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8月30日报道,欧洲航天局局长阿施巴赫(Josef Aschbacher)参加在美国科罗拉多州举办的第36届太空研讨会时表示,“如大家所知,我们收到了参加国际月球科研站(ILRS)项目的邀请。欧空局成员国现在正在讨论这个提议。”

阿施巴赫称决定尚未正式做出,需要“务实的分析和深入的讨论”。

欧空局早前已答应与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一起参与美国月球轨道站“月球门户”(Gateway)的建设,并已为美国月球探索计划第一阶段的工作提供了支持。阿施巴赫表示,参与国际月球科研站项目需要资金保证,也应与欧空局参与“月球门户”空间站的建设并行。

中国探月工程进展迅速,嫦娥五号月球探测器于2020年底成功从月球获得月壤样品并带回地球,玉兔2号探测器仍在月球背面持续探测。2020年俄罗斯国家航天集团负责人罗戈津(Dmitry Rogozin)已曾多次表示,该集团与中国国家航天局正就月球研究项目的合作问题展开探讨。去年7月,中国和俄罗斯两国航天机构确定了国际月球科研站的合作。

2021年适逢人类“首飞”太空60周年,俄罗斯国家航天集团在1月份时公开表示,俄方已经退出NASA主导的“月球门户”空间站计划。3月9日,中俄两国签署《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俄罗斯联邦政府关于合作建设国际月球科研站的谅解备忘录》,计划于2026年开始建造月球科研站,并于2035年完工。

2021年3月9日,中俄两国签署合作建设国际月球科研站谅解备忘录。(微博@航空物语)

美国《华盛顿邮报》网站3月13日在题为《中俄提议建设的月球科研站,是西方的噩兆》的文章中称,中俄声明是一个坏消息,虽然直接影响“微乎其微”,但这是两国越来越接近事实性结成对抗西方联盟的又一个迹象。文章在结尾处表示,“中国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向世界播送了毛泽东时代的颂歌《东方红》,让我们祈祷,中俄月球科研站不会自信地唱出类似曲调。”

近年来,中国在太空探索方面取得了巨大进步。《纽约时报》认为,中俄联合声明可能会重塑太空探索的地缘政治,重启月球科学探索和潜在商业开发方面的竞争项目和目标。不过,这次的竞争主角将是美国和中国,俄罗斯辅助。

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局长尼尔森在2022财年预算提案听证会展示中国火星车拍摄的照片,并表示中国正在努力前往月球南极。(Twitter@Christian Davenport)

6月16日,在全球空间探索大会(GLEX-2021)期间,中俄联合发布了《国际月球科研站路线图(V1.0)》和《国际月球科研站合作伙伴指南(V1.0))》。

所发布的文件介绍了国际月球科研站的概念、科学领域、实施途径和合作机会建议等内容,中俄表示欢迎国际伙伴在国际月球科研站任务的各阶段以及阶段各层级参与项目合作。

根据《指南》,这一项目制订了与月球有关的8大科学目标;自2021年起,项目建设共分为“勘、建、用”三个阶段,时间跨度达15年,计划于2035年建成;项目还为国际伙伴在各阶段以及阶段各层级的参与划定了5种合作类型。

十年前,美国国会通过众议员沃尔夫(Frank Wolf)提出的法案,明文禁止中美两国之间任何与NASA有关或由白宫科技政策办公室协调的联合科研活动等;十年后,中俄两国联手与美国展开月球竞争,太空探索风云再起。

有分析认为,中国、美国和俄罗斯之间未就禁止在月球开展军事行动的条约达成补充协议,而月球适合军事基地建设的地点又非常有限,各国为先行抢占有利位置,或会发生军事冲突。

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局长尼尔森(Bill Nelson)8月25日在出席第36届太空研讨会时,已一反常态,建议将国际空间站的退役时间从2024年延长至2030年,并表示美中两国展开太空竞赛很不幸,希望中国能成为NASA的合作伙伴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