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野克俊(右)表示,日本帮助台湾,是基于自身的国家利益,台湾的“突发事件”关系到日本的存续。(WIKI)

日本前自卫队统合幕僚长(相当於参谋总长)河野克俊当地时间8月31日线上参与“凯达格兰论坛—2021亚太安全对话”,他表示,《美日安保条约》原先的目的是日本安全,但现在应该发展成与美国合作,创造包括台海在内的“区域和平稳定联盟”,日本应该发展防卫力量,扩大其安全作用,台湾问题的和平解决,取决於中国,而非台湾和美国,“我们必须考虑中国试图以任何方式入侵台湾,和平谈判不幸失败”。

河野克俊表示,自从新冠肺炎大流行以来,中国正试图通过经济扩大对世界的影响,并增加台湾取得疫苗的风险,日本很高兴提供台湾疫苗。在这个情况下,美日峰会於2021年在华盛顿举行,日本首相菅义伟是拜登(Joe Biden)就任美国总统后后,首位访美的国际领袖,峰会后的联合声明提到“台海和平稳定”,不只是美日关系,也是世界的的一个里程碑。

河野克俊指出,美国将中国定位为最强大的威胁,而日本是美国应对中国扩张最重要的伙伴,美日安保原先的目的是日本安全,但现在应该发展成与美国合作,创造包括台海在内的“区域和平稳定联盟”;日本必须发展防卫力量,扩大其安全作用,台湾问题虽然被“假设”要和平解决,但这是完全取决於中国的意图,而不是台湾和美国,“我们必须考虑中国试图以任何方式入侵台湾,和平谈判不幸失败”,而日本帮助台湾,是基於自身的国家利益,台湾的“突发事件”关系到日本的存续。

美日2021年3月举行“2+2”会谈 发表对中国措辞最为强硬声明(点图放大)

河野克俊提及,中共2021年7月庆祝建党100年,在1970年代至1980年代,中国通过开放的自由政策在经济上成为世界第二大国,军事预算也迅速增长。他表示,从历史来看,经济成长伴随着拓展,包括葡萄牙、西班牙、英国、荷兰、美国和日本都是如此,其中往往会发生冲突,这是因为丰富的海洋资源和海洋利益,是海洋国家的利益所在,他可以理解中国经济成长后也会伴随着探索,但问题是中国如何看待国际海洋法。

河野克俊认为,海洋原本就是开放的,并在以此为基础发展出的海洋法,自然不是为了遏止中国。然而中国这段时间在东海和南海的作为,是在没有国际协议的情况下自行发展,甚至增加领土,这显然与其国际角色背道而驰。特別是中国对南海的主权声张已被国际仲裁法庭驳回,在东海上还入侵日本拥有的岛屿水域,这都是中国企图改变现状的尝试。

河野克俊强调,如果中国与大家共享自由开放的海洋愿景,那么所有人都可以跟中国共享繁荣的经济,但令人遗憾的是,中国通过其行为,表明不和大家共享这个愿景,因此,“我们不仅需要经济的力量,还需要军事的力量,尤其是海军的力量”,在这个背景之下限制中国的海上活动,而由美国、日本、澳大利亚、印度组成的“四方安全对话”应这个需求因此而生。河野克俊也提到,“四方安全对话”与欧洲国家的合作,也可为海上安全做出巨大贡献,利用这种方式可扩展到更多国家,“多边合作是对抗中国的最佳方式”,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