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外交部8月31日的例行记者会上,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借韩国民众提起诉讼,控告美军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及驻韩美军司令拉卡梅拉(Paul LaCamera)将军一案,再次批评美军在朝鲜半岛二十余年的生化武器研究,直指其危险性。

此举也是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5月18日披露美军在韩国釜山港修建生化武器基地,并在近期不断运入生物战剂之后,中方时隔三个月第二次揭批美国生物武器问题。

从里根、克林顿、小布什、奥巴马再到拜登,美国的细菌战能力在四十年来不断发展

赵立坚、汪文斌的两次发言展示了一个事实:美国这个在生物军事化活动和生物实验室安全方面“最不公开、最不透明的”国家,不仅给釜山等地数十万韩国民众带来生命威胁,其在全球的200多个生物实验室,周边传染源不明的重症急性呼吸综合征、埃博拉出血热、寨卡病毒等疫情的传播亦难以解释。外界因此继续把目光聚焦在美国的生化战剂研究领域的重镇,德特里克堡等生物实验室。

不可否认,当华盛顿谈“武汉实验室”的溯源等问题时,与之针锋相对地提起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是一种有效的对峙手段,但此举这种被动还击态势是不够的,而就美国在朝鲜半岛的细菌战、生物战等具体行为来说,北京本可以揭开更多内容。譬如驻韩美军在朝鲜半岛的细菌战研发进程正在近一两年间加速运转,并在拜登(Joe Biden)政府时期迎接第一次因政策而来的激活。

根据韩国“驱逐美国细菌战部队全国大会”等民间组织,以及美军招聘材料等信息显示。美军正在以韩国全境为基地,不加掩饰地开展“朱庇特”计划(JUPITR ATD)的后期项目。

驻韩美军前总司令布鲁克斯(Vincent Brooks,中立者)将军曾在2017年视察过美军在釜山港的实验室。照片中醒目的冰箱显示出实验室保存着活性生物材料,这其中可能包括炭疽芽孢或鼠疫杆菌等。(SisaIN网页截图)

美军分别在2020年5月和8月通过其国防代理商巴特尔研究所(Battelle)和亨廷顿·英格尔斯工业 (Huntington Ingalls Industries)向韩军和韩国民间招聘为项目服务的系统操作员和“空气培养基标本采集与分析师”,开始将“朱庇特计划”细化调整为全面应对化学、生物核武器的“半人马计划”。韩国JTBC电视台认为,该计划的实施意味着生化战实验的展开。

尽管驻韩美军曾称,其带入釜山港的生物战剂已“辐射灭活”,但有学者指出,DNA已损坏的死菌是无法展开生化实验的。美国国防部也在2019年确认,其在韩国的细菌研究均为“活介质试验”。随着驻韩美军的生化项目参与人员规模在2020年内突然在六个基地内扩张,美国的生化战进程也在逐渐加速。

目前,驻韩美军已在十一年间于韩国境内多个基地展开了炭疽、鼠疫研究,其实验材料从美国境内的达格威(Dugway)军事实验室经民用快递直送韩国境内,考虑到巴特尔研究所运营的格鲁吉亚基地据传曾发生至少73人死亡的事件。韩国民间因此担心美军在首尔、釜山一带的基地如发生事故,其后果恐不堪设想。

图为格鲁吉亚首都第比利斯城外17公里的理查德·卢加尔公共卫生研究中心,此地由美军指派的国防承包商巴特尔研究所运营,美国、格鲁吉亚各方一致批评俄罗斯“编造”有关该中心“死亡实验室”的传言。但面对要求参观的俄方,格鲁吉亚最终还是有所保留。(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遗憾的是,由于《驻韩美军地位协定》(SOFA)的限制,韩国军队无法干预美国的细菌战行动,韩国政府也无法阻拦从美国运往美军细菌战基地的实验物资。根据2013年的韩美协议,韩军自己甚至也是“朱庇特计划”和“半人马计划”的一部分。这使得韩国各界驱逐美国细菌实验室的努力基本归于徒劳。

对美国来说,在韩国的细菌实验室有着重要的地位。“朱庇特计划”前总监伊曼纽尔(Peter Emanuel)博士曾在接受美军军刊采访时指出,韩国是美国本土之外最适合建立生物实验室的国家,如有需要,美军可随时进行试验;如试验失败,美方在当地亦可控制局面。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韩国已成为美国全球生物战的中心。

于是,到2021年5月4日,随着美国国防部负责政策的代理助理国务卿沃尔什(Jennifer Walsh)已在美国众议院国防委员会“情报与特种作战分科委员会”的听证会上称,驻韩美军正在带领韩军做好应对“朝鲜化学、生物、核武器”的准备,并提高其威慑能力时,考虑到朝鲜的“生化武器”能力从1960年以来始终处于空白,该国内部也从未传出任何“生化事故”等具体情报,而美国自二战以来一直都是全球拥有最多生物武器的国家,这使美方的对朝“备战”行动显得不可理喻。

图为朝韩间非军事区的铁原郡地区,此地在朝鲜战争期间不仅因战场而出名,当地也是美军细菌战引发的出血热疫情的重灾区。在韩国20世纪70年代发生本土性的“汉塔病毒”出血热疫情后,韩国医学界回想起1951年时的出血热其潜伏期和病程较短,此前未在朝鲜半岛上发生过,由此对美军细菌战问题心生疑惑。(路透社)

事实上,环顾美国自二战以后收留日本731部队,获取其实验成果之后。朝鲜半岛就是其展示细菌战能力的最初舞台。美军除对朝鲜战争的中国军队释放跳蚤,传播出血热之外。韩国铁原、涟川一带也因美军轰炸出现过不明病因的出血热。北京或许应该继续发掘相关历史渊源,让美军在韩行动的继续引发国际社会的回声,并最终揭示华盛顿在生物武器问题上的危险面容。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