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因阿富汗政局变天,近期广受各方责难,美国国内政敌批评他办事不力,外国盟友则对他的信赖度表示疑虑;但拜登在为他的阿富汗政策辩解时,说出了实话,那就是他的所作所为,都是以美国利益为考量。

美国拜登总统于8月26日在华盛顿白宫东厅听取有关喀布尔机场爆炸事件,造成至少12名美国军人死亡的问题时停顿了一下。(AP)

“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美国当初随前苏联一脚踏进“帝国的坟场”,并不是明知故犯,而是如拜登所说,美军在阿富汗的主要任务是“反恐”,因为就在“9‧11事件”前不久,美国多个智库协同完成的一份研究报告指出,反恐只是归属美国国家利益第二类的“特别重要”(extremely important);而如何与中俄这两个可能成为美国的战略对手“创建具有成果的关系”,反而位居第一类的“不可或缺”(vital)。

“9‧11事件”及中共快速崛起,改变了美国利益排序。从奥巴马(Barack Obama)的“亚洲再平衡”,到特朗普(Donald Trump)的“印太体系”,美国的战略东移反映出其重新思考国家利益。拜登为了维持“美国第一”,决定把用于阿富汗的人力及资源,转来应付中国这个“21世纪最大的地缘政治考验”。至于留下的烂摊子由谁收拾?美国已无暇顾及,只好丢出一份“未完成的答卷”。

▼阿富汗喀布尔机场爆炸案景象曝光,美国白宫降半旗表哀悼(请点击图集浏览大图):

阿富汗走到今天的地步,一是“怀璧其罪”,二是“祸起萧墙”。外人觊觎阿富汗的战略地位,阿富汗则借外力介入自相残杀。无独有偶,台湾的处境因与阿富汗有几分雷同之处,所以出现“今日阿富汗,明日台湾”的警语。然而,台湾不是阿富汗,也应避免让自己变成阿富汗。

首先,台湾已创建一套政权和平转移的民主机制,政党轮替成为常态化,不会像阿富汗塔利班,必须靠攻城略地取得政权。因此,台湾应努力维持现有的宪政秩序,不要搬石头砸自己的脚,让自己成为内忧外患的“麻烦制造者”。

其次,台湾内部应创建利益共识。已故美国学者亨廷顿(Samuel Huntington)曾说过:“国家利益源于国家认同”。“认同危机”始终让台湾面临“为何而战”的问题。如果台湾没有方向感,只会跟着他人的笛音起舞,且当音调改变时还不调整舞步,等到曲终人散时,只能独坐愁城。

8月13日,台湾副总统赖清德(右)会见美国在台协会(AIT)新任处长孙晓雅(Sandra Oudkirk)。他表示,这几年来台美关系有长足进步,美国对台“四法一保证”,加上援台250万剂疫苗,对未来台美关系的增进非常有帮助。(台湾总统府供图)

再次,阿富汗事件后,台湾应促美国以行动,而非口头承诺,稳固台美互信关系。拜登政府目前对台湾友善,但美国内部仍不乏主张“弃台论”者。已故美国著名两岸问题专家唐耐心(Nancy Tucker)生前就已表示,“华府和台北彼此对是否值得信赖、可靠度如何,颇有怀疑,已经伤害了他们的过去,也会危害到他们的未来。”

最后,台湾要获取安全保障,不能舍近求远,忽视两岸日趋严重的敌意。民进党拒绝九二共识,中共“以武制独”,不会与蔡政府对话。既然无法打破僵局,不妨先创建“通气”的管道,以避免双方因误判而擦枪走火。

(本文作者赵春山,系台湾淡江大学中国大陆研究所荣誉教授;经《奔腾思潮》授权转载)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