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作为中国的邻国,其企业也是最早进入中国大陆的外资之一,与中国大陆的经贸往来深厚,与此同时中国大陆的经济快速发展,日本则仍难走出1985年签订广场协议后“失落的十年”影响。如今中国大陆在东亚地区的经济影响力已然超越日本,军事实力同样快速成长,令日本深感不安,只是形势比人强,日本仍需仰仗与中国的经贸往来以维持自身经济增长动能,陷入颇为尴尬的情境。

新冠疫情期间,因为缺乏观光客,让日本街头显得冷清。(美联社)

坊间经济教科书中描述的日本经济发展,多着墨于日本放弃军事、全力发展民生经济,加工出口业的发展模式,以及“雁行理论”带动台湾、韩国、东南亚、中国大陆等发展,日本掌握核心技术能力等,这固然让日本在战后很长一段时间内作为东亚地区经济的领头羊,但如何在政治上让国家“正常化”始终是日本心中所想,同时也是美国极力提防的,1980年代的美日半导体战争即是此一心态的缩影,而落败的日本也难以找到下一个增长的刺激点。

时过境迁,中国日益成为美国的主要竞争对手,日本试图在中美竞争的过程中积极寻求“正常化”,并找到下一步刺激增长的点,而将日本视为“敬爱的大哥哥”的台湾民进党也频频向日本“输诚”,期望“正常化”后的日本能够出手协助制衡中国,以追求民进党的台独议程。尽管“正常化”的过程中,中国与日本之间的新仇旧恨不时摩擦出火药味,但我们仍不禁要问,日本还会再步上往日的道路,与中国正面发生冲突?而台湾又有从中牟利的空间吗?

驱动“第三次开国”的因素:内外交困欲振乏力

2010年11月,在日本横滨召开的亚太经合会(APEC)上,时任民主党籍的日本总理大臣菅直人表示日本将加入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The Trans-Pacific Partnership,TPP),并将之称做日本的“第三次开国”,也将日本从前任总理鸠山由纪夫的与美中等边外交政策,拉回强化“美日同盟”的外交。

2013年自民党政权重新上台后,时任总理大臣的安倍晋三表示,将尽快加入TPP及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协定(Regional Comprehensive Economic Partnership,RCEP),以为其“安倍经济学”的政策推动增添筹码,期望能够结束“平成萧条”。不过事与愿违,安倍晋三的“三支箭”射出后无一中的。

“安倍经济学”的“三支箭”射出后,仍无从挽救日本经济的颓势。(中国日报网)

第一支箭“异次元货币宽松政策”,促使日本国债的价值大幅滑落,日本中央银行回购国债的行为也促使资产的曝险部位暴升,日本面临“国债暴跌”与“奇迹式事件”的对赌,唯有后者发生了才谈得上平安退场;第二支箭“机动性的财政政策”,则增加了日本高龄者的医疗负担,调高的消费税让本来消费欲望就逐渐低落的日本民众更加不乐意消费,但是财政赤字却仍无法转为黑字;而第三支箭“唤起民间投资的成长策略”,有限的内需并无法增加产品的销售额,条件限制多如牛毛的“放宽都市圈建物容积率”也未能有效刺激、活用房地产,实体经济仍旧深陷泥沼难以自拔。

内部的政策收效甚微,外部局势也不容乐观。2017年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以一纸行政命令宣布退出TPP,日本顺势“被成为”盟主,领导着失去美国市场而近乎瘫痪、群龙无首的联盟;2020年的新冠肺炎疫情,让日本原本寄予厚望的“奇迹式事件”——东京奥运被迫延期一年,也给日本的内需带来强大的打击。尽管2021年东奥仍旧举行了,但是在疫情仍未散去的情况下,东奥必须空场进行,失去外国观光客的东奥给日本带来的收益十分有限。

美国国会议员在国会前砸毁日本东芝的收音机,象征着1980年代的美日半导体战争打响,结局以日本的半导体产业被拆分作收。(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日本的前两次“开国”都深受美国的影响,在军事政策上循着不同的轨迹发展,最终却都是败于美国。第一次开国,日本的“富国强兵”走向军国主义道路,透过军事手段入侵邻近的中国、朝鲜,并且深入东南亚,欲创建“大东亚共荣圈”,不过最终遭到美国的优势军力蹂躏;第二次开国,日本“富国轻兵”,日本企业强大的生产组织能力,在汽车工业、民生消费电子用品领域屡挫美国同行,甚至在先进科技的半导体领域有将美国硅谷的同行吞灭之势,但随着美国政府警醒过来,钓鱼执法、抹黑、关税、政治施压等手段多管齐下,日本败于美国制裁之势不可免,最终半导体产业遭到分拆,芯片制造落入了韩国和台湾手中,屈辱性的广场协议及随后的泡沫经济破灭,则让日本坠入萧条之中。

中日经贸难分难舍 远非台湾可比

尽管日本陷入“平成萧条”,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手中仍有诸多令人垂涎的技术及资产,日本在半导体材料及设备领域仍是垄断性的存在,日制汽车、消费电子品及药妆品仍是许多人的爱好,模型玩具、书报、小说漫画、电子游戏、剧集影片等反映“文化软实力”的物件仍深受喜爱,日本旅行魅力吸引诸多海外观光客。

日本仍有众多技术、消费品具有吸引力,软实力输出也还保有一亩三分地。(日本观光局官网)

但是日本的内需市场终究有限,这些产品仍需寻求对外输出的管道,才能够成为刺激经济增长的动力。2020年的日本,对中国大陆(不含香港)的出口及进口分别占了22.1%及25.8%,位居日本最大贸易伙伴之位;中国大陆大手笔的观光客也给日本贡献不少收入,这是日本在新冠肺炎爆发初期,主动对中国示好,避免跟随美国脚步激怒中国的主因,尽管东奥的空场举办,让日本损失了中国等观光客的效应,但日本仍希望在疫情缓和后,能从这一部份获取收益。

尤有特别的是,中国大陆为寻求半导体的去美化,与许多日本企业寻求共同开发技术,而有了被美国按在地上摩擦经验的日本,也在想方设法减少美国在这一领域的干涉及影响;中国企业也高价收购了日本的二手半导体设备,借此绕过西方国家限制以取得设备,进行扩产以及研制,日本企业则透过高价出售折旧设备,为更新生产设备获取银弹。

中国在2020年向日本企业购买了大量的二手半导体设备。(彭博社)

相对来说,台湾与日本之间的经济往来规模小得多,日本对台湾的出口及进口占比分别为6.9%及4.2%。除了体量上的差距外,日本对台湾所求的必不可少产品,似乎就只有高阶芯片的生产代工,这也是日本频频向台积电等半导体企业招手,让其前往设厂的主因。对日本政府来说最好的消息就是,台湾的民进党政府为了向日本示好,肯定不会对日本向其企业的邀请设下限制。

基于国际之间只有永恒利益,没有永远朋友的状况下,无论台湾如何吹嘘“台日友好”,但能给日本的利益帮助始终是少于中国大陆一大截的,而若没有从中国大陆得到经济输血,日本的萧条局势只会加速,更遑论复兴了。倘若日本向台湾所求之物,亦即台积电等企业赴日设厂成功到手了,有充足的技术储备的日本将有能力自行寻求增长突破点,而欲求摆脱萧条的日本是否会愿意卷入台海战火,增添自己陷入更萧条的风险,当是显而易见,美国在阿富汗跌了一跤后,若民进党转而将希望寄托于日本,这一相情愿迟早会撞上“现实”这堵高墙。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