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演员赵薇(中)遭封杀,官方整肃娱乐圈的目的,引发了广泛猜测。(微博@赵薇)

中国正在发生重大变化,从经济领域、金融领域、文化领域到政治领域都在发生一场深刻的变革……这是一次从资本集团向人民群众的回归,以资本为中心向以人民为中心的变革。因此,这是一场政治变革,人民正在重新成为这场变革的主体,所有阻挡这场以人民为中心变革的都将被抛弃。

一篇网络自媒体充满民粹主义色彩的文章,日前从民间舆论场进入中国官方主流媒体的视野。中国多家官媒8月29日集中转发一篇自媒体评论文章,文中指中国官方近期在各个领域的一系列整治动作,是一场“深刻变革”,或者说是一场“深刻革命”,并称阻挡这场变革的“将被抛弃”。

这篇题为《每个人都能感受到,一场深刻的变革正在进行!》的文章最初由微信公众号“李光满冰点时评”发表,但过后被人民网、新华网、央视网、中国军网、光明网、中青在线、中新网、环球网等众多官媒转发。

文章说,从蚂蚁上市被叫停,到中央整顿经济秩序、反垄断,到阿里被罚182亿元和滴滴被查,到中央隆重纪念建党100周年,提出走共同富裕道路,以及最近对娱乐圈乱象的一系列整治动作,都在告诉我们,中国正在发生重大变化,从经济领域、金融领域、文化领域到政治领域都在发生一场深刻的变革,或者也可以说是一场深刻的革命。

“变革将荡涤一切尘埃,资本市场不再成为资本家一夜暴富的天堂,文化市场不再成为娘炮明星的天堂,新闻舆论不再成为崇拜西方文化的阵地,红色回归,英雄回归,血性回归”。文章如是说。

文章指出,中国面临着越来越严峻复杂的国际环境,美国正对中国实施越来越严厉的军事威胁、经济及科技封锁、金融打击、政治及外交围剿,“通过中国内部的第五纵队对中国发动颜色革命”,这场深刻变革正是为了应对美国已经开始对中国发动的“野蛮而凶猛的攻击”,如果此时还要依靠大资本家作为反帝国主义、反霸权主义的主力,那么就会像当年苏联一样。

李光满8月30日在所发的文章中写道:“各大央媒集中统一刊发一篇来自公众号自媒体的文章十分罕见,显然是新闻宣传主管部门和网信主管部门的统一安排,由此形成了非常强势的宣传效应。”也就是说,这篇文章可能代表了官方意思,至少是契合了官方的意思。

李光满原是《华中电力报》(2012年已停刊)的总编辑,这位作者之前还写过一篇文章,给张文宏扣上了“投降主义”的帽子,指责上海市新冠病毒临床救治专家组组长张文宏的“与病毒共存”论是投降主义,必须坚决反对。他在文章中说,张文宏只是一个普通医生,却成为有一定舆论影响力的网红,经常发表一些言论,左右、引导舆论,为某种舆论方向带节奏,“我们不禁要问,他到底是谁?”并指“张文宏的‘与病毒和谐共处’论可以休矣,张文宏的‘向病毒投降’论可以休矣!”

张文宏“世界要学会与这个病毒共存”的说法,引来了批评声音。(视觉中国)

但事实上,张文宏从来没有说过要向病毒投降,纵观张文宏的发言,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过,要放弃中国既有的精准疫情防控模式,向病毒投降。相反,他支持如必要则果断定点管控,也认为病毒出现的地方,要“让城市慢下来”,同时积极宣传打疫苗。至于最受争议的“世界要学会与这个病毒共存”,结合上下文看,其实意思很明确,就是病毒的长期存在,不以人意志为转移。这是一个事实判断,而并非一些自媒体所歪曲的,准备以放任的态度和“病毒共存”,更不是“向病毒投降”。

多维新闻在此前文章中就曾指出,动辄上纲上线地给张文宏(或者其他人)扣上“投降主义”的帽子,这不是一个正常社会所应该呈现的形态。虽然这些发出极端声音的人,并不代表多数中国人,也不是中国社会的主流声音,但无疑不容小视。即便是批评,也应该基于理性和科学的立场,而非动辄就扣上“某某主义”的帽子,舆论场上这种上纲上线、泛政治化地乱扣帽子的做法,也应该休矣。

回到本文开头讨论的话题,中国娱乐圈、资本市场确实乱象丛生,也确实应该整治,中国政府也有所行动,比如中央网信办重拳整治“饭圈”,国家税务总局处罚郑爽偷逃税2.99亿元,各大平台下架赵薇、高晓松的作品等;再比如蚂蚁集团的上市被叫停,阿里巴巴因垄断被罚款,滴滴因信息安全被查。他们可能都并不无辜,但似乎也没有到“喊打喊杀”的地步。

比如,上述这位“出圈”的作者说,赵薇“早在二十多年前就应该从中国公众视野中消失”,理由是身穿疑似日本军旗的衣服出现在公众视野,还指“她跟马云、王林等大师打的火热”,“在中国的资本市场上呼云唤雨”,“不是不报,是时候未到”,似乎曾经和什么人打过交道也成了赵薇的原罪。在赵薇究竟因何被封杀还不确定的今天,就因为她之前的言行将她“一棍子打死”,显然不是现代法治社会应该发生和所提倡的,这是典型的民粹主义的做法。

根据官方定义,民粹主义表面上以人民为核心,但实际上是最缺乏公民个人尊严与个人基本权利的观念。民粹主义者崇拜“人民”,但他们崇拜的是作为一个抽象整体的“人民”,而对组成“人民”的一个个具体的“人”却持一种极为蔑视的态度。俄国民粹派当年有句名言:“谁不和‘我们’在一起,谁就是反对‘我们’;谁反对‘我们’,谁就是‘我们’的敌人;而对敌人就应该用一切手段加以消灭。”

笔者并非是为赵薇等人辩白,他们之前的言行有不当之处是事实,但即便他们有违背公序良俗,甚至触犯法律的行为,是否也应该本着实事求是的原则处理,而不是去翻他们的“黑历史”,上纲上线地网罗所谓的“罪状”;是否也可以给予他们改过自新的机会,对于沾满无辜者鲜血的阿富汗塔利班,尚能够被国际上赋予改变的期待,更何况,从目前来看,赵薇、高晓松等也并非十恶不赦,没有必要一定要将他们放到“敌人”的位置,喊打喊杀。

上述文章被官媒广泛转发也引起了普遍关注,支持者认为,那是“时代所需的正能量”,“乌烟瘴气太久了,静待风清气正的那一天”。不赞同文章观点的网民则留言称,“看完后后背发凉”,“这算运动开始的第一张大字报?”。也有论者指称李光满为“极左派人士”,认为他发布的消息,不太值得作为参考:“他的每篇文章的真实性都有很大缺失,例如之前发了一篇抨击张文宏的。”

网络上还有声音指,文章所谈对政治经济文化全方位整顿,不过围绕两大棒:一曰民族主义大棒,二曰割资本主义尾巴大棒。在上述文章中,作者说:“如果这个时候,我们还要依靠那些大资本家作为反帝国主义、反霸权主义的主力、还在迎合美国的‘奶头乐’战略,让我们的青年一代失去强悍和阳刚的雄风,那么我们不用敌人来打就自己先倒下了,就像当年苏联一样,任国家崩溃、任国家财富被洗劫、任人民陷入深重灾难。”

那么问题来了,谁是“大资本家”?马云吗?显然,不能因为阿里巴巴有垄断行为,马云曾高调炮轰金融系统,就将他划入“大资本家”的行列吧。人们不禁要问:中国社会主义改造完成60余年,改革开放40余载,难道“大资本家”卷土重来了?

此外,海外舆论场有人把这篇文章视为“新文革”开始的信号之一,有人甚至将这篇文章与姚文元于1965年写的、拉开文革序幕的《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相提并论。观察人士指,上述自媒体文章进入官方舆论场,确实值得观察,但将之上升为又一次文革信号,恐怕也是小题大做,同样也有“上纲上线”的嫌疑。

值得一提的是,官媒在转发上述文章的时候,选择性地删除了部分政治色彩强烈的语句,比如,作者将蚂蚁集团、滴滴公司称作“大买办资本集团”,且“走向了社会主义的对立面,走向了人民的对立面”,这场变革就是要“对这些社会毒瘤、对这些买办资本集团进行清理、整治”。这些内容不见于官媒转发的文章中。

“文艺绝不是单纯的唱歌跳舞、吹拉弹唱,而是思想文化和意识形态工作的重要阵地,是上层建筑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党的一项极端重要的工作。如果任由资本在文艺界无序扩张,就会失去文艺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的作用,就会瓦解中华民族的精神家园。”中纪委网站的一篇文章说。

无论如何,一场涉及舆论圈、资本圈,甚至更广阔领域的整肃,似乎已经骤然而至。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