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21日,中纪委国家监委消息称,浙江省委常委、杭州市委书记周江勇被查。周江勇的落马非常突然,此前一天,即8月20日下午,他还曾公开露面参加会议。周江勇是浙江五年来第一个,中共十八大以来第三个副省级以上的“老虎”。这位自始至终在浙江出生、浙江就学、浙江从政的本土官员的落马,可能对中共当下政坛高地浙江产生巨大冲击。

直到被查之前,周江勇一直被视为“之江新军”——仕途出身浙江的官员群体中,又一冉冉升起的新生代成员,浙江官场一度有传闻他要调往南方某省当省长,但一直悬着不动,直至折戟落马。在周江勇被查后,杭州旋即整肃政商关系,这直接表明,周江勇的落马与政商关系直接相关。

2016年10月28日下午,浙江杭州, 在波音737飞机完工和交付中心落户浙江舟山发布会暨签约仪式上,时任舟山市委书记周江勇表态发言。(VCG)

周氏家族内幕浮出水面

周江勇出生于1967年9月,是浙江宁波人,仕途起步于宁波,主要履历在宁波、舟山、温州、杭州四市,曾任宁波市委常委、舟山市委书记、温州市委书记、杭州市委书记等职。周江勇突然落马,有关周江勇家族内幕被进一步披露出来。《中国经济周刊》报道,周江勇的妻子是宁波当地农商行的党委副书记、监事长。“在那里就是挂个职,平时很少来,每年获利几千万元。”针对他妻子的举报信“像雪花片一样”。

周江勇妻子之外,周文勇和周健勇是周江勇案的另外两个关键人物。多方信息显示,周文勇是与周江勇家族关系密切的亲友,与周江勇的弟弟周健勇是生意上的伙伴。周文勇共参股、控股13家企业,涉猎机电、能源、石油化工、汽车销售、投资、担保、管理咨询等领域。

周健勇是周江勇的弟弟,他是上海理工大学管理学院副教授,但同时也是宁波永润、优城联合等4家公司的股东,涉足石油化工、地铁支付、大数据领域。在过去多年,周健勇与周文勇一直密切合作。

在周健勇涉足的产业中,最受关注的是地铁支付和大数据业务。周健勇创立的优城联合获得过蚂蚁集团投资(占股14.28%),在2019年11月,优城联合作为大股东投资创立了杭铁优城(浙江)科技有限公司。其中,优城联合占股55%,杭州地铁集团占股31.5%,而蚂蚁集团全资控股的上海云鑫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又投了135万元,占股13.5%。这都发生在周江勇主政杭州期间,而周氏家族的商业版图一直追随周江勇的仕途足迹。

有消息称,周江勇的姐姐也已被控制。

而在落马前三天,杭州市委原副书记马晓辉主动投案;再往前一个月前,退休已6年之久的浙江省委省政府原接待办主任张水堂,主动投案;再往前两个多月前,宁波海曙区原党委书记褚孟形落马。马晓辉,为周江勇浙江大学公共管理学院1996级同学,与周江勇都在温州、杭州等地先后任职,还曾在褚孟形的老家当过县长;张水堂,与褚孟形妻子、浙江合创(宁海)律师事务所律师胡敏春,关系密切;褚孟形,是马晓辉多年的浙江省内(宁海县)主政同事。这些都给人以无限想象空间。

此外,周江勇落马的同时,宁波市鄞州区司法局副局长徐光耀,湖州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原党组书记、主任沈小龙,温州市瓯江口开发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黄祥崇等人,目前也均在接受调查。

阿里巴巴深陷其中

除上述诸多亲属及同僚牵涉其中外,周江勇落马,也让阿里巴巴又一次陷入舆论漩涡。周江勇落马当天,中国网络上广泛流传的消息指,周江勇和阿里巴巴旗下的蚂蚁集团上市存在利益关系。来自中国网络自媒体的传言称:褚孟形的妻子胡敏春“捞人”,通过浙江省委高官运作,向保护伞周江勇等人提要请求,但后者未有实质性援手。因此胡敏春实名举报:2020年底,浙江某金融公司上市前,周江勇家族5亿元人民币抢购股份,另一领导购入5,000万。后上市被紧急叫停,退还给周5.2亿,另一人5,200万。

2019年11月11日深夜,周江勇(前中)赴阿里巴巴总部祝贺“双11”购物节成交额破纪录,马云陪同。(微博@杭州网)

这一传言再次将阿里巴巴推向了风口浪尖。8月22日深夜,蚂蚁集团发布紧急声明,称该集团在此前IPO的发行过程中,严格遵守两地法律法规,过程公开透明,不存在谣言中提及的相关人员入股的情况,更不存在突击入股及退款相关情况。但蚂蚁集团的紧急澄清,似乎并不能打消外界的疑虑。中国网络到处流传阿里巴巴、蚂蚁集团实际控制人马云和周江勇合影,以资证明两人关系的非同一般。

周江勇在杭州任职期间,多次公开力挺当地电商巨头阿里巴巴发展。公开资料显示,周江勇在主政杭州期间,曾大力推进数字经济发展,提出要将杭州打造成全国数字经济第一城,并授予阿里创办人马云“功勋杭州人”的荣誉称号。当时,周江勇称这是“极高荣誉,是致谢,更是致敬。”马云在仪式致词称,没有杭州,就没有马云,也就不会有阿里巴巴。“我觉得杭州政府和阿里巴巴之间,代表了一种全新的政企关系,一种亲情关系。”

虽然,目前还没有证据显示周江勇和阿里之间有利益输送。但所谓无风不起浪,鉴于蚂蚁集团与周健勇之间的联系,阿里巴巴恐怕很难撇清干系。至于究竟是有人“构陷”阿里巴巴,还是确有其事,需要时间来证明。但不管如何,这样的传言能够流传,并有很多人愿意相信,本身就能说明阿里巴巴以及马云所面临的信任危机。

周江勇落马后,杭州随即发起专项治理,整顿“影响亲清政商关系突出问题”,说明周存在政商勾结的腐败问题。连夜召开的浙江省委常委会则强调,要深刻汲取教训,举一反三、警钟长鸣。周江勇案会否“拔出萝卜带出泥”,相信很快就会真相大白。(本文转自香港01)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