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8月17日在中共中央财经委员会会议上提出“共同富裕”目标,以及构建收入“三次分配”的机制,在西方和台湾都成为热点话题。不过,西方和台湾媒体的报道大多集中在“中共的独裁专政”、“富豪被迫捐钱”等面向上,带有一贯观看中国的“黑滤镜”,恐在无形中错失了反思自身资本主义制度问题的机会。

习近平宣布“在高质量发展中促进共同富裕”目标后,西方媒体近日纷纷撰文分析。美媒《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评论指出,几十年来,中共遵循邓小平的格言,即某些人先富起来是可以的,但北京突然改弦易辙,提出“共同富裕”政策,似乎更倾向于“吃掉”所有的富人,从这些人庞大的财富中分一杯羹。

彭博(Bloomberg)专栏作家舒曼(Michael Schuman)则表示,习近平提出的“共同富裕”及一系列产业镇压措施造成恐慌,富豪们争相磕头捐钱响应,民间也不再愿意冒险创业,顶尖人才流向没效率的国企及低阶工作,抑制经济创新活力。舒曼还说,习近平新政策可怕之处令人想起中共掌权初期的中国,一个孤立、技术落后、贫穷的年代,而这个计划“再次勒紧中国的脖子”。

此外,有“金融巨鳄”之称的投资家索罗斯(George Soros)也投书英国《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批评习近平打压民间企业,显示他不懂市场经济;并警告投资人习近平正在打造一个“升级版的毛泽东政党”,如果投资习近平治下的中国,恐将面临追悔莫及结果。

「金融巨鳄」索罗斯批评习近平不懂市场经济,且正在打造一个「升级版的毛泽东政党」。(Reuters)

同一时间,台湾媒体则多跟随西方媒体评论的风向,并且加倍唱衰中共的“共同富裕”。例如《自由时报》报道称“中国人好惨!200万算‘高收入’将成共同富裕‘调节’目标”;《今周刊》指“共同富裕”恐沦“共同躺平”;其他媒体则充斥“共同富裕”就是“劫富济贫”、“共产党中饱私囊”、“你的钱就是我的钱”等等对“共产主义”感到恐惧的指控。

综观西方和台媒对中共“共同富裕”目标的理解,大体不脱“富豪被迫捐钱、中国经济将大受打击、中国人民无法获益、共产党抢钱自肥”等等“黑滤镜”视角。然而,这类“黑滤镜”其实都有过于妖魔化和片面的问题,而未能看到“共同富裕”和中共“社会主义”政权本质性的关联,以及相关的配套和措施。

事实上,“共同富裕”并非习近平的创见,而是邓小平和其他中共领导人都提出过的理想。邓小平曾说“一个公有制占主体,一个共同富裕,这是我们所必须坚持的社会主义的根本原则。”又说“一部分地区、一部分人可以先富起来,带动和帮助其他地区、其他的人,逐步达到共同富裕。”而马克思主义中的共产主义理想,其实也就是“人人各尽所能、各取所需”的共同富裕社会。

中共宣布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后,如何持续发展,实现“共同富裕”,成为摆在中共案头的头等大事。(AP)

习近平在今(2021)年宣布完成第一个中共百年奋斗目标,即全面脱贫建成小康社会后,继续提出朝向“全面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第二个百年目标迈进,“共同富裕”无疑可以视为这个目标的重要组成部分,其对于回应当前中国社会存在的贫富差距、地域分化和996工作制等问题,具有重要的解套意义。

西方和台湾将“共同富裕”理解为“共产主义”其实并不算错,却忽略了习近平欲达到共产主义社会的方式,已经和毛泽东时代的极左路线明显不同。中共强调共同富裕“不是整齐划一的平均主义”也不是“劫富济贫”,而要循序渐进因地制宜落实。衡诸中共现有对于垄断企业的整顿和加强监管,或是透过增加税收、鼓励富人捐款等“合理调节过高收入”的说法,其实也都是欧洲福利国家行之有年的作法,不需过度放大。

值得注意的是,中共提出的“共同富裕”目标,还特别强调不仅是人民的物质生活要富裕,“精神生活”也要富裕,这某种程度上也解释了中国官方近来一系列对于演艺界、饭圈、互联网游戏产业和补教业等领域的整顿,和整治资本扩张对于社会的不良影响密切关联。

中国官方近期接连加强对互联网游戏的审查与管制。(VCG)

究其实,西方和台湾立足的资本主义制度,长年也都存在贫富差距、社会矛盾等结构性问题,同受住房、教育、医疗和养老问题所苦,西方和台媒与其带着“黑滤镜”唱衰中共“共同富裕”,不如一同反思如何改革资本主义的弊病才是正道。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