导下,迅速进军喀布尔并把阿共总书记纳吉布(Mohammed Najibullah)绞死,在1996年创建“阿富汗伊斯兰酋长国”,庇护众多曾参加反苏“圣战”的巴基斯坦、前苏联的中亚各国乃至中东、北非、西非、南亚与中国西北的极端主义支持者。

美国资助下茁壮并突变增生的多支“科学怪人”,影响甚钜,张登及称,后来改变美国“以中国为战略竞争者”政策,转而开启20年“反恐战争”(War on Terror)的911事件,与后面接连出现的伊拉克战争、“伊斯兰国”运动、利比亚战争、叙利亚战争与衍生的欧洲难民危机、欧债危机、欧盟弱化、英国退欧等等21世纪前20年的诸多大事,都与这批“科学怪人”的杰作有诸多关连。

张登及引述英国布朗大学的估算,表示美国对阿富汗经营的失败有两个面向,其一是在社会经济面向,美国虽然在20年内投入了2.3万亿美元,但绝大部分是军费,其中支援阿政府职员工资、建设与人道救助者每年仅50亿美元,张登及称“支援阿国建设与救助占比虽不多,却几乎等于阿国政府70%以上的岁入。可见没了美国军事与财政支持,阿政府几无自立的能力”。

美国投入的获利者,除了阿富汗都市中产阶级培育、与20年间成长的城市青年,使他们对于现代民权意识有所觉醒外,“真正从巨额战费终获利的主要仍是军阀、高级官僚与洛马、波音、通用、雷神等美国国防工业承包商”。

至于撤军战略失败则是第二个面向,“特朗普(Donald Trump)要求塔利班不进城、不攻击阿军警,逼迫喀布尔遵守并释放数千囚犯,但显然塔利班没遵守”,再加上阿富汗政府军无心恋战,“塔利班提前进占首都,美欧撤退行动仓促之下陷入混乱,又遭伊斯兰国-呼罗珊省(IS-K)恐怖组织自杀攻击,造成13名美国海军陆战队队员阵亡的惨剧。拜登(Joe Biden)政府为挽回颜面,急忙以无人机、导弹连续攻击‘主谋者’,结果有儿童死伤,又遭俄国质疑和嘲笑”。

虽然目前美军仍然维持每日从喀布尔机场空运数十架次班机,但是张登及质疑,英军已经完全撤走,美国是否愿意略为延长机场驻守?最近加入美国承诺接手阿难民的98国,真的愿意无上限接受可能混有伊斯兰国份子的难民?他也提到改由土耳其、阿塔与卡塔尔三国共同管理喀布尔机场的方案也未确定,“可谓一片混乱”。

张登及认为,美国“光荣撤出”算是“战略清晰”,其盘算失误的就是“时间”:阿军与各地军阀竟不战而降、不战而逃。他更指出,美国决策者若反向增兵阿富汗5万人、号召英军、日军、韩军、澳军以换下阿军,直接拿“大西方”精锐大战塔利班,就像越战与韩战如果愿意使用核武,技术上必有“赢得战役”的可能。但他强调,“赢得战役不等于赢得战争”,苏联1979年的前车之鉴就在眼前,且国内不见得同意,“拜登就算如追击海珊、卡扎菲那样再拿几千亿加码阿富汗帝国赌场,能否‘笑到最后’?恐怕首先是被美国选民抛弃,败选还乡了”。

张登及指出,美苏都企图透过轰炸与扶植在地某一势力,声称要帮忙建设现代化阿富汗与解放妇孺。“这些现象然是‘东方主义’(俄国与土耳其以东、非基督教世界的非理性、封建、残忍、衰弱)想像所造成”,但他提到,若把背后原因分为四个层次,分别可以看到(1)外观:“无人机女性主义”(以火力英勇地保护人权);(2)情绪:荣誉与复仇(911事件);(3)利益:石油与国防支出;与(4)大战略:历史上大国间的地缘对抗。

未来的发展,张登及提出几个值得观察的走向,如拜登是否能坚持袖手不管?俄国曾支持阿富汗共党,本是塔利班死敌,最近盛传正仲介阿塔与乌兹别克斯坦、塔吉克斯坦幕后支持的北方军阀共组政府,且加速促成伊朗加入上海合作组织,是否能继叙利亚战争保全阿赛德总统后,再创地缘政治胜利?如此一来,传统以美方为马首的海湾油国集团如何处理?阿富汗从陆地与空中流亡出境的难民,陆邻的上合组织各国与撤走的美欧各国接收多少、成本如何?因疫情正严管边界、已在检讨“一带一路”缺失的中国,愿意拿出多少资源、冒多少风险,到“帝国赌场”一搏?

张登及总结道,“全球一盘棋,帝国退出或下注都不容易;被退出与被下注的,更要小心”。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