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卡拉方面与塔利班之间已经非常接近达成以下互惠协议了:即阿塔将喀布尔机场全权委托给土耳其与卡塔尔合作经营,作为交换,安卡拉方面将承认塔利班政权在阿富汗的合法地位”——8月29日,两位参与上述协议谈判的土耳其官员,以匿名形式向中东之眼网披露了这一颇具轰动性的消息。根据他们的描述,目前围绕该协议的谈判进展顺利,只待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批准即可正式生效。

这样的协议对于当下的缔约双方来说是一种性价比最高的双赢模式,就塔利班来说,这是其再度掌权之后收获的首份外部认可,并将为之后可能出现的“国际承认”多米诺骨牌效应打开希望之窗。

就土耳其而言,自身在此前的阿富汗乱局中仅以北约盟国身份派军进入喀布尔机场协助联军撤离,其表现在几大外部强权里至多只是差强人意的级别。现在仅以承认塔利班政权为条件,获得了喀布尔机场的全权承包资格,从而为在后续的阿富汗重建进程中争取高位占得先机。

与此同时,以中美俄欧为代表的其他强权在是否承认阿塔的问题上依然表态谨慎。

8月29日,正在伊拉克参加地区安全峰会的法国总统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公开表示“巴黎方面正在同英德一道,与阿塔积极协商有关在喀布尔设立安全区,以便更为顺利地推进三国撤侨工作的问题”。但在承认塔利班政权的问题上并未松口,称“只有在阿塔能够践行尊重人权之承诺的前提下,我们(英法德)会考虑承认其政权合法性的问题”。

无独有偶,虽然一贯与塔利班积怨甚深的美国也在低调谋求与前者的和解,但与马克龙类似,作为美国国务卿的布林肯(Antony Blinken)在承认阿塔政权合法性的问题上同样给出了十分苛刻的前提条件。与此同时,中俄近来也始终保持与阿塔积极接触协商的姿态,但在承认政权合法性的问题上维持高度谨慎态度。

咋看之下,塔利班的国际承认之路不应如此艰难。毕竟,阿塔手里握着各路强权都需要忌惮的筹码——即颇为紧迫的撤侨问题。这点即便是在撤侨行动中占据绝对优势的美国也不例外,在8月31日凌晨正式完成撤军行动之后,白宫方面仍然声称约有百名美国人因为种种原因仍然滞留在阿富汗。

但实际情况远比上述理论假设要复杂得多,首先是阿塔手里所握筹码的紧俏程度于各路列强来说不尽相同,以率先“开吃螃蟹”的土耳其为例,除了常规的撤侨问题之外,安卡拉方面最为忧心的是阿富汗难民潮冲击土耳其的问题。

近年来,埃尔多安当局出于“文化统战”的需要接收了大量来自伊斯兰世界的难民。目前,已经总计接收了来自叙利亚的370万战争难民以及来自阿富汗的约30万普通难民。

其规模已经明显超过了土耳其综合国力所能承受的上限,因此,安卡拉方面对此番因阿富汗再度变天可能带来的新难民潮极为警惕。在这种情形下,与掌握难民阀门控制权的塔利班达成互惠交易也在情理之中。

与土耳其相比,以美英法德为代表的其他北约盟国就没有如此迫切的“难民拒止”需求。迄今为止,绝大多数欧美国家只允许此前曾经为其驻阿机构服务过的阿富汗公民前来特定对象国进行“政治避难”。这样高度选择性的“庇护难民”,与可能遭受无差别难民潮冲击的土耳其相比完全不在同一量级之上。

其次,则涉及到围绕“人权”议题的敏感性问题。在欧美主流舆论场上,“人权”问题触及到高度敏感的“普世价值”红线。由于阿塔长期以来在这一问题上“劣迹斑斑”的舆论形象,使得多数欧美执政当局很难完全撇开舆论压力与阿塔媾和。

再者,则涉及到特殊安全关切与历史积怨问题。这一点在土耳其与中俄的对比上尤为明显,比之于与阿塔没有直接历史纠葛或现实利益矛盾的土耳其,中俄两国与阿塔之间都有着不少剪不断理还乱的宿怨纠葛。

就中国来说,阿塔与东突(东伊运)之间纠缠不清的勾连最令北京方面头疼。对俄罗斯而言,阿塔此前与车臣分离主义势力的过从甚密以及当下与一些中亚极端势力暧昧不清的联系都令普京当局如鲠在喉。

更为令人担忧的是,鉴于阿富汗长期以来在全球圣战网络中的转接枢纽地位,即便阿塔现任领导层在主观层面有着全面扭转组织定位的坚定意志,就客观层面来说,阿塔要彻底切断与其他圣战组织的勾连也绝非易事。

综上所述不难看出,土耳其的率先认可确实为阿塔的国际承认之路打开了积极局面,但要真正实现阿塔领导层期许的“华丽转身”尚需塔利班自身坚持不懈地做出令国际社会信服的转型努力。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