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警法》修正通过、2月1日生效,赋予海警船可在特定情形时对外国船舶“开火权”后,首当其冲的是钓鱼岛群岛(台湾称钓鱼台列屿,日本称尖阁诸岛)海域及日本。圖為2月18日,中国海警钓鱼岛巡航。(微博@南海研究论坛)

中国(大陆)全国人大常委会2021年4月通过《海上交通安全法》修正案,将于9月1 日正式生效。依据新修正通过的法律规定,载运危险化学、放射性物质及可能威胁中国(大陆)内水、领海安全的外国特定船舶,在进出中国(大陆)领海时,须持有相关证书,事先通报并接受中国(大陆)海事管理机构指令及监督,违反相关规定、可能威胁安全者,权责机构可在领海、毗连区、专属经济区、大陆架及管辖的其他海域时依法实施“紧追权”。

所谓的“紧追权”(right of hot pursuit),依据《联合国海洋公约》规定,特定外国船舶在航经沿海国领海、毗连区、专属经济海域时被认定有违反沿海国相关法律时且未听命令时,沿海国可对其实施“紧追”至特定外国船舶听令或返回其本国或第三国领海时停止实施。

如果说中国(大陆)人大1月底修正《海警法》通过、2月1日生效,赋予海警船可在特定情形时对外国船舶“开火权”后,公认首当其冲的是钓鱼岛群岛(台湾称钓鱼台列屿,日本称尖阁诸岛)海域及日本,那么《海上交通安全法》剑指的方向,即是近日被美、英、法、日、印等国家打着“航行自由”旗帜,屡屡派潜舰、军舰、航母“无害通过”的南海与台海,赋予在南海、台海维护主权的解放军军舰及海警船更多“依法执行”的底气及更大的执法范围。

老实说,台湾岛内舆论对于《海上交通安全法》实施后,对可能造成相关“不良影响”的关心,多见诸于绿色阵营,或者指责中共利用法律扩大“灰色地带”冲突,骚扰、损害各国在印太区域“自由航行”的机会将大为增加;又或者称中共以自行通过的法令挑战国际规则,“损人不利己、愚蠢又野蛮”,更有甚者,以美国海军战力最强大的卡尔.文森号航母(USS Carl Vinson CVN-70)战斗群被部署西太平洋区,质疑“解放军敢打卡尔.文森号吗?”没有说出口的则是“徒法不足以自行”那句圣人之言,瞧不起、嘲讽兼具。

美军航母“卡尔文森号”(USS Carl Vinson)战斗群进驻西太平洋,使得常驻西太平洋的航母战斗群达到美国承诺的数量,让“独派”犹如吃下定心丸。圖為2018年载着5000名士兵抵达越南,停靠岘港市的“卡尔文森号”。(VCG)

可从两个层面来探讨这件事。其一,以《海警法》为例,自2月1日被赋予“开火权”后,海警船即有权在领海及毗邻区以重武器遏制外国船舶的违法行为,实际上也多次派出有机关炮火力、多艘海警船到钓鱼岛海域巡逻,驱赶在钓岛作业的日本渔船。做为对应,日本一方面表示也会赋予海上保安厅使用武器权力,增加日本西南海域防卫武器、兵力,多次向美国确认《美日安保条约》适用范围是否及于钓鱼岛海域。

摆在眼前的事实是,中国(大陆)海警船确实装备了机关炮到钓鱼岛海域驱赶日本渔船,日本高度警戒外,还不准石垣市政府申请上钓鱼岛更新石碑的“挑衅”。可以确定的是,《海警法》给了到钓鱼岛海域巡逻的海警船明确的规范与底气,更增加了执法弹性,有“开火权”不代表就一定得开火,但画了一道明确的“红线”。

同理,《海上交通安全法》赋予权责机关“紧追权”后,解放军海军、海警为维护“领海、内海安全”,也有了遵循《联合国海洋公约》规定下的明确规范,严格来说,比起至今仍不是《联合国海洋公约》签署国的美国来说,虽然南海主权声索国多,但南海的“国际规则”还轮不到美国来插手,至于台海,“无害通过”的定义明确,相信美舰也心知肚明。

民进党立委王定宇問“解放军敢打卡尔.文森号吗?”,透露出“独派”“挟洋谋独”的企图心及对解放军的不屑。(吴逸骅/多维新闻)

其次,则是民进党立委王定宇那句“解放军敢打卡尔.文森号吗?”,透露出“独派”“挟洋谋独”的企图心及对解放军的不屑,只想说,对台湾来说,“王定宇这种人比敌人更加有害”。

“解放军敢打卡尔.文森号吗?”的“隐台词”是“中共不敢打”。不容否认,在美国保守势力的推波助澜及“独派”扩大宣传下,越来越多台湾人相信“解放军是纸老虎”的说法,“卡尔.文森号”航母战斗群进驻西太平洋,使得常驻西太平洋的航母战斗群达到美国承诺的数量,更让“独派”犹如吃下定心丸。

辜宽敏表示,制定新宪法在一百年前是革命,不过台湾的民主已非常进步,所以采取公投方式争取制宪,但万一公投也行不通,“我们只好革命”。(吴逸骅/多维新闻)

不过,必须指出来一个盲点, “紧追权”不同于“开火权”,解放军在南海、台海敢不敢“紧追”美舰,重点在于北京掌握判定其是否危害中国(大陆)管辖海域的主动权, “紧追”之后是否会升级到“开火”,更重要的判断依据是美舰是否主动“亮剑”。

因此,对北京来说,在南海、台海“紧追”美舰不是问题,因为这已是解放军的日常任务,《海上交通安全法》反而增加了解放军的执法底气,真正的问题在于“卡尔.文森号敢在(或是想在)南海、台海打解放军吗?”当然,这不是简单的“yes/no”问题,不宜在此过度简化,同理,中、美博弈牵涉层面极广,自然也不该被简化成“解放军敢不敢打美军”的提问。

然而,必须指出来,对“紧追权”最该紧张的应该是台军。“想定”的情况可能是,解放军海军紧追美舰进入海峡中线以东“领海”之内,“台军敢打解放军吗?”,奉劝王定宇及唯恐天下不乱的“独派”,别只是拉着“卡尔.文森号”壮胆,就想问,敢不敢为了“独立”,为了去除“中华民国”,发动一场“革命”?别说解放军与“卡尔.文森号”不同意,蔡英文都不会同意。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