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日本“第三次开国”,说透了,就是日本保守派政治人物对当前”不正常国家”的不满、进而以此之名追寻”国家正常化”。然而有趣的是,国家的不正常并不是单一现象,如果放到整个东亚地区来看,中、日、韩的近现代史都有”不正常”的特质、也都有追求”国家正常化”的需求,并非日本的特权。

西力东渐:东亚”不正常”的开幕式

首先值得思考,什么叫做”正常国家”?这在不同时代的衡量标准会有所差异,以东亚地区而言,近现代的”国家”样貌曾经历非常巨幅的改变。19世纪初期中国正当清代嘉庆时期,虽然国力不如乾隆时期强盛,仍有一定的影响、足以维系”宗藩体系”的运行,这个体系运行如果稳定,就可称为”正常”,在此之下,朝鲜与琉球向中国称臣、日本则是在江户幕府治下维持锁国政策,无论中国或日本,其当下所呈现的状态都是基于自身历史、地缘脉络的发展所得出的果,不必以优胜劣败的后见之明强行评价,毕竟白开水当然是在地的最好。

但西方列强进入东亚后,一方面撬开了日本的国门、另一方面也瓦解了中国的宗藩体系,中国跟日本纷纷试着以”主权国家”身分,与西方主导的国际秩序展开互动,并取得不同的发展过程,日本经历了侵略台湾、并吞琉球王国与朝鲜、走上军国主义的道路;中国则自鸦片战争开始,历经多次割地赔款、版图大为缩小,革命党则是藉由革命建立民主共和国、追寻现代化的统一国家,最后与日本进行八年的殊死决战;至于李氏朝鲜,则虽然改名为大韩帝国,仍难逃遭日本蚕食鲸吞的命运,复国运动在朝鲜境内跟中国东北、上海等地持续开展。

简要回望东亚史,可以说,19世纪中期以降,在西方掀起漫天尘埃后,中日韩三国就一直匍匐前进于”国家正常化”的目标中,尽管百余年过去了,仍各自深陷于”不正常”的泥淖中、无法自拔。

战后烙印:中韩国家分裂与日本和平宪法

先以韩国来说,自1910年大韩帝国遭日本帝国吞并以后,好不容易在二战日本战败时得到复国的契机,1943年中美英《开罗宣言》更明确提到”三大盟国稔知朝鲜人民所受之奴隶待遇,决定在相当时期,使朝鲜自由与独立”,但是因为朝鲜半岛政治势力的分裂以及邻近中国内战局势变化,再加上美苏冷战的袭来,最后1948年沿着半岛中线分割为大韩民国及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两韩《宪法》虽都明载”统一”的目标,将国家”正常化”的法理基础并不薄弱,但是历经朝鲜战争与70余年来种种因素限制下,双方始终未能达到统一。

至于中国,在1949年沿着海峡两岸分治,台湾追求”反攻大陆”、大陆则要”解放台湾”,双方显然对”现状”不满意,直到1990年代前后才分别设立”国务院台湾办公室”以及”行政院大陆委员会”,作为推进统一政策的部门,法理上,《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跟《中华民国宪法增修条文》都明确提到”国家统一”或者”祖国统一”。只不过,两岸统一问题在台湾,已经成为蓝营讳莫如深的禁忌、绿营另立台湾的”国家正常化”,则是要将两岸一中化为一边一国,切断两岸共同政治基础,导致目前两岸关系的紧张程度远甚于两韩。

至于日本虽然名目上领土完整,但事实上自二战战败以后,就面对同盟国的军事占领,就算1952年《旧金山和约》、《中日和约》依序生效,得以恢复主权国家地位,但是在美国的主导下,日本在其《宪法》中,明确放弃军队权及发动战争权,而日本做为一个明文放弃以武力解决国际争端的国家以及一个宪法被外国主导的国家,向来被该国右翼政治人物视为不正常的特质,极力追求修宪以达成国家正常化,盼以此达成第三次开国。

六角心结:日本还应具有同理心

二战以后的局势发展,使得中日韩三边,因为各自的分裂与美国军事介入,衍生成为涵盖日本、美国、韩国、朝鲜、台湾与中国大陆的六角关系,这六方除了美国之外,都有”正常化”的政治议程。

对日本来说,其优势在于国家未分裂、且极早完成经济起飞,引领整个东亚地区经济发展的雁行秩序,但也因为处于领先地位、并身兼前殖民母国的心理惯性,使得日本在看待朝鲜半岛或者台海两岸时,难免有所鄙视,不能感同身受。最常引起争议的是日本在二战与殖民期间的罪刑,并不能被日本执政集团所承认并悔罪,反而往往因为否认慰安妇(性奴)存在乃至于内阁参拜靖国神社,与两岸、两韩闹得很不愉快。

再加上美国1972年将琉球群岛(包含钓岛)移交给战败国日本,引起中国大陆、日本与台湾三方近50年纷争,日本与韩国也有独岛(日本称竹岛)争议,领土与国家正常化在思维上息息相关的特性,使得各方关系更加复杂。

对日本而言,或许应该思考,追求国家正常化并不是日本的特权,而东亚各国相互追求国家正常化,彼此也并不见得非要产生冲突才能达到目的;日本尤其必须反过来审视自己,是不是把自身对正常化的追求,施压在区域邻国的”不正常”之上?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日本自民党8月27日才派员与台湾民进党进行安全对话,更早之前日本内阁还有一连串示意以武力介入台海的言论,以上种种都是日本试图拼凑出自己于国际政治军事上”自主”地位的表现,做”正常国家”可以做的事,和平宪法是否修改先放一边,但这样的举动,无疑是踩着中国分裂的伤口。

而更进一步来说,日本之所以国家不正常,其根源当属来自美国的支配,制造与中国、韩国的纠纷,虽能让日本右翼自我安慰,但对于日本的国家正常化来说,可谓问错了问题,当然找不到答案。反之,倘若日本仅怀抱右翼的私心而不是对整个东亚邻国历史伤痛的同理心,不仅会持续陷入无止尽的区域敌意中,日本对”美国保护”的需求将只增不减,更无力驱离大和民族头上的”鹰影”。

同样的,也因为美国政治军事力量常驻东亚,中国、朝鲜半岛,乃至于日本自己,均难脱外来干预,整个东亚国家实现”正常化”的心愿,可能都将随着日本的私心与野心,而苦痛地挣扎。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