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26日,从南京禄口机场飞往青岛胶东机场的航班开始登机,这是自7月23日南京禄口机场因检测出核酸阳性样品全面停航以来,首个恢复运行的客运航班。此外,从26日,南京市,恢复开放旅游景区的室外区域,高风险区域也进入常态化防控。南京的全面“解冻”及8月22日中国国家卫生部门宣布本土(新增)“清零”,意味着在应对这一轮的Delta变种病毒防控中,中国再一次率先突围。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认为,“中国可能会成为世界上第一个控制住由Delta变种病毒株引爆疫情的国家”。

Delta变种病毒株自2020年底在印度出现以来,以病毒载量高、复制速度快、“突破感染”发生率高、重复感染风险高等特点,迅速成为当前全球流行的主导新冠病毒株,蔓延近百个国家,让今夏全球经济重启再次成为泡影。而中国率先从泥潭抽身也令不少人疑惑,这究竟是如何做到的?

对于中国率先控制住Delta变种病毒,外界有很多不同声音。有积极肯定的,比如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就肯定了中国政府应对疫情的举措,并援引专家的话称:“面对更加难以控制的Delta变种病毒,如果有哪个地方可以控制住,那就是中国。”彭博社则惊诧于中国遏制住疫情的速度,“疫情就结束了,几乎和开始一样快。”

7月20日,南京禄口机场出现Delta变种病毒外输内扩,蔓延内地十余个省份。(新华社)

极速遏制疫情 五周便“清零”

的确,五周时间,中国遏制住了本轮由Delta变种病毒株引发的疫情蔓延势头。虽然云南、河南等地偶有新增个案出现,但此轮以江苏南京、扬州,河南郑州为中心的疫情传播中心已基本被有效控制,实现阶段性“清零”。值得一提的是,在此轮对Delta病毒的防控中,内地的医疗卫生体系对重症患者的救治十分有效,没有出现死亡个案。

积极的声音之外,也不乏质疑者。一种比较有代表性的阴谋论认为,中国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有效控制住传染力如此强的病毒,一定是存在瞒报、漏报,所谓的“清零”也不过是表面文章。也有声音认为,在Delta病毒面前,中国是那个“例外”。

事实上,中国并不“例外”。病毒面前,没有例外可言,任何个人和国家,都是平等的。而且,从疫情发生以来,中国始终坚持一整套严格的防疫举措,至今没有变过。中国之所以成为首个遏制住Delta病毒的国家,并不是例外,也不是瞒报,而是以不变的防疫模式应万变。

从这轮中国应对Delta病毒的结果来看,这种模式的确是比较适用于内地的。在新冠疫情中被公众所熟知的上海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也称,中国采取的抗疫策略是目前最适合中国的策略。

武汉疫情之后,各个地方开始完善快速应急反应机制,加快核酸检测。(新华社)

那么问题来了,中国的防疫模式具体为何?中国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三大因素构筑防疫成就

中国之所以能快速控制这轮Delta病毒的传播,得益于至少三个方面的努力。一是认知。中国人信奉“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基于此,中国政府愿意付出巨大的代价换取感染、死亡的尽可能降低,而民众在埋怨之余也自觉地配合甚至积极参与官方的防疫模式。

二是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体制优势。南京禄口机场疫情出现之后,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孙春兰频繁到地方督战,地方大员又在本地区严密巡视,压力与责任一层层传达下去。疫情爆发后,反应机制甚至可以迅速细化到每个社区。这是实实在在的责任架构。当然,这首先是因为中国的体制优势和文化传统的确可以让官民能快速地达成共识。

三是中国累积的抗疫经验。目前来说,中国是最早大规模爆发新冠疫情的国家,在2020年初那个黑色的抗疫时期,中国也经历了最初的医疗资源紧张、秩序混乱、对病毒认知有限等过程,但中共又是一个能快速汲取教训、总结经验的政权。在武汉疫情之后,各个地方开始完善快速应急反应机制,加快核酸检测,在后来的数次疫情反扑中又逐渐形成了大规模排查、风险分级、精准防控、动态防控的防疫举措。

例如此次在南京禄口机场疫情蔓延之后,机场停运,南京市连夜进行隔离管控,利用大数据流调溯源,专业的疾控人员根据溯源讯息分析哪些是密切接触者,哪些是次级密接者,同时,上万名基层官员和医护人员进行环境消毒。为了落实“零容忍”的原则,当然避免不了大规模核酸筛查,南京进行了七轮,扬州进行了十轮。在确诊病例聚集区及接触过的场所,都有高、中、低风险区的区域管控。例如南京疫情中被列为高风险区的禄口街道,8月26日才结束过渡期,进入常态化防控。

中国的疫情防控还不仅限于疫情省份, 而是早就“全国一盘棋”,一旦出入疫情省份,跨省、跨市的人员流动都需要核酸检测证明及“健康码”等。

中国的疫情防控十分精细,具体到每个社区进出都需要“健康码”作为通行凭证。图为司机在进入某小区前向安保人员展示健康码。(新华社)

当然,不同地方在防疫的应对上也有能力及认识的差别,例如今年年初,吉林通化就曾出现“饿肚皮式防疫”,当地官员过于官僚化地执行强制隔离。同一时间,上海的表现则被称道。当时,上海在出现三宗确诊病例后,当地并没有启动大规模的核酸检测,而是依靠城市大数据针对闭环人员排查出十余位感染患者。在上海的那轮疫情防控中,一共安排核酸检测累计筛查4.1万多人。

面对新冠疫情,中国所采取的就是在严格防疫的原则下,以一种最原始也最有效的隔离、排查,以及不断累积的医疗经验,并依靠城市的智慧管理系统建立一套防疫体系,并将其常态化。这是中国在2020年武汉疫情之后逐渐摸索出来的一整套防疫经验,面对变异之后的Delta病毒,中国也是这样做的。所以,“中国“例外”吗?”这本就是一个不成问题的问题。

(本文原载于香港01,略有编辑。)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