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维新闻在《欧洲航天局或加入中俄国际月球科研站项目 美国该怎么办?》一文中已对国际月球科研站(ILRS)项目的进展和国际合作等进行了阐述。

探索外太空是一场具有高度战略意义的竞争,争夺太空话语权已成为各国战略竞争的重要方面。同时建造空间站和月球科研站这两个项目,对中国来说是一项大挑战,但也更是一次大练兵。

随着俄罗斯在载人航天领域拥有的不少独步天下的技术积累和经验沉淀的加持,也难怪美国《华盛顿邮报》有发文感慨,中俄合建月球站是“对西方的噩耗”。

作为富饶的“矿场”、理想的“太空补给站”,月球对人类有着天然的吸引力。而随着科学探索的推进,月球在科学研究方面更是展现了巨大的潜力。

2020年12月17日凌晨,嫦娥五号返回器携带月球样品,采用半弹道跳跃方式再入返回,在中国内蒙古四子王旗预定区域安全着陆。( 新华社)

在全球空间探索大会(GLEX-2021)期间,中俄联合于6月16日发布了《国际月球科研站路线图(V1.0)》和《国际月球科研站合作伙伴指南(V1.0))》。

中俄国际月球科研站项目的顶层设计包含了地月运输设施、月球表面长期支持设施、月球运输和运行设施、科学设施、地面支持和应用设施等部分,其中地月运输设施将能够支持地月间往返转移、绕月、月面软着陆、月面上升以及返回地球。

项目包括了月球地形地貌与地质构造、月球物理与内部结构、月球化学(物质成分与年代学)、地月空间环境、月基天文观测、月基对地观测、月基生物医学实验以及月球资源原位利用八大科学目标。

公开资料显示,国际月球科研站项目在2025年前的第一阶段任务,主要通过现有计划任务对月球进行勘察,为国际月球科研站实施设计及选址,并确保高精度软着陆的技术验证。任务包括中国向月球发射嫦娥六号和嫦娥七号,俄罗斯发射“月球-25”号、“月球-26”号轨道探测器和“月球-27”探测飞船。

第二阶段任务计划在2026年至2030年间实施,中国“嫦娥八号”探测器和俄罗斯“月球-28”将在月球选定地点着陆。该阶段将完成国际月球科研站指挥中枢技术验证;实现月球采样返回;大承载货物运送及确保高精度软着陆,并且开始联合操作。

第三阶段任务计划在2030年到2035年间实施,项目将集中建设国际月球科研站,完成在轨和月面能源、通讯、月面运输等设施建设,以及月球资源原位利用的研究、探索和验证的设施,以及其他一些未来共性技术。中国计划在此期间试射长征九号重型运载火箭,支持基础设施建设。

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局长尼尔森在2022财年预算提案听证会展示中国火星车拍摄的照片,并表示中国正在努力前往月球南极。(Twitter@Christian Davenport)

根据目前国际月球科研站的总体架构、功能和路线图,国际合作者可选择空间任务级合作、空间系统级合作、分系统合作以、设备级合作以及地面段及应用级合作这五种形式参与合作。

其中,在A类空间任务级合作中,国际合作者将系统参与月球站总体架构、科学目标及路线图的论证,还将参与至少两个独立空间任务的任务协调,譬如中国嫦娥七号任务以及俄罗斯月球26号任务的协调。而在B类空间系统级合作中,参与方能够与中国或俄罗斯在至少一个或多个空间系统开展合作,比如参与中方牵头的嫦娥四号、六号、七号或八号项目。

当下,相比经费不足的俄罗斯,中国不但有足够的财力支持庞大的航天项目,且还能按照计划稳步推进。“从人造卫星,到月球和火星,中国在这些领域中正迅速变成太空超级大国”,美国《时代杂志》报道引述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的前高级顾问凯西•劳里尼(Kathy Laurini)的话说,“他们(中国人)设立战略性,长期性的目标,而且为达到这些目标进行专注的,系统性的努力。”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