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7月1日是中共建党百年纪念日,习近平在天安门城楼发表主题演讲时表示,“在这里,我代表党和人民庄严宣告,经过全党全国各族人民持续奋斗,我们实现了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在中华大地上全面建成了小康社会,历史性地解决了绝对贫困问题,正在意气风发向着全面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迈进。”

随着第一个百年过去,中国小康社会全面建成,中国开始向第二个百年目标稳步迈进。中国第二个百年目标很明确,即全面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而2021年8月17日,习近平主持召开中央财经委员会第十次会议,研究了扎实促进共同富裕问题。并且在会上习近平发表讲话时强调,“共同富裕是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是中国式现代化的重要特征,要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在高质量发展中促进共同富裕。”由上可知,推进实现共同富裕或将成为中共完成第二个百年目标的主战场。

收入分配改革是中共推进共同富裕的一个非常重要的路径。(Getty)

共同富裕是中共的理想追求

共同富裕为何如此重要?从历史维度来看,因为这是中共一贯的理想追求。作为社会主义政党,中共从建立的时刻起,就将全民共富作为自己的政治纲领。因此1949年中共建政后,即开始消除阶层差别,打击地主将土地平均分给农民,将私营企业公有化、国有化,所有职工获得大体一致的工资收入。

只是由于对经济发展规律认识不足,对人性认识不充分,毛时代大搞全民生产资料公有化,农村合作化运动,消灭贫富差距,结果严重打击了人们的生产积极性,限制了个人发展经济的自由和闯劲,最后导致了全社会均贫,而不是均富。

改革开放后,邓小平认识到计划经济的局限性,明白必须给人们充分的发展自由,鼓励大家创造财富,中国经济才能起死回生,中国社会才能走向富裕。因此,他提出贫穷不是社会主义,“黑猫白猫抓住老鼠就是好猫”的发展理念,鼓励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然后先富带动后富,最终实现共同富裕。

邓小平曾表示,“我们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根本目标是实现共同富裕,然而平均发展是不可能的。过去搞平均主义,吃‘大锅饭’,实际上是共同落后,共同贫穷,我们是吃了这个亏的。”因此,“要允许一部分地区、一部分企业、一部分工人农民,由于辛勤努力成绩大而收入先多一些,生活先好起来”,通过“一部分人生活先好起来,就必然产生极大的示范力量,影响左邻右舍,带动其他地区、其他单位的人们向他们学习。这样,就会使整个国民经济不断地波浪式地向前发展,使全国各族人民都能比较快地富裕起来。” 邓小平指出,“社会主义的目的就是要全国人民共同富裕,不是两极分化。”

经过改革开放40多年的快速发展,邓小平让一部分人、一部分地区先富起来的目标实现了,全民实现共同富裕也取得巨大成果,14亿人都基本实现小康,告别了过去缺吃少穿的贫困生活。不过,问题也很明显,即中国社会的贫富差距太过严重,出现了两极分化,一部分人和地区确实富裕了,但还有很多人没有富裕起来,依然相对贫穷。

中国有些地区已经十分富裕,图为被誉为中国红木第一村的浙江省东阳市南马镇花园村,它是乡村振兴战略样板村和美丽乡村建设示范村。(新华社)

显然,两极分化,贫富差距持续拉大,与中国标榜的社会主义性质是相矛盾的。为了解决这一由发展而来的新问题,中共需要将“共同富裕”的政治理想放到更加突出、显眼的位置。于是,2020年10月中共十九届五中全会提出要“把促进全体人民共同富裕摆在更加重要的位置”,并提出了“全体人民共同富裕取得更为明显的实质性进展”的目标。

在2021年出台的为中国未来发展描绘具体路线图的“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中,还首次提出了“支持浙江高质量发展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的发展规划,不久之后的2021年6月,长达万字的《关于支持浙江高质量发展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的意见》出台。所有这一切都表明,中共不忘初心,开始重点推动共同富裕的政治理想走进现实。

共同富裕更是时代的要求

在中国经济高速发展40多年后,历史的车轮推动中共竖起共同富裕的旗帜,这是时代对中国社会发展提出的新要求。如果说,此前40年是中国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全力发展经济,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那么此后30年(至2050年)中国将以经济建设和共同富裕为中心,在全力发展经济的同时,努力让全体国民都富裕起来。

贫富差距过大不仅与中共的政治理想不合拍,更是对中国的长治久安、可持续发展带来了现实威胁。总览全球,那些容易陷入社会动荡的国家和地区,一般都会面临严重的贫富差距问题。无论拉丁美洲、南非还是美国,都深受贫富差距过大的困扰,它们社会矛盾严重、尖锐,时常爆发悲剧性的社会冲突。中国不想步这些国家的后尘,就必须逆转贫富差距扩大的趋势,通过出台有针对性的措施,促使社会向共同富裕的方向发展。

应该说,有了前40年经济高速发展的基础,中国也确实初步具备了走向共同富裕的物质条件。2020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超过100万亿人民币(101.6万亿),财政收入约18万亿(受疫情影响低于2019年的19万亿),而2000年中国GDP还不到10万亿人民币,财政收入只有1.3万亿。与20年前相比,中国社会创造财富的能力已经大幅提升;与毛时代相比,更是有天差地别。

实现共同富裕,中国才能长治久安。图为2020年4月15日, 在河北省阜平县龙泉关镇骆驼湾村,村医霍建国为村民把脉。骆驼湾村曾经是当地有名的特困村,608口人中428人属贫困人口,如今早已脱贫摘帽。(新华社)

正是有丰富的物质条件为基础,习近平花费大量人力、物力、财力推动的扶贫攻坚工程,才能够在2020年顺利完成,让几千万人初步摆脱了绝对贫困,实现小康。以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为基础,中共在此时适时提出“共同富裕”的发展目标,可谓是响应了时代发展的需要。

已经实现小康的中国,广大民众已经不满足于吃饱穿暖,衣食无忧;而开始对越来越严重的贫富差距,社会不公,表达不满。有数据显示,中国社会的贫富差距已经与美国相当,处在十分严重的水平。普通民众对这种差距有切实的感受,所以近年来中国社会的仇富情绪开始蔓延。先富带动后富,实现共同富裕,越来越成为普通中国人最关切的现实诉求。

在区域经济发展问题上,邓小平曾将先发展、后发展的问题概括为“两个大局”:沿海地区要加快对外开放,使这个广大地带较快地先发展起来,从而带动内地更好地发展,这是一个事关大局的问题;反过来,发展到一定时候,又要求沿海地区拿出更多力量来帮助内地发展,这也是个大局。同理,在城乡、先富后富方面,也是如此。已经先富裕起来的人有义务贡献自己的力量,帮助后富的民众走向共同富裕。

此时,共同富裕已经不仅是中共的政治理想,更是中国民众发自内心的现实呼声,同时也是中国经济和社会向更高阶段发展的内在要求。只有让大多数国民都实现共同富裕,中国社会才能避免动荡,迎来和谐发展,可持续发展,更高水平的发展。共同富裕是一种多赢的最佳选择,社会中的所有人都会成为共同富裕的受益者。正因为共同富裕如此重要,它才很可能会成为中共第二个百年的中心工作,变成中共变革中国的主战场。不排除,明年中共二十大的新政府班子成员,也要围绕这个目标来搭建。

当然,以共同富裕为工作中心,不可避免总会产生一些副作用,如经济发展效率降低,相关工作人员太过重视分蛋糕,而一定程度上忽视了做蛋糕,因此制约了一些人的发展积极性。这是一个巨大的挑战,甚至比改革开放后的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更具挑战性。在第二个百年,如何做好公平与效率的平衡,在高质量发展中促进共同富裕,考验着中共的政治智慧。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