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右二)8月29日同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左一)通电话,就阿富汗问题、中美关系等交换意见。(多维新闻制作)

近日,中国外长王毅同美国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通电话,就阿富汗局势和中美关系交换意见,这是两人在不到两周时间内的第二次通话。王毅在通话中表示,塔利班主政阿富汗是大势所趋,国际社会要提供帮助尽快稳定局势;美国反恐不应该选择性反恐,应该将“东伊运”纳入其中;联合国安理会在处理阿富汗问题时,应该缓和而不是激化矛盾。

中美双方在短时间内连续就阿富汗问题进行通话,可见在美军仓皇撤出阿富汗的背景下,后续如何收场,阿富汗国内能否实现稳定,对美国来说是很急迫的难题。特别是喀布尔机场附近8月26日发生爆炸,造成170人死亡,“伊斯兰国”(IS)组织在阿富汗的一个分支IS-K声称对事件负责,今后中亚地区的反恐态势对中美两国同样很重要。

国际问题专家、浙江外国语学院环地中海研究院院长马晓霖在接受多维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此次通话应该主要是应美方的要求而进行,相比上一次通话,中国外长王毅的语气明显缓和许多。

在8月16日的第一次通话中,王毅首先提及把外来模式生搬硬套到历史文化及国情截然不同的国家水土不服,最终难以立足,还直言美军仓促撤军已对阿富汗局势造成严重负面影响,下一步如再制造出新的问题,更不是一种负责任的态度。在谈到中美就阿富汗局势进行合作的问题上,王毅表示美方不能一方面处心积虑遏制打压中国,损害中方正当权益,另一方面又指望中方支持配合。

“在上一次通话中,王毅外长对美国在阿富汗问题上‘始乱终弃’的不负责任的做法,好好的布林肯上了一课。无论是美国想让中国来收拾烂摊子的想法,还是美国一方面打压中国一方面又想让中国帮忙的做法,都是国际交往中不存在的逻辑,也不合情理。”

而在29日的通话中,王毅的表态有三个层次,第一是谈阿富汗的现状和需求,第二是谈美国应该做什么,第三个聚焦国际社会应该做什么。马晓霖认为,中方想要向美方表达的核心意涵是如何引导塔利班政权。塔利班掌握阿富汗政权已经是既成事实,美方和国际社会必须接受一个塔利班主导的新的阿富汗政府,美国现在必须考虑如何快速实现对塔利班政权的有条件承认,包括美国有义务加大对阿富汗提供人道主义援助,让阿富汗度过危机阶段,否则阿富汗局势只会更加难以控制。

值得注意的是,王毅与布林肯的这两次通话,都不是只谈阿富汗问题,同时也谈到了中美关系。在16日的通话中,王毅强调中美谁也不可能改变对方,正确的做法是在相互尊重基础上,共同寻找两个大国在这个星球上和平共处之道。在29日的通话中,两人在阿富汗问题之外还就气候变化、新冠病毒溯源等问题进展开沟通,其中王毅表示中美之间对话比对抗好,合作比冲突好,中方将根据美的对华态度考虑如何同美方进行接触。

有分析人士认为,中方并不会孤立看待中美在阿富汗等问题上的合作,而是将其与中美关系捆绑。

马晓霖对此表示,阿富汗问题给中美合作提供了一个新的机会啊,“确实有望让两国关系出现转寰。”在他看来,类似的例子在历史曾出现过:因为1989年在北京发生的风波,美国以及整个西方社会对中国进行制裁和封锁,中美关系在当时面临相当大的困难。但是随着1990年海湾危机的爆发,次年海湾战争打响,美国在联合国安理会和国际社会上都有求于中国,作为改善关系的条件,美国放松乃至取消了对中国的很多制裁,而中国也在解放科威特、处理伊拉克问题等化解海湾危机方面做了很多工作,同美国积极配合。

“从20年前美国出兵阿富汗,到现在美军仓皇撤出,很多点‘白打了20年’的意味,已经成了一个很大的笑话。如果阿富汗未来能够保持稳定还好说,可如果阿富汗没能建立一个包容性的政府,国内局势无法稳定,不被国际社会所接受,不能融入现代社会,那么美国的罪责就更重了,面临的麻烦也更大了。”在这种情况下,马晓霖认为得到中国的合作与协助对美国来说变得特别重要——当然,在很多国际热点问题的处理上,美国都需要中国的帮助。他强调,美国最需要明白的是,不能一方面做出伤害中美关系氛围的事,一方面又让中国提供协助,“这是不可能的。”

也有观点认为,中方对美方提出的要求还包括不能在反恐问题上搞双重标准,尤其是美国应该把“东伊运”纳入恐怖组织名单。这一点王毅在两次与布林肯的通话中都有强调。马晓霖亦表示,美国认定的恐怖组织,其他国家也必须同样认定,而联合国认定的恐怖组织,美国就可以不接受,这显然没道理。“美国如果在反恐问题上的标准不一样,不关心、不尊重中国的核心利益,想要中国(在阿富汗问题上)配合,门都没有。我觉得王毅外长这一点说的很清楚。”

另一个值得注意的是,王毅与布林肯在此次通话中专门谈到了新冠病毒溯源问题。

在此前美国情报部门发布的病毒溯源报告暗示第一宗人类感染新冠病毒源于武汉病毒实验室发生的一宗事故的可能性较大,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则在报告发布后又一次指责中国在病毒溯源问题上不合作。中国驻美大使馆发出声明,批评报告由美国情报部门主导杜撰,“毫无科学性和可信度可言”。

而在29日的通话中,布林肯表示美方无意就病毒溯源问题指责任何国家,美中都有责任提供一切必要信息,彻底调查病毒源头,避免大流行再次发生,美方愿同中方保持接触,态度明显变得温和。王毅在表达反对美国情报机构的调查报告后,称政治溯源是美国上届政府留下的政治包袱,鼓励美方尽早卸下包袱,似乎有给美国台阶下之意。

对此马晓霖表示,布林肯澄清了美国关于病毒溯源的立场,中国方面也把这部分内容在官方通报中进行了披露,说明中美双方对病毒溯源问题都本着开放的态度。“布林肯释放了缓和气氛的信号,强调病毒溯源不是为了追究谁的责任,而是把问题搞清楚。中国方面的立场也很明确,只要美国不把病毒溯源政治化,将其当作甩锅中国、抹黑中国、围堵遏制中国的工具,就都好办。”他认为,中美双方围绕病毒溯源的博弈可能会降温,下一步可能会在世卫组织框架下展开一些务实性的合作。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