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关于槟榔管制问题意外地引发两岸民众注意,一切都起源于今(2021)年8月中旬,中国驻伊斯坦布尔总领馆发文提醒,文中表示有多名包括台湾同胞在内的中国公民,在入境土耳其时因携带槟榔被捕。因为根据土耳其法律,槟榔中所含的槟榔碱因具有致幻性,因而被认定为毒品。

中国驻伊斯坦布尔总领馆于8月12日发文表示有多名包括台湾同胞在内的中国公民,在入境土耳其时因携带槟榔被捕。(截图自中国驻伊斯坦布尔总领馆网页)

事实上,国际间早已认定槟榔是致癌物。比如2003年世界卫生组织(WHO)的下属机构国际癌症研究中心(IARC),在搜集了印度、巴基斯坦等7个国家和地区的上百篇槟榔研究报告并经过专家探讨后,认定槟榔为一级致癌物。

两岸官方对此也谨守国际的研究调查,近年来在卫生保健宣传上早已多多提醒槟榔对身体的危害。比如大陆原国家食药监总局在2017年公布致癌物清单时,已将槟榔果列入一级致癌物;而台湾主管机关卫生福利部也经常提醒民众,嚼食槟榔会增加罹患口腔癌、咽喉癌与食道癌的风险。

吊诡的是,虽然官方基于保护民众健康的立场,不断提醒嚼食槟榔的风险,但目前槟榔在两岸都未被官方明确禁止,因此贩售与食用者大有人在,就连过去曾风靡一时的台湾槟郎西施,至今也仍常在路旁看见。令许多人困惑的是,为何明知该食品危害人体健康,官方仍不禁止贩售?

甚至,最近大陆湖南省还传出可能将槟榔列为当地特色产品,旋即引发争议。在2020年8月至2021年5月,大陆部分省份此前对槟榔企业的生产许可陆续到期,根据国家层面的监管态度,槟榔不再作为食品来管理,不能再颁发食品生产许可。像厦门市早在1996年就已经在辖区范围内禁止生产、销售和食用槟榔。

但对某些省分如湖南、海南与云南地区,其社会长期以来则多有嚼食槟榔习惯。根据湖南省疾控中心2011年发表的研究《湖南地区食用槟榔流行病学研究》结果推测,在湖南城市地区,10个人里面,有超过4个人正在嚼槟榔,所以2017年湖南的口腔癌“年龄标化伤残调整寿命年”(DALY)达到40.8/10万,湖南该指标在全中国大陆可谓名列前茅。

真正让湖南难以禁止槟榔的主因,恐怕还是产业利益的拉扯。对槟榔业者而言,槟榔带来庞大的商机,因此如何让槟榔成为合法食品,就变成业者与官方的博弈。根据一份第三方研究机构所撰述《2020年中国槟榔市场现状分析报告》显示,大陆全国槟榔产业年产值达400亿元(人民币),其中湖南就占了四分之三,年产值达300亿元。

事实上,大陆的槟榔种植有95%在海南,槟榔甚至在海南已成为第一大产业,是该区中东部民众主要收入来源,而湖南则是最主要的加工地。其为当地创造丰厚产值,同时也获得地方政府的支持。2007年湖南湘潭甚至将槟榔文化纳入非物质文化遗产。因为槟榔产业能够解决劳动就业、提高群众收入、稳定社会、促进地方经济快速发展。据不完全统计,中国大陆槟榔产业的就业人口粗估超过500万人。

也因此,槟榔的禁制对海南、湖南等以其作为产业核心的地区而言显得为难。因为这关乎到地方产业发展与居民的生计。所以槟榔的监管让地方政府陷入两难,同样的矛盾也正在台湾上演。

槟榔残害身体健康几乎已是台湾民众普遍常识,且种植槟榔还会造成水土流失、破坏生态环境,因此台湾民间团体历年来持续游说官方,希望槟榔能比照同样对人身体有害的烟草设立专法来防制,但背后存在的庞大商业利益,导致对其进行真正的禁制显得窒碍难行。

台湾槟榔出口早期以香港与中国大陆为主,近五年则是近100%销售往中国大陆。(黄雅慧/多维新闻)

据台湾农委会2019年公布的农业统计年报显示,台湾槟榔种植面积大约为4.1万公顷,年产量高达10.3万公吨,产值更是达到新台币100亿元以上,台湾业者也多寻求将槟榔列为“食品”的地位。对于健康与经济,台湾政府同样陷入两难,于是采取“不辅导、不鼓励、不禁止”的三不政策,坊间多有声浪应该对槟榔课征税率等,但建议再多,政府迄今仍不敢有作为。

此外,台湾自2002年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以来,开始从境外如泰国等地进口槟榔,有台湾槟榔业者担忧如此一来会侵蚀本地槟榔市场,同时间,业者也多寻思希望能往大陆湖南出口。

2005年连胡会后,两岸开启新一轮的农业交流,中国质检局也相应公布允许15种果品零关税进大陆,槟榔当时便作为“果品”在列。截止目前,台湾槟榔的出口地高达99%都是输往中国大陆与香港。

两岸因地理区位关系同样含括热带,因此有种、吃槟榔的习惯,当前也都遇到监管难题,这部分两岸政策也许可以互相参考,或许在双方社会与民间的努力下,尽管政治上缺乏交流,但还是能在共同参照下找出一条跟槟榔这种作物共处的方式,亦不致使双方完全丧失互动。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